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雁南飛 它們越來越樂意棲息四川

2019年12月18日07:59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北雁南飛 它們越來越樂意棲息四川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每年,全世界有數以億計的候鳥,在相隔成千上萬公裡的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間往返遷徙。位於北緯26°-34°的四川,植被茂密、河流廣闊,每年立冬前后,從西伯利亞、蒙古國等地遠道而來的“老朋友們”都會如約而至。

  日前,本報在川報觀察上推出大型專題報道“候鳥大遷徙,帶你去觀鳥”,講述候鳥與人、與城市、與四川的故事。記者在多地調查發現,近年來,南遷候鳥在四川的停留點越來越多,有的候鳥更是將中轉站變成了定居點。

  候鳥南遷軌跡的變化,折射的是各地在生態治理上的努力和人們不斷增強的鳥類保護意識。

  “快看,赤膀鴨,今年又來了!”12月17日,眉山市青神縣青竹街道橋樓村岷江段,一群野鴨沿著江面飛行,而后停留在淺灘上。

  青神縣政協攝影書畫協會會員何剛早在此等候,他快速按下快門,野鴨覓食的場景由此定格。“這是西伯利亞候鳥,學名赤膀鴨,它們在每年冬季都會飛往溫暖的南方越冬。”

  赤膀鴨是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2012年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低危類的候鳥,今年11月以來,它們進入四川后,便沿著岷江一路南下,后來陸續選擇了在青神落腳。

  這是候鳥南遷到四川的圖景之一。在雅安、涼山、德陽、綿陽、宜賓、樂山、瀘州、自貢等地,這樣的圖景如今比比皆是。

  A鏡頭

  “舊識”歸來,“稀客”也來報到

  12月13日前后,青衣江上發現了幾隻中華秋沙鴨,棕色的羽冠,有金屬光澤。中華秋沙鴨是我國特產稀有鳥類,屬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

  中華秋沙鴨的造訪,讓鳥類專家、中科院動物研究所教授何芬奇頗為驚訝。他解釋,雅安處於全球八大候鳥遷徙通道之一的東亞—澳大利西亞和中亞(南北)遷徙通道擬似重疊處。“候鳥種類多不稀奇,但能在城市裡發現中華秋沙鴨這些珍稀鳥類,實屬罕見。”

  到四川歇腳的珍稀鳥類,不僅有中華秋沙鴨。全球僅存數量不足1000隻、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2013年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極危鳥類的青頭潛鴨,也在成都的眾多湖泊、青神岷江段、隆昌古宇湖、德陽旌湖等地現身。

  國家二級保護鳥類黑翅鳶更是索性在四川落戶。西昌愛鳥協會原會長葉昌雲感慨,黑翅鳶曾經在西昌隻待幾天就要飛走,如今已在邛海濕地一帶安家,中轉站活脫脫變成“育兒所”。

  根據觀鳥人士長期跟蹤觀察發現,在德陽旌湖,黑鸛、中華秋沙鴨等珍稀鳥類屢見不鮮,綠頭鴨、斑嘴鴨等“拖家帶口”的場景時有出現,它們開始在旌湖安家,春季來臨時不再返回北方﹔雅安的金眶鸻、雀鷹、斑頭鵂鹠等鳥類,就地繁殖不再遷徙。

  “稀客”來了,“老相識”也以“大部隊”形式高調歸來。在德陽旌湖、樂山市區岷江段、瀘州東門口、宜賓三江口、綿陽三江湖等地,從西伯利亞遠道而來的紅嘴鷗大規模在江面嬉戲,吸引了大量市民圍觀。

  宜賓市翠屏區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會長潘金彪感慨,紅嘴鷗雖不算稀客,但今年是來得最多的一年。“這一批大概有2000隻,前兩年規模還很小。”

  各類候鳥頻頻在四川停靠或扎營,使得多地候鳥種群和數量年年攀升。隆昌市愛鳥養鳥協會會長王林遠表示,就當地來說,每年的候鳥數量在上升,高峰時可達10萬隻。據德陽市觀鳥愛鳥志願者協會會長李小剛初步統計,今年截至目前,旌湖已觀測到4000多隻候鳥,數量可能還會進一步增加。

  青神縣政協攝影書畫協會負責人譚永忠長期從事鳥類研究,他介紹,近3年來,青神縣被發現的鳥類從最初的100余種增加至140余種。“每年新發現的鳥類,幾乎全是外遷候鳥,超過八成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低危類。”譚永忠補充道,截至目前,青神發現的外來鳥類已達到58種,僅今年便新發現10種。

  B觀察

  生態環境持續改善,“南飛雁”不走了

  譚永忠觀察發現,在岷江流域候鳥遷徙“驛站”之一的青神縣,無高山茂林,卻成了不少候鳥的最終落腳點,“實際上,它們如果繼續往南飛,還有更多地方可選擇。”

  樂山師范學院生命科學學院教授付義強介紹,樂山的紅嘴鷗主要來自新疆、內蒙古、西伯利亞等地,對棲息地的環境有較高要求,“水質差的地方是看不見它們的。”

