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古裝劇展示中國元素傳遞文化自信

《陳情令》有國風之美 《長安十二時辰》具盛唐氣象

2019年12月08日09:26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陳情令》有國風之美 《長安十二時辰》具盛唐氣象

  近日,一則影視行業入冬的新聞調查刷屏,開機率下降,餐館冷清,過去主打古裝實景的橫店影視城開始轉型之旅,過去熱衷於蹲守橫店的群演們改行做直播。這則消息大概跟古裝劇的現狀息息相關。而對觀眾來說,從年初的《知否》,到《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追到歲末的《慶余年》,差點“忘記”了,古裝劇的2019年,是從噴涌的現實題材劇作中突圍,艱難嬗變的一年。 

  影視寒冬之際,古裝劇真的“太南”了

  當下橫店的蕭條和轉型,是目前國內影視行業的一個縮影。數據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全國拍攝制作電視劇備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減少27%,劇集數量下降了30%。這其中,古裝劇同比下降明顯,隻佔到一成左右。古裝劇生存空間真是“太南”(太難)了!

  回溯古裝劇的前世今生,常追劇的觀眾知道,它一直是國產劇數量龐大,佳作頻出的品種。正劇有《康熙王朝》、《雍正王朝》,戲說有《鐵齒銅牙紀曉嵐》,奇幻劇有《仙劍奇俠傳》,宮斗有《甄嬛傳》,武俠有各種經典金庸劇……部部都回味無窮。但后來片面追求商業利益,令古裝劇與劇集注水、劇情套路化、演員片酬過高等業界痼疾相連。慢慢地古裝劇進入到受眾2倍速還嫌慢的時代。此外,《如懿傳》等多部古裝大IP都深陷原著抄襲風波,多少也反映了古裝劇本創作的疲軟和懶惰。再后來古裝劇上星越來越難,隨著《如懿傳》、《延禧攻略》台轉網,今年純網播出的古裝劇更加成為常態。

  現實主義霸屏,古裝爆款“見縫插針”

  去掉泡沫,沉澱至今而輾轉播出的古裝劇集要想突出重圍,必有過人之處。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如今隨著平台採買規則和播出方式的更迭,影視劇市場化程度越來越高,人們為優質內容付費的意願增強。

  2019年是現實主義霸屏的一年,一開年就有《都挺好》,此后還有《破冰行動》《少年派》《小歡喜》等現實題材熱劇。此外,“優秀電視劇百日展播”於8月啟動,《在遠方》《光榮時代》《外交風雲》等現實主義獻禮劇扎堆登陸各大衛視。

  古裝劇“見縫插針”在今年殺出幾部爆款。張震、倪妮的《宸汐緣》、劉昊然的《九州縹緲錄》、雷佳音、易烊千璽的《長安十二時辰》於8月底收官后,古裝劇、偶像劇等暫別熒屏。直到10月底,古裝劇才又在視頻網站“試水”,口碑預期較好或播出風險較低的作品率先播出。目前,由羅晉、李一桐主演的《鶴唳華亭》服裝道具、美術風格體現了宋朝美。拿到8.0分的《慶余年》令不少網友追得不亦樂乎,笑得開心,天天求加更。

  前兩年流行的“大女主”、“宮斗”題材當下已經退潮,“權謀”順勢補位,今年已播的頭部劇中,《長安十二時辰》、《九州縹緲錄》、《鶴唳華亭》、《慶余年》等劇均是權謀向作品。

  國潮當道,古裝劇承載傳統文化

  放眼全年段品質劇集榜,今年大IP改編的《長安十二時辰》、《陳情令》、《宸汐緣》等頭部劇紛紛入圍“8分+”高口碑品質劇集。電影質感的制作水准,也越發成為高口碑古裝劇的標配,從紋飾、服裝到道具,展示中國元素傳遞文化自信,成為古裝劇承載的文化功能。

  《陳情令》的國風之美,《長安十二時辰》的盛唐氣象,都是觀眾願意獻上高分的重要原因。宏偉的長安城,精致的大唐服裝服飾,甚至唐朝婦女臉上的“花黃”都成為熱點話題。《鶴唳華亭》也以高級質感還原古代人點茶等生活習俗獲贊。劇中人物的玉冠,南京博物院就有“同款”,是清人墓出土的宋代文物。

