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導演新海誠:通過自己的作品,讓自己驚訝

2019年12月16日09:31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新海誠:通過自己的作品,讓自己驚訝

  日本知名動畫導演、作家新海誠的最新作品《天氣之子》正在中國內地熱映,在前作《你的名字。》的口碑推動下,這部電影在中國觀眾中引起熱議。

  和《你的名字。》中彗星凌空的背景設定相似,《天氣之子》的故事設定在一個氣象變化混亂的時代,講述離家出走的少年邂逅了擁有控制天氣超能力的少女,跨越兩個世界互相追尋的故事。

  新海誠的作品以畫面唯美、情感細膩著稱,在電影上映的同時,他親筆撰寫的原作小說也已在大陸出版發行。為了讓小說裡的每個瞬間成為不亞於電影的場面,新海誠補充了很多電影沒有的描寫。據小說的出品方廣州天聞角川動漫有限公司介紹,目前《天氣之子》簡體中文版總發行量已經突破45萬冊,在當當、京東圖書類目位列青春文學新書榜前列,並已連續八周擠進北京開卷的虛構類暢銷書榜單。

  被身邊的人喜愛才會傳達到更遠的地方

  羊城晚報:您的作品受到廣大中國讀者們的喜愛,您的感受如何?

  新海誠:這讓我感到非常幸福。年輕人的煩惱與憧憬,這是跨越國界的普遍話題。中國的讀者和粉絲朋友們讓我明白了,隻要認真思考如何讓自己的作品能夠被身邊的人們所喜愛,作品自然就會具備傳達到更遠的地方的力量。

  羊城晚報:您的前作《你的名字。》在中國引起了現象級的觀影熱潮,同名小說也取得不俗的銷量。請您談談,閱讀小說能給觀眾帶來哪些在電影裡得不到的體驗?

  新海誠:電影是在有限的時間裡講述故事的時間藝術,但小說的時間是隻屬於讀者的。讀者可以選擇花半天時間一口氣讀完,也可以選擇花上數周時間細細品味。閱讀小說的過程,也是讀者與自我進行對話的過程。在讀到帆高的想法與行動時,讀者也會不由得去遐想如果換作自己會如何行動。這樣當一本書讀完后,應該也會或多或少對自己更多了幾分了解。如果大家能這樣悠閑自得地享受作品,我會很開心。

  羊城晚報:《天氣之子》的小說和電影有哪些不一樣?作為導演的您,和作為作家的您,是如何互為補充和促進的?

  新海誠:無論是《你的名字。》還是《天氣之子》,都是在電影腳本完成之后才開始小說創作的。但是通過撰寫小說,我本人也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到各個角色的內心世界。這些經驗在電影的配音過程中很有幫助。例如故事開篇,乘坐輪渡的帆高因為看到下雨而高興的場景:在電影裡是沒有說明為什麼帆高會如此開心的。但是我將小說中所寫的帆高的心情說明給配音演員后,也啟發出了演員更好的演繹。

  拭去一些現代人的壓迫感

  羊城晚報:“少年與少女的相遇”這一主題在您過往的作品中也曾作為重要主線出現。在《天氣之子》的小說中,在對主人公帆高和陽菜的相遇的描寫上,您有什麼特別的考慮嗎?

  新海誠:對於帆高來說,陽菜就像是“未知”的象征。因此我有意使陽菜所表現出的言行難以預測。陽菜就是那種“本以為要生氣了,結果下一秒她卻突然笑了起來﹔本以為是在笑,結果笑著笑著她又哭了起來”的少女。讓觀眾們都預料不到陽菜下一句話會說什麼,這是我希望呈現的效果。

  羊城晚報:之前您在接受採訪時曾經說過“《天氣之子》並不是一個‘王道’的傳統故事”,您是想通過《天氣之子》向觀眾和粉絲們傳遞什麼思想?

  新海誠:我想把這部電影的主人公帆高描寫成與觀眾們持有不同正義感的角色。某個人的正義,有時也會與其他人的正義相沖突。帆高一門心思“想要拯救陽菜”的行動,可能會給社會的其他成員帶來困擾。但即便如此,我也希望觀眾們能夠與帆高達成情感上的共鳴。如果能有更多的觀眾對那些懷揣著不同正義感的人們給予共情,或許現代人所感受到的難以喘息的壓迫感,就能多少被拭去一些吧。

  羊城晚報:在《天氣之子》中,您最喜歡的角色是哪一位?

  新海誠:應該是陽菜吧。RADWIMPS的野田洋次郎先生也曾經說過,陽菜是那種讓人不禁想到“如果能有她那樣的朋友可真好啊”的角色。

  “失去”是成長的必經之痛

  羊城晚報:從《言葉之庭》中的雪野百香裡,到《你的名字。》中的宮水三葉,再到《天氣之子》中的天野陽菜,您在這些作品中所塑造的女主角都非常受到男性觀眾的喜愛。在塑造這些角色時您最為看重的是什麼?

  新海誠:雖然是我自己創作的作品中的登場人物,但我也不能說100%理解這些角色。人往往連自己的孩子也無法完全理解,甚至不能完全了解自己。正因為存在著未知,我們才會想要去了解他人。因此,我會有意在作品中的女角色身上,添加一些連我自己也無法理解的部分。

  羊城晚報:就像《你的名字。》中三葉失去糸守鎮那樣,這次您仍然想講述一個關於我們失去容身之所的故事。請您談一談對於“失去”的理解。

  新海誠:生活在日本這樣自然災害頻發的國家,經常會有“說不定哪天自己居住的這個城市也會消失不見了”這樣的想法。如果或早或晚這樣的事情注定會發生,那麼我可能也是想通過電影創作,對那種失去之痛有個心理准備。

  另外,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一定都有過失去某些重要地點的經歷。背井離鄉也就近似於失去了故鄉這個地方,與戀人的分別也就等同於失去了二人共同經歷過的場所。所以失去容身之所,是我們成長過程中必經之痛。

  羊城晚報:您所創作的作品一直備受粉絲們的期待,但是對於“粉絲們所期待的東西”和“作為導演希望表達的東西”,您是如何處理二者間的平衡的?

  新海誠:就我而言,比起“想要向他人傳達某些東西”,“通過自己的作品,讓自己驚訝”這種心情會更強烈一些。我在創作過程中始終堅信,如果能做出讓我自己為之驚訝的作品,就一定能夠得到觀眾們的喜愛。

  羊城晚報記者 呂楠芳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