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不重樣 她用孝心書寫“媽媽的菜單”

2019年12月24日08:0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她用孝心書寫“媽媽的菜單”

媽媽的菜單

  張志秀給母親喂飯

  “如果有一天母親離開了,那在我的回憶裡,全是和她在這個小院裡,每天給她做不同的吃的,喂她飯菜的場景,我沒有遺憾”

  當你老了,走不動了,子女的陪伴是最大的報答。成都溫江區的張志秀,手寫的一本“媽媽的菜單”,讓這份陪伴又多了一份健康和快樂。從一起居住、相守到每天的照顧,張志秀已和母親走過了54年的歲月,如今輪到了女兒照顧母親的時候,在為92歲的母親制作一日三餐時,她堅持每天的飯菜不重樣,並由此制定了媽媽專屬的食譜菜單,有網友稱:“沒有比這更昂貴的菜單。”她說:“陪伴是作為子女應該做的,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希望媽媽的晚年能吃好一點,身體更健康一點。”

  魚湯要熬3小時 給媽媽做的飯每天不重樣

  每天早上7點,院裡的八哥剛叫起來,張志秀已經給母親穿好了衣服,“志秀、志秀。”穿過院子時,八哥跟她打著招呼。她一頭扎進廚房,不久,熱騰騰的蒸汽冒了起來。

  這天是12月23日,冬至剛過,前一日為母親做的鵝蛋炒香菜還剩有最后一口,張志秀說,這是社區一些老人的說法,冬至吃這道菜,可以預防中風,改善心肺功能。

  一杯溫水和一粒魚肝油,這是每天早上固定的搭配,除此之外,對張志秀和92歲的老母親來說,每一天都是嶄新的味道。

  她蒸好了兩個大饅頭,煮了一小鍋南瓜粥,穿過小院,把早餐端到了母親面前,一口饅頭一口粥,交替喂到母親嘴裡。前一日的早餐,是一杯蜂蜜和黑芝麻糊,再前一日,是雞蛋牛奶,再前一日呢?種類太多,她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為了讓母親吃得有營養,在飲食上保持新鮮不厭倦,張志秀每天都給母親做不重樣的飯菜,菜品是有限的,她就通過排列組合的方式進行不一樣的搭配。

  早飯吃過不久,張志秀從冰箱裡拿出一小塊深海鱈魚,在電飯煲裡面倒了少量的清水,然后調成熬湯的功能,她說這種鱈魚要熬出鮮湯,需要3個小時,等熬好了,剛好到母親的午飯時間。

  “我們普通人長期吃一兩樣菜都受不了,老年人胃口本來就不好,我就換著給她做,讓媽媽吃好一點,多活點歲數,好好享受一下。”

  張志秀的丈夫說,從2017年老母親生病之后,幾乎每天的飯菜都不重樣,由於年齡大了記性不好,張志秀有時候會把要做的菜寫在本子上,日積月累,就成了一本媽媽專屬的食譜和菜單。

  自制母親營養食譜

  被贊“最昂貴的菜單”

  字跡清晰、排列工整、葷素搭配,水果和營養品穿插其中,在54歲的張志秀書寫的每日餐單上,全是當天為92歲的母親准備的菜品。

  11月13日,早餐:一杯溫水、魚肝油、蒸雞蛋,中途:小香蕉,午餐:米飯、回鍋肉、煮紅薯,中途:小餅干,晚餐:米飯、炒蓮白。11月14日,早餐:一杯溫水、一勺蜂蜜,午餐:米飯、山藥燉排骨……每一天,溫水和水果定時供應,飯菜則變換著花樣,滿滿當當記了整整一個本子。

  張志秀說,寫菜單的習慣是從今年10月份開始的,主要是因為容易把菜譜記混,要把每天的飯菜做得不一樣,需要提前准備,“每天晚上睡覺前就想好,第二天要給媽媽做什麼菜,然后把它先寫到本子上,第二天對照著去買菜。”

  以張志秀的經驗,歲數大的老年人,過分補充營養並不好,但是太清淡也是不行的。於是每天飯菜以清淡為主,在午飯的主食上進行豐富。她自稱,在老年人的飲食和營養上,並沒有過多地研究,蔬菜水果,米飯加肉,其實都是日常生活中熟悉的食品和菜品。

  最近,這本被張志秀用孝心書寫的“媽媽的菜單”,感動了網友,被大家稱為“最美菜單”,“最昂貴的菜單”,“每一頓每一餐,都是女兒的孝心。”甚至有網友表示,“作為子女都應該明白,這樣的老人沒有整天信奉保健品,沒有被賣保健品的人騙,陪伴是最好的解釋。”

  當年出嫁后返回家中

  已照顧母親30多年

  張志秀的家,在成都溫江區涌泉街道共耕社區,每天午飯過后,同住一個社區的居民,都會看到張志秀用輪椅把母親推到附近的一個空壩子去看跳舞。“很多年了,一直都是張大姐在照顧她媽媽。”一位居民這樣說。

  作為母親的第三個女兒,張志秀在1988年從溫江嫁到了雙流,不過,剛出嫁沒多久,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弟弟就去世了。在丈夫的支持下,張志秀回家了,陪伴父母,到現在已經31年。

  “以前家裡條件很惱火,我媽媽生拉硬拽把我們帶大了。”這些年,除了種庄稼,張志秀和母親做掃把來賣,丈夫是一名駕校的教練,日子一天天好了起來。2014年,張志秀父親去世,兩位姐姐慢慢變老,患了病,2017年,母親因為肺部感染,身體狀況受到很大影響,照顧母親,隻有靠她。“有時候姐姐會給我們買菜過來,兒子和家裡的晚輩也時常過來看老人。”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張志秀家的這本經,有過艱苦的歲月和生離死別,而她在用自己的孝心和堅持,讓母親的晚年歸於平靜。

  她說:“如果有一天母親離開了,那在我的回憶裡,全是和她在這個小院裡,每天給她做不同的吃的,喂她飯菜的場景,一想到這些,我覺得我沒有什麼遺憾,對得起媽媽,也對得起我自己。”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逯望一 攝影記者 王勤

(責編:袁菡苓、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