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靖:我不怕人說我丑,怕說我不好笑

2019年12月18日09:11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金靖 我不怕人說我丑 怕說我不好笑

  金靖

  生日:1992年12月23日

  畢業學校:上海政法學院

  代表作品:《演員請就位》《今夜百樂門》《火星情報局》

  綜藝《演員請就位》收官,作為闖進決賽圈唯一的喜劇演員,金靖完成了合作導演郭敬明最后的終極作品。參加《演員請就位》后,除了激發金靖的勝負欲外,也激發了她對自己外形的新要求。很多人都認為金靖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女,甚至有人覺得她有點丑,但採訪那天的金靖很漂亮。

  很多人認識金靖是通過當年一檔叫《今夜百樂門》的節目,她和搭檔劉勝瑛是那檔節目的黑馬。金靖和劉勝瑛是大學同學,而且住在一個宿舍,她們剛開始上節目的時候,網上就有人評價她們的外形:“這兩個恐龍是哪裡來的?工作人員和女導演都來演節目了?”當時,金靖和劉勝瑛覺得好笑死了,“哪裡丑了?為什麼要這麼說?我們骨子裡其實還是有一點點自信和底氣的,這種評論攻擊不到我們,但如果有人說我不好笑,我真的會難過。”

  金靖一直說自己不喜歡被採訪,“我特別害怕說太多觀點和態度像一個意見領袖,再看就會覺得:天呀,我在說什麼?”還有一個原因,她覺得採訪者都非常像心理醫生,會給每一個行為賦予意義。

  當採訪結束后,記者與金靖邊聊邊往外走,她想了想說:“其實遇到志同道合的人,還是很享受採訪的過程。”

  抱著“必死”的決心參加表演綜藝

  金靖沒有經過專業表演訓練,在登上《演員請就位》舞台之前,她隻演過小品和一些即興表演。金靖一直把自己定位在“綜藝咖”,接到這檔節目的邀約時,她對自己也還是這個定位,“我覺得他們可能就是需要搞笑的或是演砸了上一下反面熱搜的那種人,但是一比起來就有點上頭了,在錄節目的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可以成為一名演員。”金靖在參加節目的過程中有了很大的成長,“大概演到后面,幾個導師說我進步很大,我才回過神,覺得原來這段時間學到了很多東西,很多方面已經不知不覺不一樣了。我每次都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結果都‘活’了下來。”金靖說特別不敢看自己表演過的東西,她一直暗示自己:你現在是一個演員了,必須克服這些毛病。

  關於未來,金靖也有思考:“原來自己老演喜劇時會對正劇女主有什麼期待,后來我就發現其實那並不是屬於我的天地。”但進入決賽后,金靖發現自己竟然實現了第一期開玩笑說的話,做了一回女主,終極作品《AI》:“作為女主的角色,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從《親愛的》、《大話西游》、《我的兄弟姐妹》、《我們與惡的距離》到最后一部作品《AI》,金靖的挑戰難度不斷升級,直到節目收官的直播前,她一直不敢看《AI》的正片,擔心自己駕馭不了這個女主角,因為金靖的自我定位中,她是一個“平凡女孩”,《演員請就位》整個過程對她來說似一場夢,她隻想告訴所有和她一樣的平凡女孩們,請相信有一天你們也會得到專屬於你們的“小幸運”。

  有幽默感、帶氣氛其實源自不擅社交

  有點精分、有點鬼馬,腦筋靈活,總能帶熱氣氛,這是很多人對金靖的認知,但這些特質,源於金靖的不擅社交,就連她的幽默也源於小時候不太會與同學交往的經歷:“可能我的幽默來自於鬆弛。小時候我不太會交朋友,跟那些小朋友也相處不好,什麼也不敢說,他們后來不跟我玩了,孤立我。然后我就想愛誰誰,我隨便說,結果他們就開始喜歡我,願意跟我做朋友。”剛開始跟金靖待在一起時,會覺得她很冷靜,但她非常緊張,讓自己放鬆的方式是說笑話和發神經:“我感覺別人笑了,我就放鬆一點了。”金靖說,有時候別人會覺得已經跟自己很熟了,但其實並沒有:“這是我的方法,自我暗示,我必須要跟這些人成為親密的朋友,我必須要讓氣氛熱鬧一些。”

