踐行初心使命 擦亮金字招牌

【查看原圖】
解碼成都市龍江路小學80年辦學歷程
學生風採展示。龍江路小學供圖
學生風採展示。龍江路小學供圖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2019年12月13日22:05

再過一周,2019年全國愉快教育實踐研討會將在成都召開。

聽起來,這像是全國浩如煙海的“研討”“論壇”中的一粟,激不起半點浪花。

但,教育內行的人知道,這次會議,意義非凡。

全國各地各校進行的教育教學改革探索中,稱得上“理念”“模式”且生命力旺盛持久的,“愉快教育”絕對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而在四川教育界,“愉快教育”則成了一所優質名校的代名詞——成都市龍江路小學,在80年的辦學歲月中,近一半的時間都在探索、踐行著“愉快教育”,並品嘗著由此帶來的甜美碩果。

在教育焦慮不斷蔓延的當下,迎合或改弦易張是最容易的選擇,堅守與信念則顯得尤為可貴。

回望歷史,成都市龍江路小學每一次選擇和變革,都與時代需求和國家發展同頻共振,而這一切,都源自一顆讓孩子獲得最適宜發展的澎湃初心,源自一股為國家和社會培育棟梁之才的強烈使命。

教改先鋒——

柔弱女教師激起教法改革“浪花”

龍江路小學(以下簡稱“龍小”)的前身是1939年開辦的成都市立第五小學,1952年更為現名。

初創時期的龍小,與新中國一同成長。彼時,我國人均受教育年限僅有1.6年,學齡兒童入學率不到20%。百廢待興,全國各地都在探索新的教育模式。

在成都,一場語文教學改革也在龍江路小學悄然展開,激起“浪花”的卻是一位面容雋秀、身材清瘦的女教師——袁麗華。

袁麗華1951年進入龍小工作,擔任“五年一貫制”實驗班語文教師。她善於用形象的比喻,把高深的知識講解得淺顯易懂。

1953年,蘇聯教育專家普希金來川講學,關於“教無定法,貴在創新”的論述,令袁麗華深受啟迪。她興奮地在課堂上展開實踐,開始了識字教學的教法改革創新實踐,隨后又逐步擴展到說話、閱讀以及作文教學領域,最終建立起一個符合小學語文學科特點和學生認知規律的教法改革體系。

1959年,時任教育部副部長葉聖陶來蓉,袁麗華在座談會上匯報了她的“識字教學”與“讀寫能力培養”改革實踐與體會。葉聖陶聽后十分高興,贊揚袁麗華“善於引導學生把所學化為他們自己的血肉”。同年,教育部又將袁麗華的教學經驗整理成冊,推介至全國小學教育系統。

袁麗華火了!她的課堂一反當時語文教學普遍存在的枯燥、呆板、單向灌輸,具有極強的互動性和感染力。上世紀60年代,成都市教育局幾次組織全市教師觀摩袁麗華教學,聽眾場場爆滿,全川甚至省外慕名遠道而來的“取經人”絡繹不絕。

1963年,袁麗華被四川省教育廳批准為第一位小學語文特級教師,那年,她才33歲。

勇立潮頭——

“樂園”孩子發出拯救母親河的第一聲呼喚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社會對教育的重視達到了空前的高度,“要把失去的時間補回來”成為人們的心聲。

但這種心態也導致學校教育呈現出片面追求升學率的狀態,孩子們不堪重負,出現了體質下降、視力減退的現象。

1981年暑假的一天,時任龍小校長謝國光面對著眼前的數字發愁,“24%”——這是龍小學生視力減退的調查結果,“剛剛小學畢業,超過五分之一的孩子就成了‘小眼鏡’,將來中學和大學可咋辦!”

