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老人“復刻”花轎:下一個坐它的成都新娘 你在哪裡?

2019年12月25日08:21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71歲老人“復刻”花轎:下一個坐它的成都新娘 你在哪裡?

  邱倫闊與他制作的花轎

  對於花轎,80后、90后的記憶中可能是張藝謀早期電影《紅高粱》中鞏俐飾演的九兒坐著花轎出嫁,又或是《大花轎》中那句膾炙人口的“抱一抱呀抱一抱,抱著我的妹妹上花轎”。

  邱倫闊的客家民俗博物館,修在兒子的廠房旁:雕花老床、木櫃陶盆、犁頭鐮刀……斑駁的顏色,記錄了它們歷經的歲月。房間中,隻有一頂大紅花轎是簇新的,4年前由邱倫闊和木匠朋友共同完成,至今,隻有兩位新娘坐上它出嫁。

  “現在年輕人結婚,都是穿婚紗、坐轎車,哪個坐花轎?”邱倫闊常常收到別人善意的提醒。但邱倫闊有他的堅持,在他的記憶裡,花轎是鄉村裡最喜慶的物件,見証了一個個家庭不斷壯大。71歲的他依稀記得,小時候,父親抬花轎時晃晃悠悠的節奏,自己躲在婚禮人群中吃紅蛋的滿足。

  花轎的當年

  姑娘出嫁時,轎抬於歸之喜

  現存的這頂花轎,是“2.0”版本。邱倫闊第一次重制花轎,是在1985年。一次參觀大邑劉氏庄園后,他看到庄園裡的花轎是兒時見到的模樣,便萌生了這一念頭。

  從記事起,邱倫闊就記得,家中有一頂花轎,盡管是篾編刷紅漆的簡陋版,卻是鎮裡姑娘們出嫁唯一的“座駕”。父親就是當時負責抬新娘的轎夫之一,更早的時候,爺爺也是轎夫。邱倫闊說,村裡人不管家裡是窮還是富,姑娘都會坐轎出嫁。遇上黃道吉日時,要提前半年預定,當天一頂花轎從村頭抬到村尾,從白天抬到黑夜,送走十多位新娘。

  在熱熱鬧鬧的鄉間儀式裡,邱倫闊就藏在人群中,用一雙稚嫩的眼睛去窺探成年人的世界和規矩。他看到,看到兩根系著紅絲線的甘蔗,那意味著生活甜蜜,節節高﹔他看到滿院子都是村裡的熟面孔,聚居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互相見証每個人的婚喪嫁娶。

  兒時的邱倫闊,以為每場婚禮都會是這樣,以為鄉村永遠熟悉。但時間太快,他和三個子女的婚禮,都沒有用到花轎。

  花轎的復活

  花轎能復制,難覓當年轎夫

  邱倫闊婚禮那年,當時的人們流行騎自行車,新郎載著新娘來到新家,就算完成了接親儀式。

  1985年,開始重制花轎時,邱倫闊自己已經用不上了,他完全是憑著一腔熱切的願望,去挽留流逝的物件和習俗。當時邱倫闊是個體戶,手頭有點錢,他就請當木匠的老表,一起去劉氏庄園,照著展示的花轎,復制了木架結構。家中的老花轎雖然木質結構已不存,但幾塊雕花木板還在,邱倫闊又照著模板,復制了上面的龍鳳呈祥、“喜”事“蓮蓮”,並重新組裝、上色,完成上世紀80年代后鎮上的第一台花轎。

  花轎完成,來看稀奇的人不少,真正用的人卻寥寥無幾。邱倫闊女兒出嫁時正值1994年,市場經濟大潮吹進了小鎮。當邱倫闊提出讓她坐上花轎來一場傳統婚禮時,女兒委婉地提醒,“哪能讓老輩子來抬花轎?”

  邱倫闊細細一想,確實,當初跟著他父親抬花轎的轎夫們,如今都已經70多歲了,而村裡年輕人紛紛出門打工,哪還湊得齊會抬花轎又肯抬花轎的人?花轎能復制,當年的人是找不到同樣的了。

  於是,邱倫闊看著女兒租了一台轎車出嫁,百感交集。進入新千年后,兩個兒子相繼結婚,都舉辦的西式婚禮。

  花轎的明天

  “討好”年輕人,無奈潮流易改

  要讓花轎用起來,光有物件是不夠的,還得有人來抬。2002年,邱倫闊把工廠交給兒子,自己便來琢磨怎麼能讓舊文化“活”起來。他去定做了傳統服飾、迎親牌,又把廠裡的工人組織起來“兼職”抬花轎,逐漸有了市場。

  四面龍鳳彩旗打頭,嗩吶鑼釵緊隨其后,四抬大紅花轎居中,兩乘滑竿,抬著娘家送親的兄弟,送親、看熱鬧的走在最后。在成都梁家巷、跳蹬河熱電廠、龍泉西河鎮,一對對新人選擇傳統婚禮,反而走在了潮流之前。

  2015年,邱倫闊再次重制花轎2.0版,重約50公斤,比原來的豪華精美,細節上也“與時俱進”了不少。花轎內座位的左側,裝上了一個小盒子,邱倫闊說,“現在的新娘子要用手機,鳳冠霞披沒口袋,專門設計個盒子給她裝手機!”

  邱倫闊意識到,新設計其實有點“討好”年輕人的喜好和習慣,但年輕人的喜好變得太快了。前幾年,邱倫闊參加晚輩的婚禮還都是婚紗西裝坐轎車,這幾年有的婚禮已經穿上漢服騎馬了,花轎始終是極少數新人的選擇。他手中的兩台花轎歷經三十多年,僅有30多對新人的婚禮用上了。

  現在,花轎更多的功能是展示。一些文化節和演出需要花轎時,就當作道具借出去﹔有時學校組織來客家民俗博物館參觀,花轎就和那些已經不再具有實用功能的老物件一起,接受學生們好奇的“檢閱”。邱倫闊記得這頂花轎上一次用於接親,是2017年元月,他不知道它還會躺在博物館沉睡多久,也許還會有下一個成都新娘,將它喚醒。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鐘茜妮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