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賀歲檔 不一樣的生活與愛情

2019年12月20日07:32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一樣的賀歲檔 不一樣的生活與愛情

  即將過去的2019年,國內電影票房再創新高,已突破600億元。這一年,以《流浪地球》為代表的國產科幻電影嶄露頭角,電影市場迎來“開門紅”﹔以《哪吒之魔童降世》為代表的國產動漫崛起,助力暑期檔逆勢翻盤﹔以《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為代表的主旋律影片強勢霸屏,國慶檔一片紅火。

  進入賀歲檔,國產影片再次迎來上映高潮,給2019年電影市場畫上一個完美句號。12月以來,已有近50部影片上映,鼠年春節前,預計還將有超過50部影片上映。正如近日上映的開心麻花新作《半個喜劇》導演周申感慨,賀歲檔競爭不是一般地激烈,堪稱慘烈。

  除開心麻花外,眾多賀歲影片中還有不少熟面孔,賀歲檔“開創者”馮小剛攜《隻有芸知道》歸來,打出催淚牌﹔此外,黃渤力推並主演的影片《被光抓走的人》走魔幻現實路線,目前票房可觀,口碑不俗。三部影片或幽默、或催淚、或開腦洞,但均不約而同地聚焦愛情。近日主創人員作客成都,接受記者採訪,講述不同愛情故事中的人和生活。

  《半個喜劇》延續“麻花式”幽默

  當愛情面臨考驗不要慫

  2016年,國產電影市場涌現一匹黑馬——由開心麻花團隊打造,周申、劉露執導,任素汐主演的電影《驢得水》,票房、口碑大獲成功。時隔3年,《驢得水》原班人馬再推新作《半個喜劇》,強勢殺入賀歲檔,於12月20日上映。

  與《驢得水》不同,電影《半個喜劇》將故事背景放到現代都市,與年輕觀眾更有貼近性。影片延續開心麻花的幽默和荒誕,聚焦生活在北京的三個年輕人三種完全不同的愛情觀,因為一次情感出軌,三人扭結成一團“嬉笑怒罵”的亂麻。

  談起創作初衷,導演周申說,最近幾年,他從周圍的朋友身上看到很多年輕人面臨的壓力,有生活的,也有情感的,他們很彷徨。“我們就想用自己擅長的方式——電影告訴他們,你不是一個人。”影片中大多數故事和情節都是真實發生過的,幾乎每一個人物都有原型,就連電影中的名字有不少都是周圍朋友的真實姓名。觀眾能夠或多或少地在他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作為影片的男主人公,吳昱翰飾演的孫同可以算得上是壓力最大的人。從小城市來到北京北漂,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拿到北京戶口,他不惜幫朋友撒謊、離開自己的女朋友、與母親喜歡的女孩兒相親。“他走的每一步都有選擇,但每一次都選擇了認慫。”吳昱翰說,這就是影片想探討的核心——“每個人都有壓力,但你的原則和底線在哪?你要退到什麼時候?”

  周申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觀眾:“我曾經妥協過,但吃了很多虧,一次也沒有成過。后來我不妥協了,反而沒吃過什麼虧。我們想通過電影鼓勵所有的年輕人,扛一下,不要慫。”

  《隻有芸知道》詮釋相濡以沫

  催淚演繹“半路上剩下的人”

  今年春節,開創“賀歲片”的馮小剛再度回歸,這次他帶來的是一部文藝愛情片《隻有芸知道》。

  如果說《芳華》是馮小剛致敬青春的作品,《隻有芸知道》就是致敬愛情的作品。影片來源於馮小剛曾經的戰友、現在的助理張述真實的愛情故事。電影採用《芳華》原班人馬,黃軒、楊採鈺擔綱男女主角。12月14日,主演黃軒現身《隻有芸知道》成都首映禮,講述這段相濡以沫、平凡動人的愛情故事。

  年輕的隋東風(黃軒飾)和羅芸(楊採鈺飾)婚后定居新西蘭安靜的克萊德小鎮,共同經營一家中餐館,時光在波瀾不驚中一天天流逝,轉眼間兩人的婚姻生活已走過第十五個年頭,除了身邊多了一隻陪伴左右的寵物狗布魯,一切仿佛都沒有發生變化。然而,隋東風和羅芸無緣白頭到老,妻子的猝然離世讓隋東風陷入哀傷與孤獨,踏上為亡妻完成遺願的旅途。

  與前兩部影片不同,《隻有芸知道》的特別之處在於,用詩意的慢鏡頭語言刻畫細膩的生活和情感,關照失去摯愛后中年男人的處境和心境——半路上剩下的人苦。

  黃軒表示,聽完電影原型故事后他被深深打動,決定接演這個角色。3年之內,他接連失去5位親人,飽嘗“失去的痛”和“留下的苦”,這份情感嫁接到戲中角色后,也讓他的演繹更加動人,被觀眾稱為“長在淚點上的男人”。黃軒說,想借隋東風來向觀眾傳達,心中有愛就該大膽表達,珍惜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通過生活中的細節、哪怕一個小小的擁抱,讓身邊的人感受愛意。時光不等人,愛也不等。

  《被光抓走的人》大開腦洞

  演繹愛情眾生相

  另一部賀歲檔影片《被光抓走的人》將目光聚焦婚姻。影片主創陣容強大,導演兼編劇董潤年曾獲得金雞獎最佳編劇,電影《老炮兒》《瘋狂的外星人》《廚子戲子痞子》等作品都出自他手。主演除黃渤、王珞丹外,還有實力派演員譚卓、白客、黃璐等。

  愛看科幻小說的董潤年為電影開了一個腦洞,如果有一天,一束光帶走了所有“假定”相愛的人,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電影就基於這樣一個魔幻的設定——一道奇特的光降臨地球籠罩城市,傳言說,消失的人都是相愛的人,留下來的“不被愛”的人們亂成一鍋粥。

  劇中,最打動王珞丹的就是“被光抓走”的設定。看似“不靠譜”的魔幻設定實際上是一個“概念梗”,目的是通過營造一個極端環境,把婚姻中的人們逼入死角,讓真實的情感關系和自我流露出來。不少觀眾觀影后直呼:這是近年來對現代婚姻關系、情感關系剖析得最深刻的國產影片之一。

  王珞丹在劇中飾演一個中年“大女人”角色,當光照下,她的丈夫消失了,但卻不是跟她認為的人一起消失的。於是,她開始拼命求証、尋找,想知道丈夫愛的人究竟是誰。“這是一個尋找愛的過程,也是一個尋找自我的過程。她慢慢發現,也許消失的並非是真愛,留下的也並非不被愛。”

  “不僅愛情,回想我們小的時候,我們的朋友、親人,總有些人走著走著就不見了。當這些人消失后,我們對愛和自我產生了重新思考和認識,學著更加坦誠地面對內心。”董潤年認為,平凡生活中,有時需要一點信念感和英雄主義。“人們看到了生活的殘酷卻依然保有熱愛,這是電影希望傳達給觀眾的力量。”四川日報記者 郭靜雯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