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與夢想》導演劉江:將鴻篇巨制故事化詩意化

2021年06月08日09:19  來源:華西都市報
 
原標題:《光榮與夢想》收視飄紅 導演劉江:將鴻篇巨制故事化詩意化

諜戰劇《黎明之前》,都市情感劇《媳婦的美好時代》《咱們結婚吧》,青春勵志劇《歸去來》,年代劇《老酒館》……導演劉江大概是當今電視劇市場創作最多元化的導演之一。

他創作類型豐富,拍出來的作品有對人物內心的探索和與眾不同的情感表達,作品也往往有不錯的口碑。

2021年,劉江首次觸碰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光榮與夢想》。目前隨著劇集的熱播,有力的收視和口碑再次証明了他的功底。

作為“理想照耀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主題作品創作展播活動”的重點劇目,《光榮與夢想》全景展現了從20世紀20年代到60年代中國的社會狀態,與時代中流砥柱激情昂揚、甘於奉獻的精神面貌,講述了中華民族如何“站起來”的艱辛歷程,為熒屏注入了遒勁有力的風格。

出場人物近400個,大小場景超900個,時間跨度長達35年,如何避免生硬說教,不落俗套地表現這段歷史?導演劉江有自己一套獨特的創作思路。劉江認為,在遵循故事規律的基礎上,“見人、見詩,見細節、見沖突”,將偉人平凡化,將紀實詩意化,將沖突細節化。

談到此次創作,這位橫掃國內電視劇界所有導演獎的“大滿貫”導演稱,在“難度”面前,自己的創造力被激發。

用故事講“黨史”從紀實走向“詩化”

封面新聞:故事的開篇五分鐘跳轉了三個時空,為什麼選擇這樣敘事?

劉江:

我是從一個共產黨人的家庭角色來進入他們的情感世界。楊開慧作為一名烈士,她是以一個妻子身份給丈夫寫著思念的詩,而毛澤東作為丈夫,思念妻子、思念兒子,我們是從一個家庭成員角度去展開這個故事。以共產黨人的情感世界來進入他們的革命歲月,是這部戲的一個創作初衷。

封面新聞:你曾給團隊提出“見人、見詩,見細節、見沖突”的創作要求。能否解釋一下?

劉江:

我首先要搞清楚不是去拍一部紀錄片,也不是去拍一部專題片,而是要拍個有真情實感的故事片。我們承載的內容雖然是黨史,但是我們要按文藝作品的故事規律來講述黨史。那就要遵循故事規律做一些取舍的原則。不過,黨史和故事是有很大區別的。黨史是不能出錯的底線,這是至關重要的第一條。另外所有的構成必須要用故事規律來寫,要有沖突,要有細節,要“詩化”地去處理這個鴻篇巨制。

封面新聞:能否舉幾個例子說明一下“詩化”在劇中是如何體現的?

劉江:

比如說毛澤東看到那個遺物,腦海中閃現著兩人牽手的畫面,那不就是詩嘛。比如說李大釗走在刑場,提供了仰角的一個宏偉的后背畫面,這種角度,它也是詩,就是給人不同尋常的一種感受。詩是什麼?詩是高於生活的,它是對生活提煉並加以美化的。

主題圍繞信念和犧牲編劇為劇本瘦十余斤

封面新聞:整部劇的主題是什麼?

劉江:

“犧牲”是我們整個戲裡很重要的主題。我們都是非常愛惜自己生命的,可是共產黨人可以為了一種別的東西,毅然放棄自己生命,楊開慧、方志敏都是這樣。那麼,他們的理想是什麼?他們的理想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要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其實就是咱們今天講的初心,我們整個全篇的“魂魄”就是要表達這個東西。

封面新聞:你接到這個任務到初稿形成,過程大概多長時間?

劉江:

劇本是從春節后開始寫,3月份開始寫,一直到7月開機前寫完。編劇也真的是熬得瘦了十多斤。我的腦子也沒停過,包括在做后期的剪輯過程中,用哪個音樂等等。此外,領導也給了我很多支持,我也不斷總結經驗,摸著石頭過河,才有了現在完成的效果。

封面新聞:為什麼一個講黨史的劇用了很多筆墨描寫戰爭?

劉江:

讓觀眾感受到什麼是革命的氛圍,或者說讓觀眾感受到戰爭的殘酷。鬧革命不是兒戲,不是請客吃飯,是拋頭顱洒熱血!如果不這麼去表現,你會理解不到他們的英勇。比如像東征的時候,這些人這麼年輕就上戰場,大家會很真切地感受到他們的英勇,由內而發地對他們肅然起敬。

劇組千余人反季節拍攝希望感染更多觀眾

封面新聞:每隔幾集就是不同的人物、服裝、置景,拍攝時遇到了哪些困難?

劉江:

這個戲900多個場景,沒有主場景,一般的故事,四五十集的戲200多場景就夠了,可是我們這個戲高達900多場景,是非常不符合制作規律和制片規律的。我們包攬了橫店所有場景,還輾轉了9個地方。難度非常大,我們的劇組1600多人,400多個角色,這樣一個大隊伍,還要反季節拍攝。夏天天氣非常炎熱,因為劇情需要,演員們還要穿上厚衣服,團隊中每天有二三十人中暑,有人專門負責天天往醫院送人。但這樣大家都克服了,這一點和劇中人一樣,我們也是有著內心的理想,所以才能堅持下來,苦一點不算什麼。

封面新聞:現在播出之后你有什麼感想?

劉江:

開播之前我還在改片子,還在不斷去修改后面的劇集,在創作過程中我流下的眼淚太多了。我經常感覺自己在“燃燒”,被感染,希望這種“燃燒”能夠感染到大家!(封面新聞記者陳穎)

(責編:章華維、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