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上班族的“后脫口秀時代”

2021年08月31日08:32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上班族的“后脫口秀時代”

  黃俊

  李治中

  趙曉卉

  下班了,去說一段脫口秀吧!給尋常生活“撕開一道口子”,用5分鐘告訴所有人,你的職業多有趣。

  ——————————

  2021年,脫口秀舞台有多神奇?有些人平日裡有本職工作,下班之后順便去說一段脫口秀。

  “有人問我‘上海第一家漢堡店在哪兒’,我怎麼知道?我隻能報警,問我的同事,因為有困難找警察嘛。”在《脫口秀大會》第四季,身穿制服的年輕交警黃俊亮相,“揭秘”外灘執勤日常。

  癌症生物學家李治中,在脫口秀舞台上感慨:“你別說,長期堅持科普真的有用,通過我這麼長期不懈的努力,我們家的家族群再也看不到長輩發偽科學了,因為我已經被踢出去了。”

  廣汽員工趙曉卉工作之余表演脫口秀已有三年。她用“遺憾”的口吻說:“我每天就吐槽我的領導,但沒有一個領導覺得我在說他。”

  生活中看似嚴肅、枯燥的打卡上班,被這一群脫口秀愛好者變成了新鮮好笑的段子。 本可以靠講脫口秀大火,他們偏偏更喜歡上班。

  李誕說,每一個人都可以做至少5分鐘的脫口秀演員。“你一生中至少有5分鐘是好玩的吧?你有5分鐘好玩的故事可講嗎?”

  2021年,下班了,去說一段脫口秀吧!用5分鐘告訴所有人,你的職業多有趣。

  給尋常生活“撕開一道口子”

  我們為什麼喜歡聽一個上班族“跨界”表演脫口秀?能在一個舞台上,同時窺視到尋常生活的A面和B面,聽到一段犀利又幽默的剖析,這種體驗充滿誘惑。

  95后脫口秀觀眾江小離認為,有本職工作的人去說脫口秀,就像給大家習以為常的日子“撕開一道口子”,借助幽默和“冒犯”的藝術形式窺見一些鮮活的東西。

  江小離對自稱“車間一枝花”的脫口秀表演者趙曉卉印象深刻,尤其感興趣的是,趙曉卉在“淘汰感言”中調侃領導,調侃繼續按部就班上班的自己,“講述工作的段子往往更具有魅力,會讓觀眾更有代入感”。

  趙曉卉大學讀的是吉林大學工業工程系,2019年她最早出現在《脫口秀大會》舞台上時,穿一身連體工裝褲,給自己打的標簽是“焊裝車間女工”。

  “這個工作唯一的好處,就是和我爸變得特別有共同語言。”趙曉卉調侃,在車間上班的自己,與在工地上班的爸爸,簡直相處如兄弟,一瓶酒一盤花生米能聊一宿。“我感覺我就是我爸上輩子的工友”。

  剛登台嘗試講脫口秀時,對於自己家庭與工作中的笑料,趙曉卉信手拈來。“在我媽眼裡,再火的男明星隻要沒有編制,就配不上我這種車間一枝花。”“領導不要再讓我去粉絲群賣車了!”

  第三年在脫口秀舞台亮相,趙曉卉又帶來了不一樣的幽默段子。現在被調入公司市場部的她,教觀眾“學會三個詞就能當甲方”:“嘖嘖嘖,Emmmmm,嘶。就是這仨詞,學會你就可以當甲方。這三個詞可以讓你什麼都不懂,就否定乙方的全部!”

  趙曉卉說,講脫口秀是一個“門檻低、上限高”的事情。“肯定不能光講自己的趣事,要有觀察和思考,那才是你的東西,否則感覺只是復述一件趣事”。

  一段脫口秀帶你“窺探”職業真相

  李治中在網上更為大家所知的身份,是“癌症科普作家菠蘿”。他本科畢業於清華大學,獲得美國杜克大學癌症生物學博士學位,如今擔任北京大學藥學院客座教授、深圳市拾玉兒童公益基金會秘書長。從2013年至今,李治中撰寫了上千篇關於癌症的科普文章。

