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星開講︱如何演繹“叛逆者”?周游、朱一龍、童瑤這樣說

郭冠華

2021年06月29日09:34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文藝星開講︱如何演繹“叛逆者”?周游、朱一龍、童瑤這樣說

編者按:“任憑風浪翻涌,吾自逆流而上。”6月28日,諜戰劇《叛逆者》收官。這部劇以主人公林楠笙為縮影,講述了我國熱血愛國有志青年經歷艱難成長蛻變,最終找到正確的救國道路,轉變成長為一名堅定的共產黨人的心路歷程。

怎樣還原年代感和時代質感?對細節做了哪些嚴謹的考據?如何演繹“叛逆者”?近日,《叛逆者》導演周游、主演朱一龍及童瑤做客人民網“文藝星開講”,暢聊該劇幕后拍攝故事,為網友答疑解惑。

周游:一邊做劇本 一邊上歷史課

人民網:《叛逆者》上線以來獲得了很多劇迷的喜愛,主角林楠笙的蛻變打動了我們。怎麼理解劇集名字“叛逆者”?哪些人是劇中的“叛逆者”?

周游:“叛逆”在我們這個故事中,是一個尋找自己內心追求和理想的踐行過程。這個故事描寫了林楠笙一步一步尋找信仰、堅定信仰、升華信仰的過程。同時,我們也書寫了很多在隱蔽戰線的革命先輩,如朱怡貞、顧慎言、紀中原、左秋明等,他們為了祖國和民族的未來,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

人民網:作為編劇之一,《叛逆者》的改編重心是什麼?有哪些創作難點?

周游:改編重心分為幾方面,首先是篇幅,原小說隻有四五萬字,我們最終呈現的是四五十萬字的故事。在擴充內容的過程當中,如何保留原小說的氣質和精髓,如何把原小說當中的經典橋段、經典台詞嵌入到故事當中,這是我們一直反復斟酌的。另外,如何把一個看似類型化的故事做出歷史感,把每一個人物的發展過程很好地展現出來,如何在那個時代的故事中嵌入現代人的視角,這都是我們特別在意的。

人民網:《叛逆者》在服化道、色調、構圖方面,怎樣還原年代感和時代質感?對細節做了哪些嚴謹的考據?

周游:在我們做拍攝劇本的過程中,一邊做劇本,一邊跟著歷史顧問關景峰先生上歷史課。研究怎麼能夠貼近那個時代人物的言談舉止和他們的情感,這個過程非常有意思。故事有很多獨角戲,要給演員提供很多關鍵性的道具,去幫助他們體驗那一刻的所思所想。比如左秋明的鋼筆,一開始只是送給朋友的紀念品,后來隨著左秋明的犧牲,這支鋼筆對林楠笙繼續前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當林楠笙精神層面遭受巨大崩塌,我們反復推敲“他如何重建信心”,終於有一天,我們找到了毛主席的《論持久戰》。這個情節的設置,既符合歷史又符合劇情,當時我們特別激動,覺得它非常合適。

人民網:如何看待林楠笙和朱怡貞之間的感情?

周游:我們沒有專門去為愛情寫很多橋段。兩人聚少離多,是什麼能夠支撐他們一直保持那份炙熱的情感?兩個人物之間互相認可,來源於帶有革命浪漫主義色彩的精神共鳴,所以這才有了舞會那場戲,用《草葉集》裡面的詩句引發出契合點。他們每一次相聚,對於我們來說都是重場戲。而且他們很多次相聚是沒有語言交流的,四目相望可以替代千言萬語。在共同面對敵人之時,他們互相囑托,一定要活著,活著才有希望。

人民網:在拍攝之初,您怎樣找到合適的演員?如何評價主演在片中的表現?

周游:朱一龍和童瑤特別適合這兩個角色,能夠很好地呈現角色的成長變化。一龍比較內斂、深沉,可他的爆發力又很強,童瑤本身給人的感覺比較堅定、果敢,但同時,她在動情的時候又非常招人憐愛。王志文老師和李強老師是“老戲骨”,他們的角色難度其實挺大的,因為他們出場就是成熟特工,沒有那麼大的空間去展現人物情感變化,但是他們拿捏得那麼准確。真的挺好。

朱一龍:林楠笙是時代熱血青年的縮影

人民網:對你而言,林楠笙這個角色有哪些特殊之處?為演繹好角色,做了哪些准備?