  金靖第一次接觸表演是在小學五年級的畢業典禮上,當時學校裡有一個小品,金靖因為長得像韓國人,被老師分配演一個要學普通話的韓國人。“我記得非常清楚,那是我第一次表演,那次演得很好笑。”從那以后,金靖每次在班裡表演都會演一些好笑的小品或者課本片段:“我表演完,大家笑了,我不會覺得大家是認為我很滑稽、很好笑,我覺得能逗你笑,我很機智,所以我喜歡喜劇表演這件事。”

  喜劇於我就是擅長、能養活我

  大學畢業后金靖做過四份工作,內容都一樣,那就是:寫公眾號。大學的時候,金靖就特別喜歡寫東西,那個時候在年級裡甚至有人訂閱她的文字。畢業一年半后,她終於受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恰好劉勝瑛那時也工作不順,於是倆人一商量,干脆把工作辭了,全職干起了即興表演。金靖和劉勝瑛不僅是表演上的搭檔,也是一個宿舍的大學同學,她們在彼此的人生中佔據著很重要的位置。回憶起大學時光,金靖津津樂道的是她和劉勝瑛去洗澡,“我們總是下午三四點去澡堂洗澡,那個時候澡堂幾乎沒有人,陽光打下來,我們淋著水,然后覺得自己好棒。”金靖說她們在澡堂裡發生過很多好笑的事情,后來她們好多段子,都是那個時候在澡堂裡玩兒即興發揮出來的。

  金靖辭職前,已經給自己談好了一家即興表演的公司,“反正至少可以保障生活。一個月也沒多少錢,四五千塊錢。”在上海,有氛圍非常好的小劇場,金靖和劉勝瑛加入新公司后,忙活了即興表演節后,很快金靖迎來了一份主動邀約:“百樂門的導演來了,說有一個節目特別急,需要我們上電視。”最開始金靖不想去,她覺得之后還要找工作,自己可能也就是來過渡一下,但是公司老板非常希望她們上電視能給公司爭光。《今夜百樂門》開播后,金靖和劉勝瑛的搭檔得到了很多觀眾的喜歡,“其實當時也沒有太多感覺,生活沒什麼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后來接到了第一部廣告,然后微博粉絲變多了。”

  初出校園的金靖和劉勝瑛很單純,一心想要宣傳公司,然后好好做即興表演。但節目有了反響后,金靖和劉勝瑛所在的公司老板卻和她們鬧掰了,“其實我挺惋惜的,因為這是我最不喜歡的一種方式,我覺得人真的需要團結。”后來,金靖和劉勝瑛收到了米未的邀請。在上海土生土長的金靖開始了北漂的生活。

  來北京后,金靖和劉勝瑛一起上《歡樂喜劇人》第五季,又一次,更多人認識了她們。現在的她看似一直在往更好的方向發展,但是金靖心裡還有一個關於即興表演的遺憾:“我有時候覺得如果我們還在上海,一定可以把即興表演這個圈子做得更好。”但是金靖也很怕扛起這面大旗。就像《演員請就位》決賽前的那一場,劉儀偉對金靖說:“你就要演喜劇,演喜劇的人太少了,別的都不要演。你不要現在挑戰了這些角色就要轉型,你就應該演喜劇。”金靖想了想這段話后說:“說實話,我很適合喜劇,市場也認可我的喜劇。只是我是用喜劇養活自己而已,千萬別給我賦予使命感,比如女喜劇人特別少,或者說我代表了南派。我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就是,我做這件事,我又擅長又快樂,又能養活自己,就行了。”

  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