  當李治中登上脫口秀舞台后,觀眾驚訝於“癌症生物學教授口才居然這麼好”。

  “我沒有想到今天是我最近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情!這麼晚了,我作為一個癌症生物學家還在陪大家熬夜——極大概率被淘汰,但是顯著增加患癌風險。”這一段引起全場爆笑,然而李治中告訴記者,這個段子是他即興發揮的,當時台下隨口一句吐槽,結果成了台上一個“高光”的梗。

  一段輕鬆詼諧的脫口秀,或許能為大眾打開一扇了解“嚴肅”職業、陌生領域的窗戶。

  “你們看到我真的不用這麼緊張,今天我不是來‘抓人’的,大家可以放心。”聽到台下的歡呼聲,交警小哥黃俊瞇眼一笑,幽默發問:“大家身份証都帶了嗎?”

  黃俊生於1989年,是一名來自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分局交警支隊的民警。8年來,他一直在上海外灘站崗、執勤。

  2020年11月,黃俊第一次站上“開放麥”的舞台,用脫口秀形式講出民警日常的有趣經歷,台下觀眾席裡恰巧坐著李誕。

  表演結束后,李誕找到黃俊。“他說:‘你說得真挺不錯的,再多准備點段子,今年來參加我們的《脫口秀大會》。’幾個月前我正式收到了邀請,就像在做夢一樣”。

  剛被分配到外灘執勤時,黃俊形容自己是個一問三不知的“小白”,被各種問題搞得“心態崩了”,於是決定利用下班時間走訪外灘建筑群,背誦建筑的地理位置、人文歷史。

  在脫口秀舞台上,黃俊把這段真實經歷說成了段子。

  曾有一個小學生問他:“我們老師說,在洋務運動時期,李鴻章在外灘創辦了輪船招商局,你知道輪船招商局是哪一棟樓嗎?”“我想:‘你問我就問我,干嗎還要考我?’我隻好攔下一輛出租車問:‘師傅,你知不知道這個輪船招商局是哪一棟樓?’師傅沒有反應過來:‘我不知道,我是真不知道,我真沒有喝酒!’”

  待到半年后成了外灘“活地圖”,黃俊自信滿滿:“我就等著別人來問我!”“有游客問我廁所在哪裡?我說:噢,你往前走,左拐,再右轉,那裡是李鴻章創辦的輪船招商局,裡面有廁所。”

  下班了,去說一段脫口秀吧!

  本職工作與表演脫口秀“雙線並行”,趙曉卉覺得這種狀態很理想,現在還是沒考慮做全職脫口秀演員。“我不自律,我就需要這種朝九晚五的工作,有人督促我工作。”“有本職工作的前提下,表演脫口秀的壓力會稍微小一點,自在一點。”

  趙曉卉有一個目標是開個人專場脫口秀,“我講脫口秀大約50-60分鐘,規模大小都無所謂,100個人、1000個人都可以。”

  趙曉卉笑言:“我之前幻想過去鳥巢講脫口秀給五月天的演唱會開場。”

  講完一段引發全場爆笑的脫口秀后,黃俊迅速趕回外灘執勤。夜幕降臨,在車水馬龍、流光溢彩的外灘街頭,許多游客、市民會見到這位交警忙碌的身影,沒人想到,他剛剛上台說了一段很好玩的脫口秀。

  “脫口秀的本質是交流,交流的目的是分享。這次我上台說脫口秀,想讓大家了解到,我們交警不是一直那麼嚴肅,交警也有非常可愛、搞笑的另一面,看到交警不用那麼害怕。”

  平時,黃俊會去醫院、企業等單位作交通宣傳,他的表達總是極受歡迎。“往往課上到后面,大家就不是聽我說了,而是搶著提問了,他們都很感興趣”——這成了另一種“普法脫口秀”。

  平日裡做兒童癌症科普工作時,李治中除了寫文章,也會出鏡錄制一些科普短視頻。他最近在思考,能否和專業人士合作,搞一些類似“科學脫口秀”的形式,用輕鬆、生動的風格,來做短小精悍的科普內容,也許更易於被大眾接受。

  李治中還和黃俊討論過,未來他們有空時,也許能結伴去線下講講好玩的“跨界脫口秀”,展現“硬核工種”背后的故事,作知識科普,潛移默化影響到一些人。(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杰群)

(責編:羅昱、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