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娛樂

影視業轉型劇本殺 新賽道怎麼跑?

2021年08月23日09:36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影視業轉型劇本殺 新賽道怎麼跑?

  近兩年,影視行業遇到的挑戰重重:先是2018年稅改風暴,讓資本火速撤離,接著是2020年新冠疫情降臨,再次重創影視行業。一波波的打擊與行業瞬息萬變的機會交織,影視從業人員到底在干嗎、昔日的老牌影視公司扎堆的產業園還好嗎?

  “他們都去干劇本殺了!”

  行業

  影視園變成“劇本殺園”

  北京朝陽區高碑店產業園區,昔日是影視公司的聚集地,如今卻成為北京劇本殺店匯集重地。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大眾點評上搜索劇本殺,共有4985個結果,其中的465家在高碑店——大大小小的劇本殺店和劇本殺工作室都在高碑店駐扎。

  為何高碑店一下子會有如此多的高質量劇本殺店?劇本殺劇本工作室主理人王寧告訴北青報記者:“主要是因為高碑店很多劇本殺店都是影視行業工作人員轉型到這個全新領域的,我們運用影視思維來創作劇本,提高文本質量和人物線條,讓劇本殺的‘一劇之本’更專業。”

  王寧的劇本殺劇本工作室成立於2020年12月份,算是趕上入行的末班車。這個團隊的前身是某著名編劇的御用團隊,因為整體比較年輕,對劇本殺從興趣變成了工作,於是幾位小伙伴集體辭職創業。沒想到,放完今年春節假期就趕上了本職行業的一波“創業”高潮,他們也能通過“賣本”生存下來。

  現狀

  入場店鋪雖多 賺錢不易

  時下,“劇本殺”憑借其懸疑性、娛樂性、社交性而成為年輕人休閑娛樂的新寵——在有限的時間內,玩家通過已設計好的劇本進行角色扮演,完成推理游戲。雖然劇本殺店很多,但很多年輕人依舊喜歡到高碑店來玩,“主要是因為這邊玩法很多,劇本質量也很好,特別是原創劇本的能力。”大學生許小晴說道。

  不過,北青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入場“劇本殺”的工作室雖多,但要賺錢,尚屬不易。

  王寧屬於劇本殺行業的上游創作團隊,對於行業發展也有著自己的看法:“這個行業雖然處於風口,但並不像影視行業這麼成熟。舉個例子,今年4月份變成風口,很多人紛紛投資劇本殺店,今年8月就有很多店開始轉讓倒閉,開一家好的劇本殺店很不容易。”

  談開店感受,在高碑店開店的劇本殺店主張旭告訴北青報記者:“這邊開店太難了,之前我們來這邊開店會覺得房租便宜,房子格局比較適合改造成多間房屋的讀本室,周圍年輕人比較多,離大悅城、百子灣這樣的人氣商圈比較近,才來的。現在這邊劇本殺店太多了!生存下去都成問題,就別說掙錢了!”

  面對不少影視行業工作人員入局劇本殺,元老級劇本殺店主張旭直言:“一方面影視行業從業者帶著豐富的經驗來,算是降維打擊﹔另一方面經營是他們的軟肋,這個行業的門檻也是很高的。”

  劇本殺店的生意有好有壞——據知情人士透露:每家店人氣冷熱不均,有的老店一個月盈利二十萬,有的門店不計前期投入的幾十萬,單月虧損就是三萬到五萬不等。

  突圍

  用小程序開本 與玩家互動

  一面是巨額的運營成本,另一面是年輕人不多的創業基金。如何突圍?影視人王亮的做法,或許值得借鑒。

  2020年10月,已在北京工作十年的王亮回到老家成都,此前做影視劇制片的他,面對成都極強的劇本殺氛圍,帶著從北京打拼賺到的50萬啟動資金,毅然投入這個新領域。

  對於自己創業的過程,王亮直言:“這幾個月讓我有坐過山車一般的感受。我先是收了一家位於市中心的劇本殺店,繁瑣的運營讓我喘不過氣來,便將自己之前的影視行業資源都放下了。過年后我就趁著行業風口將店轉讓出去,小賺了一筆,隨后開起了劇本殺工作室。”

  開店期間,王亮認識了很多成都本地的店主,從中了解了劇本殺行業的主要操作模式。根據自己的特長,他選擇了用輕資產創業的方式,主要以劇本創作、項目合作等方式,去經營自己的新賽道。“我做了10年的電視劇,深知創作和受眾之間的關系。我要把我的所學利用在這個新行業中。”

  王亮在其工作室出品的劇本殺劇本中融入多媒體系統,用網絡小程序進行開本,與玩家互動,同時用全新的商業模式與劇本殺店主合作。“我們的模式第一可以解決盜版問題,小程序和多媒體的加入可以讓玩家更具現場感,同時劇本殺的展現並非劇本這麼簡單,你復制了我們的劇本並不能開本賺錢,小程序的多媒體密鑰才是劇本的核心。”就像解決電影票房、影視劇盜版一樣,影視行業的老將在劇本殺行業中正在發揮著新作用。

  除了在劇本中加入多媒體、新媒體素材,王亮正在帶著團隊和武漢一家景區談合作,為傳統的旅游行業注入全新的視角,沉浸式體驗是他們追求的:“我們做這個項目的核心目的並非盈利,而是打開年輕人的市場,讓景區的旅游體驗由傳統觀光式旅游向沉浸式旅游轉變,讓景區更有活力、更年輕化。有了第一家試點才能有未來。”(北京青年報記者 王磊)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