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脈三大球·聯賽篇:“讓聯賽更職業”應當如何發力

本報記者  劉碩陽  陳晨曦  王  亮

2019年12月13日07: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上世紀90年代,三大球職業聯賽陸續問世,20多年過去,都留下了“獨家記憶”。面向未來,“讓聯賽更職業”是三大球關注者共同的呼聲。如何規范聯賽發展路徑,收獲市場和球迷的認可,使之成為三大球的人才培養平台?職業化改革,發力才剛開始。

  

  健康的聯賽是三大球發展的根本。上世紀90年代,三大球先后試水面向市場的聯賽改革,1994年,全國足球甲A聯賽創辦,揭開了三大球職業化的序幕﹔一年之后,中國男子籃球甲級聯賽應運而生﹔又過了一年,中國男、女排球聯賽正式啟程。20多年過去,三大球聯賽都留下了“獨家記憶”,也經歷了不同的曲折。面向未來,如何以更加職業化的標准去規范發展路徑,收獲市場和球迷的認可,成為更好的人才培養平台,三大球聯賽仍然在路上。

  俱樂部財務健康是良性發展之基

  一段時間以來,“限薪”成了中超聯賽和中職籃共同的話題。轉會市場虛火旺盛,球員身價“超載”,據了解,目前中超聯賽工資平均水平已達到日本聯賽的3倍之多。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於高水平球員供給不足所致,另一方面,也與引援市場的無序競爭有關。因此,治理之策當標本齊下,限薪是國際通行的做法,同時,也需要一系列配套措施,才能真正發揮作用。

  今年10月17日,中職籃召開股東大會,決定從2020—2021賽季開始設置“工資帽”,設定單一國內球員最高合同工資限額,超過該金額的球員將不予注冊。

  去年年底,中國足協在職業聯賽總結大會上公布了俱樂部支出限額、投資人注資限額等“四大帽”,同時限定中超球隊國內球員的最高薪。今年11月20日,中國足協發布《中國足球協會關於各職業俱樂部暫緩簽署球員工作合同的通知》,新一輪的限薪政策呼之欲出……

  限薪的目的在於推動俱樂部的財務健康發展,這是維持俱樂部乃至聯賽長期、穩定發展的基礎和前提。但現狀卻難以令人樂觀,據了解,中甲、中乙俱樂部欠薪已不是個例,個別中超俱樂部也開始出現此類問題。球員市場虛火旺盛,眾多俱樂部在財務方面遇到難關。

  CBA(中國男籃職業聯賽)俱樂部同樣面臨這一挑戰,不少俱樂部一個賽季投入過億元,面臨虧損風險。“教練員和運動員的工資,基本要佔各家俱樂部所有支出的85%以上。聯賽要良性發展,限薪勢在必行。”遼寧男籃總經理李洪慶認為,“球員收入增長過快,在世界賽場上表現出的水平、個人的職業能力都與收入不太相符,限薪是解決這一矛盾的手段。”

  不過,由於各俱樂部情況不同,在制訂政策時的靈活性仍不可缺少,CBA聯盟便希望通過一系列特例條款進行調控。

  要培育球迷群體和城市體育文化

  今年11月2日,在CBA征戰20余年的上海隊老將劉煒迎來了退役儀式﹔12月1日,2000年起就為天津泰達足球隊出戰的曹陽同樣迎來了謝幕演出。球迷們以自己的方式向兩位老將致以敬意,巨幅海報裡傾注了太多的感情,也不斷強化著球隊、球員與球迷間的紐帶。

  贏得本地球迷的認同,強化球隊與球迷間的情感聯系,在北京市校園足球協會副主任、原北京國安足球俱樂部副董事長張路看來,是聯賽和俱樂部塑造文化非常重要的環節。“通俗點說,就是讓人家憑什麼喜歡你。”張路說。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指出,要避免俱樂部隨投資者變更而在城市間頻繁遷轉、缺乏穩定依托的現象,積極培育穩定的球迷群體和城市足球文化。鼓勵中超球隊名稱逐步非企業化,這種導向同樣意在植根本土,加強球隊與所在城市的連接。

  三大球聯賽的球隊中,最初有不少是由各地體育局專業隊加贊助商冠名的形式組成的,運行之初對職業聯賽概念較為陌生,文化建設並不是球隊發展的優先選項。“俱樂部運營手法還是比較粗放,球迷社區這些事情都不是很熟悉。”李洪慶說。

  如何貼近球迷,增強情感上的連接,三大球聯賽仍在不斷探索中。“目前有很多俱樂部會策劃球員生日會、排球進校園等場外活動。”排超聯賽商務運營公司體育之窗首席執行官高宏介紹。

  北京萬國群星足球俱樂部創始人、英國人羅文介紹,在英國,16歲以下的小球員不得因足球訓練離開家鄉和學校,俱樂部的青訓系統需要在所在地周邊選材,這促使俱樂部主動“下沉”,加強與周邊社區的連接,不僅是為了贏得更多球迷,更能為選材打好基礎。“在英格蘭,幾乎沒有一個球星不是這樣被挖掘出來的。”羅文說。

  聯賽職業化需要長期發展規劃

  目前,中超限薪政策仍在討論中,中國足協與俱樂部投資人、中超聯賽與國家隊等多方關系仍有待進一步理順。

  職業聯賽改革引入了來自各方的力量,一方面增強了聯賽的發展活力,同時也意味著參與聯賽的利益主體更為多元。頂層設計需要規范引導多方力量各司其職,協力發展。“足協的權限是什麼,職業聯盟的權限又是什麼,章程中都要有明確的規定。把好事辦好,需要尊重、傾聽參與者的聲音。”張路說。

  “聯賽中出現的一些問題,要從運行機制上去審視。”張路說。《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明確指出,要調整組建職業聯賽理事會,建立具有獨立社團法人資格的職業聯賽理事會,負責組織和管理職業聯賽,合理構建中超、中甲、中乙聯賽體系。

  對此,張路認為,發展足球要多一些戰略思維,“要站在《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的高度看待問題,思考發展足球是為了什麼。”北京國安俱樂部副總經理張智君認為:“耐心和定力在聯賽發展進程中必不可少,中國足球需要長期的戰略規劃。”

  聯賽興則項目興。對三大球來說,聯賽與項目發展之間有著必然的正相關聯系。對職業聯賽概念的進一步廓清,在此基礎上形成健全合理的頂層設計,都是三大球聯賽深化改革的必由之路。這一步,眼下到了要邁出去的時候。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13日 15 版)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