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貴高鐵首趟動車“爬樓”120層仍覺平穩

2019年12月17日07:45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成貴高鐵首趟動車“爬樓”120 層仍覺平穩

  體驗

  12月16日,成貴高鐵全線開通,本報記者登上C6041次首發列車,感受這條歷經11年規劃建設方建成的高鐵線路。

  作為一條山區鐵路,成貴高鐵全線最大縱坡度達到了30‰,是國內高鐵的最大限度,相當於動車每開行1000米就要爬升30米,相當於10層高樓。而在全線的最大縱坡段、全長12公裡連續30‰坡道的路段,縱然動車在幾分鐘內“爬”了120層“樓”,仍然感覺平穩。

  平 穩

  “爬”120層“樓”,乘客幾乎“無感覺”

  此次新開通的成貴高鐵宜賓至貴陽段,全線海拔高程差有2000余米。為解決這一問題,設計者採用了30‰的最大縱坡,通過連續爬升讓線路成功穿越四川盆地和雲貴高原。

  9時許,動車通過興文站,即將駛入雲南境內,全長12公裡連續30‰坡道的路段即將到來。記者將一個裝滿水的水杯放在窗台上,同時關注車廂內顯示的車速。車速在減緩,從時速200多公裡下降到170公裡,而水的表面隻有輕輕波動。直到列車停靠貴州畢節站,記者才意識到已經通過了爬坡段。

  “我們研討試驗了很多次,總結出了一套操縱辦法。”首發司機肖永鋒道破原因。他說,成貴高鐵一路穿山越嶺、上樓下坡,受山區氣候條件影響,軌面容易變濕滑。中國鐵路成都局公司成都機務段先期選拔了20名優秀的動車司機,成立成貴高鐵黨員技術攻關小組,反復研討試驗,既能最大限度保持操縱平穩,又能保証列車准時正點。

  進入雲南境內后,可以明顯感受到隧道很多,動車仿佛在地下穿行,剛剛鑽出黑暗迎來陽光,瞬間又扎進洞隧裡。“這些隧道,短的幾十米,長的十幾公裡,以250公裡時速,通行時間最短幾秒、最快幾分鐘。”肖永鋒坦言,光線忽明忽暗,對司機眼睛是不小考驗,“在前期調試階段,經過數百次的開行,我們已基本適應了這種突如其來的光線變化。”

  精 准

  保山區鐵路行車安全,機械師對車型、構件了如指掌

  成都動車段隨車機械師唐榆,也是首發列車上的保駕護航者之一。隨車機械師是動車安全運營的重要一環,“一旦突發事故,我們必須第一時間給出最合理的解決方案。”

  記者注意到,動車每停靠一站,唐榆就起身巡視,仔細檢查飲水機的開水鎖。“不要小看這個環節,孩子在飲水機前誤操作被開水燙傷,是火車上最容易發生的安全事故之一。”

  唐榆告訴記者,列車上的每一個機械環節都要經過仔細檢查。以轉向裝置為例,每節車廂轉向裝置的位置都不同,這需要機械師對整個列車構造有精准的記憶,同時對機械正常運作的響聲也要非常熟悉。

  在成貴高鐵上,除了今天開行的“黃金眼”CRH3A車型外,還有一種跑長途的CRH380D車型。作為隨車機械師,唐榆對這些車型都了如指掌。首發前,他結合線路行車特點,通過了應急救援、空調故障等專項培訓,熟練掌握了長大坡道行車巡檢要點﹔運行途中,他要重點對一些客服設施、動車組運行狀態進行監控,保障列車運行安全。由於成貴高鐵的最大坡度達到30‰,可能遇到臨時中途停車的溜車風險,還需特別做好動車組制動功能的檢查。

  長 遠

  建設經驗寶貴,高鐵給沿線帶來的影響深遠

  首發動車6時58分開行,需要一大早就起床,但仍有不少乘客沖著“首發”而來。

  中鐵二局退休員工王世萍曾在貴州修過湘黔鐵路、貴廣鐵路,這次聽說成貴高鐵通了,她早早搶到了首發車票。“以前修鐵路,想都沒想過會有高鐵。”她感嘆,祖國發展太快,才有了如今翻天覆地的變化。

  首發列車上,還有一些特殊的乘客,比如,成貴高鐵的設計建設者。看著窗外明媚的陽光,中鐵二院成貴高鐵隧道專業設計負責人汪勇激動又欣慰:“歷經那麼多困難,如今終於建成了。”成貴高鐵一路穿山越嶺,約一半是隧道。汪勇說,難的不僅有穿越“高鐵第一洞”的玉京山隧道,還有50座穿過氣田或煤層的瓦斯隧道。依據成貴高鐵瓦斯隧道的建設經驗,國內高鐵瓦斯隧道的相關規范進行了修改。此外,成貴高鐵在岩溶隧道、深大峽谷上架橋等經驗,也為川藏鐵路等鐵路建設提供了技術支撐。

  此次新開通的成貴高鐵宜賓至貴陽段,長寧、興文、威信、鎮雄、畢節等地均為歷史上首次迎來高鐵。動車停靠或經過站台,吸引了很多當地老百姓圍觀。“你看,一條鐵路建設,帶來的影響是系統性的。”指著窗外的一幕,中鐵二院成貴高鐵橋梁總體設計負責人羅浚滔說,成貴高鐵開通后,川內沿線城市到貴陽乃至廣州的時間大幅縮短,讓這些城市加速融入了全國高鐵網,也將給沿線的貧困山區帶來人流、信息流、資金流等資源。記者 王眉靈 唐澤文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