  四川為何能留下“南飛雁”?背后有主觀和客觀因素的多重疊加,但多位觀鳥專家的分析結論有兩個共同點:一是生態環境達到了鳥的要求,二是人們的保護意識在增強。

  2008年,成都觀鳥會理事長沈尤在成都一無名湖泊發現青頭潛鴨的身影,此后歷經10年跟蹤,后來在全省很多地方每年都有發現青頭潛鴨。“這說明四川的生態環境在逐漸向好,能滿足瀕危鳥類的棲息需要,另一方面,人們保護環境、保護鳥類的意識也在不斷提高。”沈尤感嘆。

  生態環境的持續改善,既離不開禁砂令、禁漁令和禁航令等政策陸續出台,也離不開各地的環境整治舉措。

  自2017年以來,眉山持續開展水環境治理,如今,昔日水質不達標的岷江河水正慢慢改變。今年1月至11月,岷江干流眉山出境2個國家考核斷面水質優良率已達100%。樂山境內水系豐富,涉及岷江、青衣江、大渡河等“長江動脈”,近年來也在水生態保護上展開了“持久攻堅戰”。

  今年2月,綿陽市一個水上高爾夫娛樂項目被叫停,理由是搶佔了候鳥棲息地和覓食地。“經過幾年的建設,岸線的生態修復和鳥類棲息地改良工程,讓涪江水質得到顯著提升,冬候鳥數量和種群量呈穩中有升態勢。”從事林業工作20年的張翔對綿陽的三江湖國家濕地公園建設深感欣慰。

  在西昌,近年投資建成面積達2萬畝的全國最大城市濕地,其中首期濕地即命名為“觀鳥島”。通過多年濕地建設,實施生物多樣性恢復工程,如今,邛海水域面積從不足27平方公裡增加到近30平方公裡,沿岸恢復了30多公裡的生態自然岸線,官壩河、小青河、鵝掌河河口生態環境逐步得到修復,候鳥越冬多了好幾處棲息地。

  在德陽,水利部門常年開展旌湖清淤工作,在旌湖中留下7座灘涂作為“景觀島”,既提升了生態多樣性,也具備鳥類棲息功能,吸引更多數量、品種的候鳥落戶。

  C思考

  人與鳥和諧共處,城市要給它們留個“家”

  候鳥來川,快樂安家,居民也學會了如何與它們和諧共處。記者本次調查走訪了全省11個城市,每個城市均成立有愛鳥護鳥協會,有的人從事愛鳥護鳥工作已長達數十年。

  在瀘州和宜賓,一批批志願者主動當起候鳥“保鏢”。僅在瀘州,保護紅嘴鷗的志願者隊伍就有“綠芽”保護分隊、江陽區志願隊等。宜賓市翠屏區還在紅嘴鷗集聚的三江口設立“愛鷗護鳥”志願服務宣傳點,建立起近1平方公裡的紅嘴鷗保護區域。

  雅安市從2018年3月開始在鳥類聚集的小島設置鳥類保護觀測點,24小時有專人值班巡查。西昌邛海濕地內的鳥類觀測站,成了鳥類科普基地。綿陽在三江湖國家濕地公園內設置了208塊標識標牌進行科普宣教,近期,綿陽三江湖國家濕地公園自然教育中心將建成,免費對市民開放,重點開展濕地保護宣傳教育和候鳥展示。

  但仍有不少問題需要檢省改正。“作為候鳥越冬的目的地,德陽的城市環境仍有改善空間。”李小剛舉例,近年來,德陽一度流行彈弓活動,一些參與者不滿足於在靶場內競技,還會在公共場所和野外活動,一定程度上對鳥群造成驚擾。

  城市建設缺乏鳥類棲息意識也是問題之一。瀘州一名專業人士透露,前些年,部分地方在江邊進行大規模作業,臨時破壞河灘濕地,蘆葦蕩變禿了,一些鳥就不會再來了。“城市建設裡,像河流兩岸、湖泊四周澆筑的水泥堤壩,給生物多樣性帶來沖擊,鳥類也失去了供其喝水、理毛的平台。”自貢市觀鳥協會理事長李一凡說。

  此外,在我省部分地區,水環境治理是最難啃的硬骨頭,水質與國家要求的標准存在差距。

  意識到這些問題,各地已在採取各種方法補救,學會在城市建設中為候鳥留個“家”。

  11月18日,雅安市人大召開鳥類保護工作座談會,提出要加強鳥類保護與利用,把鳥類保護與城市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相結合,把青衣江鳥島打造成集科研科普、觀光旅游等於一體的城市窗口,並明確將城市濕地觀鳥體驗區規劃納入城市總體規劃進行統籌規劃,提高鳥類繁殖成功率,不斷增加鳥類數量品種。

  “在城市建設的規劃設計上,要打好提前量。”自貢市觀鳥協會秘書長沈雨默提醒,在快速的城市化進程中,地方政府在規劃設計時應將野生動物福利、鳥類招引等考慮在內,打造鳥類等野生動物的棲息環境,既有利於改善城市環境,也能提升城市的形象和軟實力,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記者 魏馮 張紅霞 王博爾 樊邦平 祖明遠 秦勇 文莎 邵明亮 何勤華 余如波 李立洲)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