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四川頻道

全國政協委員就保護和恢復農業生產建言資政——

降低疫情影響 決戰脫貧攻堅

本報記者 易舒冉 楊文明 游 儀 王永戰
2020年03月19日08:31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脫貧路上,一個也不能少。3月6日,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強調,脫貧攻堅戰不是輕輕鬆鬆一沖鋒就能打贏的,從決定性成就到全面勝利,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依然艱巨,決不能鬆勁懈怠。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是一場“硬仗”,抗擊疫情也是眼下的一場“硬仗”,兩場“硬仗”疊加,困難和挑戰自不會小。

  圍繞降低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保護和恢復農業生產,全國政協委員們積極發揮自己的專業優勢建言資政,為決勝脫貧攻堅強信心、添動力、尋良路。

  緩解銷售難,鼓起錢袋子

  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6021元,其中以農產品買賣收入為主的經營性收入佔36%,產業興旺成為鼓起農民錢袋子的重要抓手。

  滇西貧困戶字觀(化名)近年來靠養雞實現了脫貧,可因為疫情期間禁止銷售活禽,最近日子不太好過。“一隻雞一天飼料成本要3毛錢左右,1000隻雞多養一天就是300塊錢。拖得越久損失越大。”字觀表示,雞蛋銷售也不理想,為了減輕損失,隻能選擇將未銷售的雞蛋制成皮蛋。

  “養鴨養鵝的受沖擊更厲害。”字觀的同行鄒斌(化名)的1300隻肉用鴨養殖時間已經近6個月。“正常情況下,鴨子應該在3個半月左右達到體重峰值,養到4個月鴨子的體重不僅不再增加,反而可能會下降,多出來的這倆月實際上都在賠錢。”鄒斌說,以往都會有商戶即時上門收購,如今隻能自己想辦法聯系買家。

  降價銷售,肯定虧錢﹔持鴨觀望,接下來價格可能會略有增長,但1300隻鴨光飼料每天就要700元。為了控制成本,鄒斌早就已經減少了每天的飼料量。“如果大規模宰殺,我們沒有屠宰冷藏設備﹔零星宰殺分散銷售,送貨就是一筆不小的成本。”鄒斌有些無奈地說,“前兩年賺的錢,這次可能要全賠進去了。”

  疫情對本是弱質產業的農業沖擊是顯而易見的。全國政協委員、農業農村部原副部長余欣榮建議,加大對畜禽水產企業復工復產政策支持力度,對飼料企業、重點地區損失較大的家禽養殖企業、水產加工企業等行業,給予臨時貸款貼息支持或產品臨時收儲等政策支持。同時,盡快啟動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物流設施建設工程,重點支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等在產地建設冷藏保鮮、分揀包裝、初加工等設施,支持在重要物流節點、銷區布局建設冷鏈物流倉儲中心,對冷鏈運輸車輛予以補貼。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受疫情影響,一些大型批發市場和農貿市場暫時關閉,但居民對農產品的需求總量並未受到太大沖擊,只是購買渠道發生了變化。一些地方認識到這一點,開始轉變思路尋求新出路。雲南省昆明市東川區紅土地鎮倉房村通過當地工商聯協調超市和城市社區採購,緩解了村民蔬菜滯銷問題,給正在努力脫貧的村民吃了一顆定心丸﹔雲南省曲靖市陸良縣採用統一訂單生產模式,團隊作業,分散縣裡貧困種植戶的經營風險﹔阿裡巴巴等電商也發起了愛心助農計劃,試圖用直銷破解滯銷難題。

  “在一些貧困地區,信息滯后現象明顯,隻靠互聯網等新的交易手段來緩解農產品滯銷難題是遠遠不夠的。”全國政協委員、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霍學喜建議,在低風險地區盡快開放人流、物流,疏通農產品遠距離運輸通道,給銷售提供最基本的保障﹔要有計劃地重啟農產品批發市場,一來可以有效減少庫存,避免農產品變質腐壞,二來可以滿足需求端,改變量少價高的局面﹔相關部門利用大數據等科技手段幫助偏遠、貧困的農產品產區精准對接需求。

  清華大學中國農業研究院副院長張紅宇認為,短期要有應對之策,如協調社會化服務組織以及各類新型經營主體幫助農民發展生產﹔組織產銷銜接,鼓勵合作社對口銷售,生產主體和銷售主體對接﹔壓實“米袋子”省長負責制、“菜籃子”市長負責制等。同時,也要以抗擊疫情為契機,全方位強化農業生產能力、儲備能力和運輸能力,建立和完善有利於農業農村經濟健康運行的危機管理體制和機制,包括應急管理、物資儲備、人才儲備等方面。

  解決就業難,拓寬增收路

  貧困戶增收,一靠產業,二靠就業。國務院扶貧辦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有2729萬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在外務工,工資性收入成為很多家庭脫貧致富的重要支撐。然而受到疫情影響,一些貧困勞動力因交通、企業用人需求等原因推遲或改變了外出務工的計劃。

  “截至3月5日貧困家庭勞動力外出總人數1420萬,僅僅是去年全年的52%,不僅出去得比較晚了,也沒有去年多了。”3月10日,國務院扶貧辦綜合司司長蘇國霞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說。

