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軍到底是個什麼軍?揭開美國“新軍”神秘面紗

2020年02月03日09:55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原標題:太空軍到底是個什麼軍?

  近日,美國宣布正式組建太空軍,與現有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並列,成為“第六大軍種”,“保衛”其在太空的“正當”利益。

  不少專家認為,這其實是憑借其軍事和科技優勢,搶佔有限的空間資源,在外層空間延伸其全球霸權。我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表示,美國成立太空部隊,大力發展太空作戰力量,推動太空軍事化和軍備競賽,嚴重威脅太空的和平與安全。

  今天,讓我們揭開這支“新軍”的神秘面紗。

  美國前總統肯尼迪曾預言:“誰能控制空間,誰就能控制世界。”廣袤的太空因蘊藏著巨大的政治、經濟、軍事、科技價值,已成為當今各國關注的維護國家利益的戰略“制高點”。

  近日,美國宣布正式組建太空軍,與現有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並列,成為“第六大軍種”,“保衛”其在太空的“正當”利益。

  不少專家認為,這其實是憑借其軍事和科技優勢,搶佔有限的空間資源,在外層空間延伸其全球霸權。我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表示,美國成立太空部隊,大力發展太空作戰力量,推動太空軍事化和軍備競賽,嚴重威脅太空的和平與安全。

  今天,讓我們揭開這支“新軍”的神秘面紗——

  欲成軍蓄謀已久

  上世紀80年代,美蘇軍備競賽進入白熱化。與蘇聯相比,美國在戰略核武器上處於相對劣勢,在太空技術上卻佔上風。因害怕“核平衡”的形勢被打破,美國提出了“高邊疆”戰略,利用其太空技術優勢,建立空間武器系統,提供對付戰略核武器攻擊的空間防御手段,以消除蘇聯日益增長的核威脅。

  基於“高邊疆”戰略,美國設立了一個名為“反彈道導彈防御系統的戰略防御計劃”項目,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星球大戰計劃”。

  “星球大戰計劃”的主要目標是建立一個多層次、多手段的綜合防御系統,採用天基定向能武器和動能武器,針對彈道式導彈彈道的助推段、末助推段、中段和再入段四層進行攔截,其理論總攔截率高達99.999%。

  同時,由於衛星在監視、預警、通信、導航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星球大戰計劃”還包括了“反衛星計劃”,主要是部署能夠摧毀敵方軍用衛星的反衛星武器,使敵方衛星失去作用。

  就在“星球大戰計劃”正式立項的1985年,美國成立了航天司令部,這可謂太空軍的“萌芽”。

  九十年代初,隨著蘇聯解體、華約解散,美國宣布終止“星球大戰計劃”。但其帶著冷戰思維的“高邊疆”戰略並未終結,並得以繼承和發展,太空軍事化也在美國一手推動下愈演愈烈。

  2002年,美國整合了自1982年至2000年間成立的海、陸、空三軍太空司令部,與戰略司令部合並,組成了新的戰略司令部。同時,美國組建了太空戰研究中心、太空戰實驗室,制定了太空保護策略﹔先后組建了太空戰實驗部隊和作戰部隊,驗証太空作戰和武器系統。

  2006年,美國修訂了太空政策,確立了一系列旨在建立絕對太空軍事優勢的戰略目標,美國宇航局則表示將在太空探索領域不遺余力地創新,以期在“太空經濟”中使美國一直走在最前面,獲得最大利益。

  然而,美國一意孤行將太空軍事化,謀求太空霸權,國際社會並未噤若寒蟬。聯合國一直在呼吁太空非軍事化,多次進行相關提案、議案的表決,美國總是“唱反調”。聯合國裁軍會議曾提出“防止太空軍備競賽條約草案”,要求禁止任何國家在外太空部署任何武器,卻遭到美國強烈反對。

  世界諸多國家擁有維護空間和平、共同開發利用外層空間的美好願望,但隨著美國太空軍的成立,一些不確定性因素明顯增加。

  憑優勢謀求霸權

  根據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法案,原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更名為太空軍,原太空司令部司令、空軍上將約翰·雷蒙德擔任首任太空軍參謀長,並將在今年12月正式成為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空軍下屬的15個太空聯隊、一個太空與導彈系統中心,3400名軍官、6200名士兵及部分文職人員共約16000人轉入太空軍序列。

  太空軍主要有航天發射、航天測量跟蹤管理、防天監視作戰和軍事航天員四個職能屬性的部隊構成。航天發射部隊擔負運載衛星和航天器發射的檢查、測試、總裝、對接、推進劑加注、瞄准發射等任務。航天測量跟蹤管理部隊擔負軌道測量和控制、航天器內部工作參數測量和航天器控制等任務。防天監視作戰部隊擔負監視敵對國的航天器和洲際導彈發射及截擊敵方導彈和軍事航天器的任務。軍事航天員部隊是在航天飛機、空間站或宇宙飛船上執行軍事任務的航天員隊伍,負責戰役管理以及監視來自空中、水下和地面發射的洲際導彈,跟蹤外層空間的敵方軍用航天器。