“必須扭轉這種趨勢!”新學期大會上,謝國光擲地有聲:“我們要遵循教育規律,使學校成為學生的花園、樂園……讓小朋友休息足、鍛煉好、學習愉快。”

龍小抓住在全市率先試點“恢復六年制教學”的契機,利用多出來的那一年,開始了一場以“樂學”為核心的教育改革。學校以音樂、美術、體育、自然等學科為突破口,從教師配備、儀器設備等方面創造條件,讓“豆芽學科”打翻身仗。

音樂教師鄭文雅就在這時嶄露頭角。他將“器樂教學”引入課堂,培養了一批批器樂演奏“小骨干”,並組建了“紅領巾”鼓號隊,在當時成都市小學中因成立時間早、規模大、配備齊、演出水准高而聞名。

1983年,鄧小平為北京景山學校題詞“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吹響了培養具有世界眼光的綜合性高素質人才的號角。龍小的探索又一次踩在時代要求的鼓點上。

受到鼓舞的龍小人更加堅定地走素質教育發展道路。從繁重的學業負擔中解放出來的師生們變得更加快樂、思維更加活躍、視野更加開闊。

1985年,全國少工委號召全國少先隊員開展“創造杯”活動,龍小積極響應號召。六(3)班班主任王作華冒出了一個想法——組織學生對成都南河污染情況進行調查。

原來,隨著城市化、工業化的發展,龍小門口原本美麗的母親河,變成了藏污納垢的“腐爛河”。在近兩個月的時間裡,王作華老師和自然學科達鵬福老師組織學生走遍了南河沿岸,寫出了《南河在呼喚》《南河污染情況報告》等小論文,舉行了“南河科學調查”討論辯論會,還成立了環保監督崗。

1985年5月27日,時任成都市市長胡懋洲收到龍小“南河考察小組”的來信。少先隊員的呼吁引起了市領導和廣大市民的關注,90年代初,府南河綜合整治工程被列為成都市政府的“一號工程”,1993年,該工程正式啟動。1997年,府南河中段綜合治理大功告成,1998年獲“聯合國人居獎”“國際優秀水岸獎”等。2000年,成都市政府在“21世紀城市世界大會”上獲“地方首創獎”。

龍小學生發出的“母親河的第一聲呼喚”,不但獲得了全國少工委頒發的“創造杯”,還作為一段“小學校影響大社會”的佳話,至今被成都市民所銘記。

靜水流深——

“愉快教育”理念真正落實到課堂

1989年5月,龍小召開研討會,總結提煉“樂園中育人”整體教改理念。1990年5月23日,國家教委在京召開全國愉快教育經驗交流會,正式將龍小的教改納入“愉快教育”范疇。龍小成為全國愉快教育七所實驗校之一。

當時,愉快教育仍然是個新事物,其探索大都停留在育人觀層面。龍小時任校長劉新元認為,學校不能“穿新鞋走老路”,必須盡快把“愉快教育”思想層面的成果轉化為可操作的課堂實踐。

這一想法得到了姚文忠、查有梁等省內知名教育專家的幫助。1991年,該校向四川省教科所申報了教改實驗項目“愉快教育的課堂教學模式研究”。

那時的龍小,每個學科已經涌現出了不少名師。龍小的課堂就像一個大金礦,課題組的任務,就是從這些金礦中把金子提煉出來。

時任校長劉新元、副校長張長力,帶領著課題組的老師,開始了他們的煉金之旅。聽課,分析,再聽課,再分析……1993年,金子終於提煉出來了。在《對愉快教育的課堂教學的再認識與研究》一文中,劉新元深入闡述了龍江路小學的課堂教學四原則:趣味性原則——以趣激學﹔集約化原則——以精樂學﹔實效性原則——以實促學﹔創造性原則——以活會學。這四個原則后來簡稱為“趣、精、實、活”。

1994年6月8日,中央教科所專家對該課題給予高度評價:“更新了教師的教育觀念,改進了教法,促進了課堂教學環節的優化,提高了課堂教學質量……”1998年,龍小與武侯區教委愉快教育研究成果獲首屆“四川省政府教學成果一等獎”。