朱一龍:林楠笙的特殊之處在於這個角色的真實感,包括他的缺點、優點,還有他整個成長過程中的復雜之處。我會提前做一些劇情邏輯的梳理、角色的剖析以及一些體能訓練,保証林楠笙作為軍人的一個狀態。

人民網:怎樣解讀“叛逆者”林楠笙?

朱一龍:我覺得林楠笙是那個時代熱血青年的一個縮影吧。在那個年代下的一些年輕人,有著堅定的信仰和報國的決心,他們沒有忽視國家的危難而隨波逐流。所以,他們不斷想通過努力讓自己變得強大,盡自己所能去保護人民,去保護自己深愛的國家。

人民網:林楠笙有不少表現不同性格側面的重場戲,如何准確演繹林楠笙不同階段的狀態?

朱一龍:林楠笙在不同階段的心境,面對不同人的態度,一定是不一樣的。開拍的時候,全身心投入到角色當中,跟隨著人物的成長去表達就好了。

人民網:首次和童瑤搭檔拍戲,你們在拍攝時是如何溝通交流的?這次和王志文等“老戲骨”也有很多對手戲,從中得到了哪些收獲?

朱一龍:童瑤老師非常專業,演戲也很鬆弛,現場一起商量、走戲都非常默契和順暢,在工作當中大家都會拿出最專業的那一面去認真對待,非常好﹔王老師對演員這個職業的敬畏程度和敬業程度,非常令人欽佩。每天來到現場之后,你能感覺到他底氣很足,他對於自己角色處理的方式和每一個細節,都已經做好了所有功課。

人民網:網友都在津津樂道地分析各種細節,覺得這部劇草蛇灰線特別巧妙,你自己拍攝時有哪些覺得很精妙的設計嗎?

朱一龍:這部戲,不管是編劇、導演還是演員,大家好像都是細節控。所以在現場,小到一個道具、一句台詞、一個反應,或者一個眼神、一個開門的動作,大家都會反復去打磨,希望能為觀眾傳達更多信息。

童瑤:朱怡貞身處黑暗心向光明

人民網:第一次看到《叛逆者》的劇本時,你是什麼樣的感受?劇本在哪些方面打動了你?

童瑤:首先故事很吸引我。這是一個很有詩意的劇,劇裡的每個人物我都非常喜歡,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成長軌跡。朱怡貞代表了那個時代一批默默堅守在后方的諜報工作者,他們雖然不是奔赴在第一線,但又是很關鍵的存在,心裡其實承受了很多孤獨和痛苦。一路以來,她從一個充滿激情的進步青年,到加入共產黨、隱蔽在后方,需要極大的情緒控制力和非常堅定的信仰。他們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隻有前方微弱的光在照亮心裡的路。

人民網:朱怡貞這個角色有哪些吸引你的特質?為了詮釋好這個角色,做了哪些功課?

童瑤:她身上有很大的反差感,勇敢的富家小姐、進步青年,革命者,這幾個身份同時呈現。這個角色橫跨13年,我看完劇本后,也是把她根據時間和成長感分成了三個階段、三種狀態。同時,我也去看了一些書,比如《上海的金枝玉葉》《麻雀》和叛逆者原作者的《叛逆者》《郵差》,去了解那個時代的背景和人們的生活狀態。

人民網:“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我隻屬於我自己,我可以做很多男性為國家做的事”,朱怡貞在劇中的很多台詞,放到今天來看,依然有力量。朱怡貞這個角色給你帶來了哪些影響?在當下有哪些現實意義?

童瑤:她很有力量,她的很多想法和精神在當下依然很有意義。在那個年代,能夠精神覺醒到這個層面,並為之奮斗努力,更令人欽佩。

人民網:林楠笙和朱怡貞之間的感情打動了很多觀眾。你怎樣理解劇中兩人之間的情誼?

童瑤:很深沉的情感,不僅僅是相互之間的吸引。林楠笙對於朱怡貞來說意義重大,讓朱怡貞迅速成長,也更加堅定自己的理想,后來兩個人一直向著同樣的目標前進,彼此支撐,又不敢靠得太近,隻希望對方能好好活著,一起走過這段黑暗的路。

人民網:可否以印象深刻的一兩場戲為例,分享一下當時的拍攝過程?

童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刑場那場戲,對朱怡貞來說是一個關鍵轉折點,這是她第一次直面死亡,她深刻意識到了革命是殘酷的,道路是異常艱難的。但革命的這種大無畏精神深深刻在她心裡,反而點燃了她心裡的火焰。

(責編:李強強、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