  盡管美軍成立了太空軍,但美國陸軍及海軍的太空作戰人員及機構尚未轉入太空軍麾下,其中就有歸屬陸軍的一個太空旅、一個導彈防御旅和歸屬海軍的一個衛星作戰中心。

  按照美軍設想,太空軍的主要任務是獨立作戰和支援其他部隊作戰。太空軍通過太空武器打擊外層空間的飛行器、衛星或彈道導彈,來致盲對手,癱瘓對手的監視、預警、通信、導航系統,攔截攻擊目標等,為其部隊創造更有利的作戰環境。

  太空軍擁有諸多新技術和與之匹配的武器裝備,如反衛星武器、束流武器等。

  反衛星武器應用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硬摧毀。將微小衛星、彈丸、破片等發射到衛星軌道上,它們在太空中的飛行速度與衛星相同,可高達7000∼8000米/秒、甚至10000∼15000米/秒,與衛星碰撞能產生巨大動能,從而擊毀衛星﹔或者由航天飛行器直接攜帶彈頭來摧毀衛星。另一種是軟抓獲。利用“長手臂”的衛星、太空機器人或空間站,捉住並回收敵方衛星。

  從概念到實際,配置反衛星武器至少需要掌握亞軌道發射技術、軌道發射技術、精確定位和機動技術、精確指向技術、精確太空跟蹤技術、大致太空跟蹤技術、自主跟蹤和尋的技術。這些技術能夠支撐部署彈丸雲反衛星武器、破片殺傷反衛星武器、動能反衛星武器等地基反衛星武器,可找尋目標並將之摧毀。

  部署天基反衛星武器,除需具備最基本的航天發射能力保証衛星和航天器升空之外,還需掌握微小衛星技術、在軌機動技術和空間自主逼近技術、衛星干擾源定位技術等,通過測量干擾信號的時差和頻差,利用現有衛星資源對干擾源進行准確定位,使衛星、太空機器人及時變軌,尋找、接近、捉到目標。

  除此之外,掌握高能激光武器技術、粒子束武器技術、高功率微波武器技術等束流武器技術,也將為太空軍加成戰斗力。

  太空軍的成立,勢必刺激空間對抗武器技術的發展,單一技術的發展已不能滿足需求,空間對抗武器技術勢必向多方向融合發展,包括空間攻防武器技術與空間應用、空間探測技術的交叉融合及空間攻防對抗技術自身的交叉融合。

  可否為“一家獨大”

  太空時代的到來,也使傳統意義上的國家安全面臨新的挑戰,如果沒有空間安全,國家領土、領海和領空安全將難以保証。誰奪取了制天權,誰就可以在戰爭中“居高臨下”取得關鍵優勢。因此,世界各國對空間的開發、利用和競爭也日趨激烈。

  以俄羅斯為例,本世紀初期,早在美國成立太空軍之前,俄羅斯擔心美國生成非對稱打擊能力,便將太空安全置於國家安全的優先地位。在政治、外交領域阻止美國太空軍事化努力不能實現的情況下,俄羅斯開始加速研發太空武器,並組建太空戰領導機構和太空戰部隊。

  2015年,俄羅斯組建空天軍。與美國此次單獨成軍不同,俄羅斯空天軍是空軍與空天防御軍的結合體,更像是“飛得更高的空軍”。

  法國雖是北約的成員國,但因其防務系統獨立於北約之外,同樣在尋求“保護本土”。去年,法國總統宣布將建立國家軍事太空司令部,將現有的空軍擴大改編為航空宇宙軍,作為法國空軍的一部分。這意味著法國也將軍事重心放在了太空,以“尋求戰略空間自治”。為了提高宇宙國防實力,法國還決定從2019年到2025年增加國防費,計劃發射更多的軍事偵察衛星。

  包括印度也不甘落后。去年,印度成功發射反衛星攔截導彈,摧毀一顆低軌衛星。隨后不久,印度宣布成立國防太空署,將原本分散的太空部門和資產統一起來,其職能之一是“確認印度目前面臨的太空威脅,並尋找應對和解決的辦法。”印方表示,太空競爭越來越激烈,印度需要可控的太空威懾力量。

  毫無疑問,美國太空軍事戰略的實施,已經而且必將引起其他大國更多的連鎖反應,各國都在奮起直追,更多地將軍事和科技力量投向太空,避免在新一輪戰略競爭中被邊緣化。

  為了達到延伸霸權的目的,美國太空軍勢必會向太空發射更多的太空平台、部署更多的太空武器。然而,無論是報廢的太空平台、衛星,還是航天器被摧毀、解體形成的太空碎片,都會嚴重威脅太空飛行器的安全,壓縮太空空間。

  有識之士指出,未來,恐怕並非太空“是哪家的”問題,而是太空能不能被利用的問題!(方瀟澎 馬藝訓 彭澤壯)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