  四川省旺蒼縣鹽河鄉的貧困戶李成兵最近就在為兒子李東平外出務工的事著急。受疫情影響,今年旺蒼縣5700余名貧困老鄉不能及時外出務工,線下招聘會也減少,原本打算春節后找份工作的李東平,一直沒看到合適的機會。3月10日中午,駐村第一書記楊田給李東平帶來了好消息,他通過縣裡的“春風行動”網絡招聘會找到了就業機會——去廣州務工,包吃包住月工資6000多。

  三江鎮花園村六社的何義讓去年已經脫貧,但前段時間“心裡一直就像貓抓一樣,慌得很,怕稍一鬆懈就又被打回原形”,何義讓說,他原計劃初六就要到北京務工,不料疫情發生后,根本出不了門。3月9日,何義讓也找到了份臨時的工作,鋪村裡去趕場的主路,一天能鋪100多米,工資200元,“有工資領不說,今后還能享受這條路帶給我們的便利。”

  為緩解疫情帶來的農民工就業問題,旺蒼縣一方面在財政涉農資金自營自建項目實施中推廣以工代賑方式,組織群眾參與項目建設獲取務工收入,參與建設的貧困群眾達1400余人﹔另一方面,開展“春風行動”線上招聘會,成功推介貧困勞動力就業1800多人,同時鼓勵企業和新型經營主體吸納貧困戶就業,開設疫情防控臨時性公益性崗位,幫助貧困戶就地就近就業。

  一人就業,全家脫貧,穩就業是脫貧攻堅工作的關鍵。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主任羅志軍建議,各級政府應全面摸清當前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意願和發展生產需求,抓住當前推進重大項目建設和企業復工復產的時機,加強輸出地和輸入地的聯系對接,統一體檢、統一乘車、統一安排食宿,有序組織勞動力輸轉。同時,鼓勵當地企業、扶貧車間、合作社等各類生產經營主體吸納本地貧困勞動力就業,對用工企業給予一定獎補。

  余欣榮委員建議進一步用好政策引導,一方面對吸收農民工就業多、受疫情影響較大、經營暫時困難的企業,出台針對性支持措施,給予貸款貼息、稅費減免等支持﹔一方面可以通過政策激勵,讓農民工留下來,如盡快落實對首次創業、正常經營1年以上返鄉入鄉創業人員的一次性創業補貼,促進農村創業創新,進一步加大農民工返鄉創新創業的土地、用電、金融、補貼等政策傾斜力度。

  破解運輸難,全力保春耕

  “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年”,正值春耕,疫情防控和農業生產“兩不誤”,才能為決戰脫貧攻堅打下扎實基礎。

  今年44歲的賀彪是安徽省蚌埠市五河縣漴南村的貧困戶,全家重擔賀彪一人擔著,而賀彪的全部希望,就是自家的5畝菜地。

  種田最離不開種子、化肥、農膜等農資。最近疫情防控形勢好轉,賀彪終於盼來出村的日子,攥著手中的健康出入証,賀彪第一時間趕到縣裡的種子門市,然而卻沒買成。在駐村第一書記王遠的幫助下,賀彪終於從網上買到了蔬菜種子,解了燃眉之急。

  缺農資不僅是賀彪一個人遇到的難題。前段時間,霍學喜委員和他的3名同事,圍繞疫情對蘋果產業的影響展開了調研。針對265名蘋果戶的調查數據顯示,認為化肥、農藥准備充足的分別僅佔到24.91%、11.7%﹔針對696名直接參與果園管理和技術服務的調查樣本數據顯示,認為購買農資、苗木困難的分別佔到54.45%和26.15%,認為化肥、農藥准備充足的樣本不足30%。“封閉式管理是疫情防控的需要,但引發的問題應高度重視,如交通不暢導致農資供給跟不上,從而影響農民對務農收入的預期。”霍學喜說。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地方正在用“特殊車輛通行証”解決農資運輸供給難的問題,安徽省馬鞍山市含山縣就是其一。“一開始是生產工廠停工,我們隻能靠庫存撐,農資供給確實緊張。”豐華供銷合作社負責人劉帆說,“2月中旬以來工廠復工,但進村的路沒解封,還是沒辦法把農資送到農民手中。”

  遇到困難的劉帆,主動向縣農業農村局反映,尋求解決辦法。通過審查公司管理規范和防疫准備工作,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應急指揮部向該合作社發放了全縣第一張農業生產資料的疫情車輛通行証,可給8個鎮運輸農資。

  在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召開的“如何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同時做好春耕備耕工作”專題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二商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唐俊杰針對農資物流問題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建立農資供應、需求、政府三方對接機制、精准了解各地種子、化肥、農機具等重點供應企業在農業物資運輸中存在的困難以及各地區的運輸需求。協調交通運輸部,按照“優先重點、兼顧一般”的原則,優化運能資源,開辟鐵路專用運輸通道,促進農資產品快速有序流通,確保產品進得了村、入得了田。

  唐俊杰還建議,物流過程中,盡可能按照農戶或配送終端需求,減少線下人員接觸頻率,直接將春耕物資配送到鄉鎮和田間地頭,實現“無接觸式”手續辦理和物流環節的智能化、網聯化,全力保障農耕物資運輸。農資到位了,春耕生產有序開展,未脫貧的農戶心裡才能多一份底氣和信心。

  版式設計:汪哲平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19日 18 版)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