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花喝茶打陶珠 宋代眉山人“活得瀟洒”

2019年12月09日08:18  來源:華西都市報
 
原標題:插花喝茶打陶珠 宋代眉山人活得瀟洒

宋代眉山人活得有多瀟洒?12月6日,眉山三蘇祠考古公眾開放日活動現場,給出了答案。

“本次出土的500件文物,大多來自排水渠,可能是宋人無意間扔掉的。品種很多,恰能真實反映當時的生活。”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劉志岩介紹,通過這些文物,看到了風雅閑適的宋人生活狀態:有插花的瓷瓶、有喝茶的整套器具、有類似現代高爾夫的陶珠……

出土文物500余件

部分與三蘇同年代

眉山三蘇祠博物館宣教部負責人介紹,今年在三蘇祠式蘇軒開展展廳改造施工前,委托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對擬建設區域進行教研勘探,發現有明清至宋代的文化遺存。因此決定暫時停工,展開考古發掘。

劉志岩介紹,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於今年9月5日正式對該遺址展開考古發掘,11月29日發掘正式結束,歷時86天。這次發掘出土各類可修復文物總計500余件,發現各類遺跡現象59處,包括灰坑50個,灰溝9條。其中時代可以判定為宋代的灰坑有24個,灰溝7條。

“從本次發掘情況來看,根據地層堆積和出土文物,將遺址劃分為現代至民國、明清和北宋三個時期。”劉志岩說,“第一層根據發掘情況和式蘇軒的改建史,可以推斷是民國至上世紀80年代留下的。第二層我們發掘出很多錢幣,大多是明清時期的。第三層發掘出很多瓷器,以宋代為主。”

三蘇祠為“三蘇”在眉州生活時的故居,在這一區域內發現的北宋遺存,是否就是當年“三蘇”留下的呢?劉志岩表示,目前的考古發現,由於沒有出土帶文字的碑刻之類文物,尚不能証明式蘇軒遺址與“三蘇”直接有關。但地層中出土的不同時期銅錢為遺址年代的判定提供了直接証據。現場考古人員可以判定遺址年代上限為北宋中晚期,而這個時期與“三蘇”在眉州生活的年代大致相同。

宋人生活很有趣

在院裡打“高爾夫”

蘇軾在《和子由蠶市》中寫到:憶昔與子皆童丱,年年廢書走市觀。市人爭夸斗巧智,野人喑啞遭欺謾。說的是二月農閑時,紗縠行會舉行“蠶市”,賣桑蠶用的器具,也有供人吃喝玩樂的東西。每到此時,蘇軾也無心念書了,拉著弟弟溜出去玩。那時紗縠行是眉山最繁華的“商業街”。街上買賣人多,互相討價還價,露出各種表情。兄弟二人看了覺得有趣。當然,其中也有奸商,花言巧語騙鄉下人的錢,兄弟二人總是投去鄙薄的目光。

蘇軾的詩句,可見當時紗縠行的熱鬧。但因年代久遠,關於紗縠行以及三蘇祠周圍的樣貌,大多來源於詩詞文獻,缺乏實物証實。本次考古發掘出土的大量陶器、瓷器、銅錢等常用物品,有力說明了三蘇祠及紗縠行在宋代時的情況。

“此次出土的文物中,數量最多的是各類陶瓷生活用具,包括碗、碟、盞、杯、罐、瓶等,它們都是宋代居民常用器具。能發現這麼多生活用品,說明當時三蘇祠一帶至少是個‘居民區’。”劉志岩說。

劉志岩還表示,出土文物中包含了宋代茶具,這與宋代眉州百姓愛喝茶的記載也能相互印証。

值得注意的是,在遺址中發現有少量的石雕佛像和陶俑。這些佛像和陶俑數量不多,體積也不大,據現場考古人員推測,應為私人供奉之用。“由此也可以看出,當時眉州城內,佛教信仰比較流行。”

三蘇祠工作人員還驚訝地發現,出土的陶珠,曾在三蘇祠的古畫中見過。“畫裡就是用杆來打這種陶珠,因為當時琉璃很貴,所以用陶珠,玩法類似於今天的高爾夫球。”

首次發現宋代水渠

走向與今天變化不大

三蘇祠外的紗縠行老街,一直是商賈雲集之地,紗縠行是繅絲之處和蠶桑行市。唐宋時期,這裡因絲綢貿易而興,富甲西蜀。

而一位女性更讓紗縠行聲名遠播。她便是蘇軾的母親程夫人。程夫人出身名門,嫁給蘇洵后,一邊在紗縠行經營絲綢生意,一邊相夫教子。成就了“一門三父子,都是大文豪”的千古佳話。

劉志岩介紹,除了瓷器等文物,此次發現的第9號溝也非常特別。這條溝縱貫發掘區北部,溝兩岸均有人工修筑痕跡,或用瓦片、石塊壘砌,或用黃色黏土堆填。“我們推測這條溝是宋代眉州城的一條人工水渠。它與現在眉山的地下排水系統幾乎平行,相隔不到1米,由此可見眉山部分排水系統的走向,從宋代至今變化不大。這也說明整個眉州城從宋至今,城市位置變化不大,這對研究眉山城市發展史具有重要意義。”

想到現場一睹為快的小伙伴不要著急,據了解,式蘇軒文物庫房、展廳改造提升工程項目結束后,相關文物將和其他三蘇祠文物一道亮相。屆時,大家可以近距離接觸這些文物,在東坡老宅,感受大宋榮光。

(李慶)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