  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中,道士李必頭戴玉冠,簪子是縱向前后插。這引發大家探討,玉簪怎樣插,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追劇過程中,潛移默化學點文化,搞懂了“鶴唳華亭”是啥典故、“邸報”、“晨昏定省”是啥。

  近年來,國潮文化成年輕人追逐的潮流。潮牌、球鞋這些年輕人熱衷的時尚消費品,開始越來越頻繁地呈現和使用傳統文化的符號與要素﹔在小說、影視、游戲、文創等領域中,傳統文化為原創者們提供著源源不絕的靈感源泉,而那些從傳統文化之中脫胎,嬗變而成的文化作品,更是備受青少年群體的追捧和喜愛。

  用傳統包裝現代話語,歲末爆款又開挂

  影視劇提供最大的創意是“以傳統元素包裝現代話語”,具有文化的可延展性,讓傳統文化在現代話語體系發揮作用,更為當代年輕人所接受。有人說,吳剛、陳道明等戲骨加持的《慶余年》是今年男性爽劇成功的典型。范閑是一個被穿越來的文學史專業生張慶賦予現代意識的古代人,真正的故事就以他實現抱負的過程來透析一個布滿人性荊棘、追求清明理想的朝堂。

  賦予傳統現代性的主題,是這部劇獲得更多代入感,比同期播出的《鶴唳華亭》更加獲得觀眾青睞的原因。其實套路也不陌生了,在早年的穿越劇裡,觀眾沒少見識不論朝代的“古詩文亂燉”,也看過許多角色無需努力就擁有“天賦異稟”。

  由於擁有現代人而且是文史專業生的知識儲備,范閑將辛棄疾、杜甫、李白的名句信手拈來,還能背誦《紅樓夢》。在劇中“真古人”的眼裡,如此出口成章擔得起“詩文冠絕京都”的美名。更不消說,他還會造香皂、燒玻璃,足以贏得一眾美人芳心。《慶余年》帶來的輕鬆解壓感,也是一直以太子哭哭啼啼招人煩的《鶴唳華亭》難以實現的。

  業內人士也擔憂,若受眾甚廣的劇集都以價值虛弱的“穿越”套路討好觀眾,蘊藏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的思想價值,會被這些戲謔的“四不像”消解。古裝劇如何在現代感和歷史感之間取得平衡?追求新鮮感的追劇黨們,也期待劇方打破套路的嘗試。

  打造全產業鏈

  古裝劇“回春”還要等

  翻拍熱門IP,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但今年“暑期最紅”《陳情令》就上演了一出逆風翻盤的營銷大戲。從劇本立意到演員選擇,慢慢征服了粉絲的心。其超長播后紅利,打造網劇產業鏈模式,也堪稱前所未有。《陳情令》僅捧紅兩位主演成為流量大戶,各自的劇集都在拍攝之中,也成為國內首個召開主題演唱會的劇組。周邊賣到手軟,還請來李佳琦幫著賣口紅。你也許很難理解為啥劇中人同款綢帶要賣450元,南京演唱會門票居然要炒到15萬元高價?但業內人士認為,《陳情令》的營銷和斂財方式源自飯圈文化,但隨著粉絲經濟的日益成熟,這種模式恐怕很難復制。

  但目前劇方或者平台對於古裝劇的宣傳仍十分謹慎且低調,並不輕易把今年的業績當做古裝劇“回春”的信號。這類作品定檔時間“變數極大”,隻能靜待通知,因此常“突襲”上檔播出。

  接下來也有不少古裝劇值得期待。比如朱亞文、湯唯的《大明風華》,講述明朝初年,一百年群星閃耀的熱血往事,一段波譎雲詭的金陵舊夢。還有李現、李一桐主演的《劍王朝》,王源和歐陽娜娜主演的《大主宰》等。此外,趙麗穎產后復出首部劇攜手王一博的《有匪》,吳亦凡首次涉足影視劇與楊紫合作的《青簪行》,其拍攝動態也不停佔據微博熱搜。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