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紀人“過冬” 有人離去、有人堅守

2020年01月15日12:43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冷暖2019︱經紀人“過冬” 有人離去、有人堅守

  臨近歲關,小區街頭巷尾的中介門前,總有經紀人,在零下的氣溫下,搓著凍紅的手、焦灼地等待看房人……與2018年相比,2019年,經紀人中的大部分人,太難了。

  自2017年“3·17調控”后,改善需求受到抑制,2019年公積金貸款政策收緊,剛需釋放受阻,同時面臨限競房的分流。北京二手房形勢越來越嚴峻。

  也是在這一年,有經紀人黯然離場,有人轉崗不再為業績煎熬,也有人雖然業績減半,仍堅守,給這個冬天帶來一絲溫暖。

  故事一:

  業績不到往年1/3,告別6年的經紀人身份

  2019年10月中旬的一天,小齊(化名)回頭望了一眼工作多年的這家中介門店,轉身走進了地鐵站。就此,他告別了自己的經紀人身份。

  來自東北的小齊,在這家知名中介的亦庄門店已經工作了6年多,從最初入行時什麼都不懂的小白,到現在已經成為了獨當一面的資深經紀人。

  “工作這麼長時間,2019年是比較特殊的一年。”小齊說,這一輪的市場低迷期特別長,而且整個大經濟環境也不太好,整個2019年直到他離開前市場都一直沒有起色。

  作為一個在行業深耕多年的經紀人,小齊有了不少老客戶,他特別提到了一位阿姨,因為看重小齊的實誠和專業,阿姨經常和小齊有聯系和互動,這幾年,她的兒女、親戚,不管是賣房買房還是租房,都找小齊。

  整個2019年,老客戶轉介紹成為小齊最主要的成交渠道,但他的業績還是下降得很厲害,在離開前,他平均一兩個月才能簽一單,業績一共隻做了二三十萬元,不到往年的1/3。他的情況在門店裡還算是不錯的,有不少伙伴好幾個月都開不了一單,陸續有人離開。

  與此同時,整個區域的業績也直線下滑,此前市場好時每月能做到600多萬元,但到小齊離職前,差不多每月都隻有300多萬元。

  談到未來的打算時,小齊說,做銷售的壓力還是太大,雖然這幾年積累了一些收入,但確實已經進入疲勞期了。在離開了原公司后,小齊選擇入職了一家位於豐台的小型中介,他不再做經紀人,而是從事助理崗位,每天負責整理房源和報表、組織會議等。

  “雖然收入不高,但比較穩定,而且還是在我熟悉的行業工作。”小齊對自己現在的工作表示滿意。但他心裡還是會有些割舍不斷的情愫,“前幾天我跟原來亦庄的同事聯系了,他們說12月份成交情況比之前好。”他瞇著眼,似乎又回想起之前和伙伴們一起奮斗的歲月。

  故事二:

  行業持續低迷,義無返顧轉行

  2019年,很多經紀人感嘆錢越來越難賺了。機構統計數據也顯示2019年二手房市場的趨冷態勢。據我愛我家、北京中原統計顯示,2019年北京二手住宅共成交14.5萬套,相比2018年的15萬套下降5.5%。

  為了應對持續低迷的二手房市場,小方(化名)所在的經紀公司也不得做出調整,一方面,支持門店舉辦更多的主題活動,增加與房客源的接觸機會﹔另一方面,加大了新房業務和租賃業務的力度,盡量幫助經紀人“過冬”。特別是對新人來說,成交新房或租賃單,可以讓其能夠有一些收入。

  “雖然說買賣不好做,就盡量多做租賃,但是后來門店的租賃客戶也沒有以前多了。”小方說,隻有鄰近地鐵的樓盤,租賃需求量還是挺大的。

  即便公司內部調整也難掩市場頹勢,起效甚微。到了年底,小方決定轉行。提到轉行的原因,小方說,看不到行業的轉機僅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他想找一個自己更喜歡的工作。2019年12月,小方離開了工作近4年的這家中介。他走得義無返顧。

  故事三:

  業績減半,仍選擇堅守

  如果說小齊和小方的故事是個悲情片的話,那麼小杜(化名)的故事則是勵志片。

  小杜在現在的這家中介公司已4年有余。用他的話說,2017年是市場的高點,2018年和2019年市場相差不多。

  與以往相比,現在幾乎沒有投資客,主要購房者是置換人群。在市場高點時,換房者都是先買后賣,生怕房價上漲。但是現在則是先賣后買,因為怕賣不掉。隻有賣了小房子,才能安心買大房子。

  小杜說他以前的年收入是三四十萬元,現在則是18萬元至20萬元,幾乎減半。即便如此,小杜仍堅定地看好二手房市場,他認為今年市場會平穩,不會出現大的波動。

  他的觀念是隻要堅持積累,用心服務,不好的市場也可以賺錢。他舉例說,他的一位同事以服務3000萬元的高端客為主,這些人群在2016年時看到房價上漲,大多選擇觀望,如今開始紛紛出手。因此這個同事的收入不降反升。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小杜促成的這樣一筆交易,最讓他感到欣慰和自豪。

  當時一個在國外居住的業主,把一套四居室的房子,以1300萬元的價格挂出去,半年多也沒有成交,曾一度灰心下架了半個月。直到遇到小杜推薦的這位買家,經過3次視頻談判后成交。

  “因為買家非常有誠意,買這個四居的低密板樓,主要是為了方便和老人一起居住。雙方開始沒有談好,但最后買家還是打動了業主,價格才得以降到買家的心理價位,以1160萬元的價格成交。”小杜說,看到業主的房子變現,看到購房者找到歸屬,對他而言是一種快樂。當然在談判過程中也很艱辛。

  小杜認為,今后,該買房的人還是要買房。現在置換者也是剛需,比如有的家庭以前住在房山,現在要搬到海澱,就需要換房﹔還有的家庭因為人口增加,不得不賣掉小房子,換個大房子。無論市場如何,這些交易都會存在。而小杜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今年年底,小杜就有購房資格了,他的目標是在年底也買套房。

  新京報記者 袁秀麗 楊娟娟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