愉快教育不僅讓學生負擔得到控制,提高了學習積極性,也讓老師們的教學水平大幅提升。新一代“名師”出現了。

現任校長楊尚薇就在那時迅速成長起來。1992年,她執教《爬天都峰》一課錄像,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用於培訓省級語文教研員。她的公開課得到華東師大教授葉瀾等高度評價。

上世紀90年代末,方興未艾的信息技術又給龍小探索“愉快教育”打開了一扇窗。1997年,學校積極申報國家級現代教育技術實驗課題,已經52歲的社會學科“名師”范麗才,成功完成了省內第一節運用CAI技術自制課件教學的公開課。

1998年初,在時任校長張長力的帶領下,龍小被教育部批准成為全國中小學現代教育技術實驗學校。學校加大投入,率先建立校園網、為每位教師配備筆記本電腦,老師們在學習和應用信息技術的過程中,一直貫穿著“趣、精、實、活”的愉快教育原則,實現了愉快教育和現代教育技術的結合。

敢為人先——

推行長短課時制,構建“新三好”評價體系

2001年,新一輪基礎課程改革強調,“改變過於注重知識傳授的傾向,使學生獲得知識與技能的同時,學會學習並形成正確的價值觀”。

事實上,當年龍小提出“樂園中育人”,就不再隻注重知識的傳授,后來的“愉快教育”更探索出一條知識與技能、情感態度價值觀三維目標統一的有效途徑。

但龍小的可貴之處,就在於“成名”之后,不為名所累,繼續創新、不斷突破。

時任校長李海就是一個喜歡“跳出來”思考問題的人,在他看來,“一節課40分鐘”的規定並不是金科玉律,讓孩子獲得最適宜的發展才是教育的初心和使命。於是改變發生了。

2003年9月,回到校園的孩子們發現,此前一成不變的課表“變臉”了。每節課的長度不再是整齊劃一的40分鐘了——有15分鐘的超短課,有30分鐘的短課,有40分鐘的長課,還有70分鐘的超長課。課的內容也發生了變化……

新課表讓孩子們充滿期待,也變得快樂。他們發現,老師教學節奏加快了,也更有趣了。一些過去讓人覺得枯燥的課,也變得有意思起來。

這就是龍小主推的“長短課時制”改革。李海談到,心理學研究表明,一年級兒童的注意力最多能夠維持15分鐘,“可現行每節課都是40分鐘、英語課每周就那麼幾節,為什麼不把時間拆開來,做到短一點、但每天都有呢。”

於是,在成都市武侯區教育局的支持下,龍小在保証國家課程設置總量不變的前提下,“第一個吃了螃蟹”。

為保障學校改革順利推進,2003年,成都市武侯區委區政府斥資2000多萬元,對龍小進行整體改造,擴充了教室,工程高水平竣工,讓這座“育人樂園”更加具有現代色彩。

與此同時,龍小人又把目光投向了最難啃的教育評價改革。龍小“新三好”學生評選辦法應運而生。

學校將傳統的“身體好、學習好、思想好”拓展為“做家庭的好孩子、學校的好學生、社會的好公民”,操作上,又讓學生、家長、教師共同參與,把學校、家庭和社會的教育結合起來。

2004年6月,中央文明辦副主任翟衛華來蓉調研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工作。他被龍小一系列數據驚呆了:從2002年至2004年,學校一共評出了4583名三好學生,三好學生佔在校生人數的70%以上。

詳細了解龍小的做法后,翟衛華由衷贊嘆:“龍小‘新三好’學生評價體系,很好地將學校、家庭、社區融為一體,與國家加強和改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的要求不謀而合。”當年,龍小“評選‘新三好’”被評為中央文明辦創新案例一等獎。

