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周蕙已“豁然”

2021年06月09日09:2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不惑周蕙已“豁然”

出道22年,經歷過從演藝圈“消失”、事業跌入谷底、親人離開、情場失意種種意外和磨難,人到中年之時才豁然開朗,周蕙終於有底氣為自己唱一曲“豁然律”。

2020年底,歌手周蕙推出了全新EP《豁然律》。這首周蕙親自參與填詞、作曲、制作的作品,不同過往專輯以情歌為主題,挑戰了之前沒有嘗試過的曲風,用音樂與歌迷分享人生觀與處世哲學,傳達出人到中年的周蕙視不忿、困惑如浮雲的人生態度。人到中年,周蕙悟到:人生沒有標准方程式,所謂“不惑”其實是更懂得反向思考,以不同角度去解讀人生的種種問號,找到豁然新徑。

出道

用漫畫形象作第一張專輯封面

1996年,19歲的周蕙從藝校畢業,原計劃到英國繼續學習舞台劇。周蕙因自小喜歡唱歌,在假期去錄制了一張CD作為畢業紀念,卻意外獲錄音室老板賞識,推薦給音樂人季忠平。初聽周蕙的季忠平立刻決定簽下這個清澈見底的純淨聲音。

周蕙回憶,那時候的心願是做一名戲劇導演,喜歡建構畫面、運籌帷幄的感覺。雖然也喜歡表演、喜歡唱歌,但從沒想過做歌手、出唱片。“從沒有想過原來我唱的歌可以到出唱片的等級。直到我第一任經紀人發掘,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可以發唱片的。就從那個時候開始,目標或者理想有一些變化。”

在興趣和專業之間,經歷了一番抉擇,周蕙最后決定做歌手。19歲的周蕙已經懂得,遇到恰當的時機一定要把握好,讀書隨時可以,但做歌手並不是任何人都有這個機會。“我可以先去體驗看看,頂多失敗了,我就再回去讀書,但如果我錯過了這個機會,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1999年,周蕙的第一張專輯《周蕙精選》在亞洲創下100多萬張的銷售量,歌曲《約定》成為周蕙最經典的代表作,傳唱至今。當時的周蕙被譽為“繼張惠妹以來最具爆發力的新人”。專輯以意大利漫畫家繪制的丹鳳眼“蕙兒娃娃”為封面,大獲成功,至今令人記憶猶新,周蕙丹鳳眼的漫畫形象連同那首《約定》,一起被奉為經典。

當時有一種說法,就是因為周蕙長相不夠靚麗,唱片公司才決定以漫畫形象取代照片做專輯封面。但其實這是周蕙自己的想法,原因也並非對自己的外形不自信,而是她的突發奇想:當一個虛擬歌手。

“就像我說到英國去學習不是為了當演員,我想當導演,想要隱身在幕后,所以唱歌雖然是我很喜歡的一件事,但不代表我想要拋頭露臉,我很希望可以躲起來唱就好。所以如果我生在這個時代,我就可以成功地當一個虛擬歌手。我隻能說當時的想法太前衛了。”

但那時候唱片公司不可能不讓歌手露臉,所以周蕙的想法很難實現,於是她想到用漫畫形象做專輯封面的方式,也創新了企劃的概念。在當時來看,就是前無古人的舉動,所以直到今天再提起那張專輯和封面,周蕙還會引以為豪。

歌手的初體驗,讓周蕙覺得這條路大概是選對了,可以去很多地方,到處走走看看,遇到很多人和物,“因為年輕,精力充沛,去哪兒都會覺得很開心。”

跌落

被恩師算計事業受阻

在歌手這條路上,周蕙一走就是22年。這條路上固然風光無限,但失去的、需要承受的也更多,她更是沒有料到,出道五年之后,會被自己最信任的恩師出賣,甚至還沒來得及回味成名的感覺,就從雲端跌到了谷底。

2004年,周蕙與福茂唱片合約到期后,當時的恩師也是老板的季忠平私下跟BMG唱片公司以2400萬新台幣(約合600萬人民幣)達成了周蕙的轉會契約,並且合約要求3年出3張專輯。出於對恩師的信任,周蕙在空白契約上簽了自己的“賣身契”。但季忠平卷走了全部制作費后便消失了,BMG唱片公司也不願再出資包裝周蕙。這三年中,周蕙一直處於被雪藏狀態。

沒有資金出專輯也就沒有唱片收入,隻能靠偶爾的商演來貼補家用。這三年對於周蕙來說煎熬至極。從雲端跌落谷底,落差之大可想而知,周蕙一度想要退出歌壇。“我要怎麼去調節我自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寧可起步低一點,一步一步往上爬。現在是先到了雲端再跌入谷底,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周蕙坦言,在最低谷的時候,她痛苦、消沉了很久,並且一直在糾結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傷害她。所幸在她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又遇到了貴人,包括巨室音樂公司的總經理趙少威、台灣樂壇的大姐大蘇芮,以及福茂唱片的老板。在他們的鼓勵和幫助下,周蕙才有機會重新回來。

多年以后,重提當年的合約糾紛,周蕙終於可以釋然,那些苦難歷程,最終都會變成做音樂的養分,滋養自己的藝術生命。

別離

父親離世再生退意

直到2009年,周蕙推出專輯《周蕙》,事業才重新走上正軌,但她人生的波折還在延續,兩年后父親病重離世,令她悲痛不已,演藝事業再度面臨停滯。

“我當時很掙扎,在想是不是應該先放下手邊所有的工作,因為站在鏡頭前面,你要忍著父親離世的那種傷痛,還要笑得很燦爛。父親剛剛離開,你怎麼笑得出來?可是我母親說,你應該勇敢地去做你該做的事情,爸爸會理解。”

“我在合約糾紛的時候,浪費了5年的生命,一直走得很緩慢,我真的不再有5年的時間可以浪費,我應該快速讓自己站起來。所以我真的算是硬著頭皮往前走,盡可能去用理性控制我的感性,在歌唱這條道路上呈現更多的東西給大家。”

豁然

不再在意別人說“是聽你的歌長大的”

年少時的慘痛經歷,人到中年時的生離死別,人生種種的得意和失意,都成為周蕙的音樂素材,凝成了這張全新的音樂作品《豁然律》。

“回頭看這一路的坎坷,我覺得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是一帆風順的,生活當中總會遇到一些創傷。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這麼幸運,可以勇敢地走過來,所以我蠻想用這種豁然的心情去跟大家分享,分享應該怎樣去面對未來。”

步入不惑之年的周蕙,走到今天感覺自己最大的變化就是很多東西放下了、看開了,“因為人生本來就不完美,要記住那些美好,把那些不美好轉換成更美好的音符傳達出去”。從前作為歌手,周蕙的願望是:“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周蕙的聲音”﹔中年以后,她覺得作為歌手還應該有使命感:借由我的歌聲去療愈大家。

過去聽到別人說“我是聽你的歌長大的”,周蕙會覺得很尷尬,好像自己已經很老。但如今再聽到這樣的話,周蕙反而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她再也不會介意被提及年齡,“歲月的流逝、慢慢變老是不可抗拒的,你不可能按下暫停鍵。雖然現在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人看起來更年輕,但是心態的年輕還是要靠自己。”

“成功、成名,我都感受過了,低谷期被視為過氣歌手、被人家瞧不起的眼神我也嘗過了,我為什麼要活在別人的眼光底下?”人到中年周蕙終於明白:開心與難過,自信與自卑,那都是自己的人生,很多時候,與他人無關。

(北京青年報記者 壽鵬寰)

(責編:羅昱、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