繼往開來——

構建 “樂悅課程”體系,壯大“愉快教育”共同體

2016年,“核心素養”成為新時代教育人的新指南。如何培養學生具備適應終身發展和社會發展的品格與能力呢?龍小再一次用行動回應時代之問。

“愉快教育不僅僅是一種理念、一個標識,它已經融入了龍小發展的方方面面,是辦學的增值點、發展的不竭動力。”現任校長楊尚薇說,近年來,龍小以愉快教育思想統領學校課程改革,進一步探索和發掘愉快教育的新內涵,構建“樂悅課程”體系,為學生核心素養的涵養提供平台。

由此,學校對原有的“長短課時制”進一步優化、創新,打造“四課並舉”:即以部頒課程、地方課程為本,構建培養學生個性的拓展課程、培養學生社會責任的特色課程,以及鍛造綜合能力的實踐課程。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龍小的“樂悅課程”體系建設,先從體育課入手,每個班級每天設置一節體育課,增設晨訓半小時,把課間鍛煉時長延長到40分鐘。同時,設置以學術視野和兒童視角統整的拓展課程和二次入隊、志願者、環境等特色課程,開發周末、寒暑假綜合實踐新課程。

以思政課為例,除《道德與法治》等基礎課程外,龍小還開設有《龍娃娃隊委提升》等個性拓展課程、《紅星火炬代代傳》等實踐體驗課,並定期開展“小小紅星 代代相傳”等主題活動,讓“家國情懷”成為支撐學生一生的價值觀念。

今年3月,龍小副校長楊成蘭作為四川小學教師代表,還受邀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

作為四川教育界響當當的一朵“金花”,龍小近年來不斷壯大、豐富“愉快教育”發展共同體。

早在1999年,為了讓更多孩子享受優質教育,在武侯區委區政府的部署下,龍小領辦了城區薄弱學校——武侯祠大街小學(現龍小分校),開始了集團化辦學實踐。2009年,龍小成為成都市首批名校集團龍頭學校。

如今,以“愉快教育”為品牌的龍小教育集團下轄7個緊密合作型校區,優質教育資源輻射面由武侯區內拓展到成華區、天府新區、甘孜白玉縣、涼山普格、德昌等地,為四川省基礎教育的改革發展貢獻著力量。

后記:

龍江路小學之所以“有名”,很重要的原因,是她總能積極回應教育的時代之問,並用科學、行之有效的行動,給社會和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例如,在當下如火如荼的脫貧攻堅戰場上,龍小一如既往勇擔使命,一個又一個優秀的教師被派往邊遠的民族地區,音樂教師王璐將“樂章”奏到了甘孜藏區,在白玉縣建立了第一支管樂隊。

回應時代的要求,學校首先不能“關起門來辦教育”,應當胸懷天下,准確把握時代的脈搏和走向﹔其次,學校要敢於行動、敢於實踐、敢於創新。面對時代的叩問,要像袁麗華一樣,用行動告訴大家“我能行”﹔面對社會的焦躁和跟風,要像謝國光、劉新元、李海那樣,停下腳步“跳出來”想一想,學校的初心和使命是什麼?想好了,就大膽的去干,勇敢地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名校又該如何傳承和擦亮金字招牌呢?龍小的答案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初心好比明燈,指引學校在時代洪流中,始終堅持正確的方向﹔使命意味著責任,提醒學校做出的每個選擇,背后都是國家和人民對美好教育的期盼。

名校傳承最關鍵要靠人才。龍小之所以能掀起一次又一次的改革浪潮,正是因為有源源不斷的創新求變人才。“一個人可以走得更快,一群人才可以走得更遠。”正如楊尚薇所言,龍小內部完善的“傳、幫、帶、推”教師培養機制,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名師、名校長,也帶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思考與創變。

奮楫者進,勇變者強。期待龍小帶來更多驚喜。(劉磊 鐘興茂)

分享到:
(責編:高紅霞、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