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這家每年學費超5萬的幼兒園 竟無辦學資質

2019年12月06日08:1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上了一年半才發現幼兒園無辦學資質

  招生頁面(局部)

  爭議焦點

  到底是否涉嫌欺詐

  控

  多組証據証明,被告在多種宣傳資料中,均以“幼兒園”方式對原告進行了誤導。原告自始至終都認為幼兒園已有辦學資質,但直到幼兒園被舉報,溝通無果后才發現其被舉報的原因是無証違規辦學,而被告則從未告知其有無資質

  辯

  從沒有隱瞞未取得資質的事實,營業執照也已經清楚地顯示了教育經營范圍。另外,在協議的簽訂上,被告的簽訂主體是“有限責任公司”,不是“幼兒園”。因此,原告一方在簽署協議時,應已明確知道被告無資質的事實

  年均56800元學費,入園一年半后,多名家長才發現孩子就讀的幼兒園原來並沒有取得辦學資質。

  近日,多名家長向成都高新區法院提起訴訟,起訴這家“某菲克IDS國際幼兒園(南城校區)”所屬的成都某菲克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以及曾一同以該幼兒園名義招生的另一公司四川某創世紀實業有限公司。

  12月5日,其中兩名原告家長的訴訟在法院開庭審理。原告提出,請求法院判決上述兩家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撤銷入學合同關系,退還所交學費113600元,同時承擔340800元的三倍賠償,並承擔訴訟費用。目前,該案仍在審理中,暫未宣判。

  上學

  兩年113600元學費 送孩子入學國際幼兒園

  2018年3月,成都家長李女士及傅女士將孩子送到了位於成都南城都匯小區附近的這家“某菲克IDS國際幼兒園(南城校區)”,並簽訂了入學協議,一次性繳納了兩學年共計113600元的學費,讓孩子開始了幼兒園學習。

  根據李女士及傅女士簽署的入學協議顯示,園方的簽章單位分別為:成都某菲克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及四川某創世紀實業有限公司。李女士介紹,上述兩家公司均以“某菲克IDS國際幼兒園(南城校區)”名義參與到了招生活動中。

  公開資料顯示,這家“某菲克IDS國際幼兒園”總部設在成都,主要覆蓋西南地區,目前在成都及重慶均有多家分園。李女士和傅女士孩子就讀的正是幼兒園其中的一個分園。

  工商信息顯示,成都某菲克教育咨詢有限公司於2016年9月注冊成立,注冊資本2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楊某。四川某創世紀實業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3月,注冊資本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同為楊某。兩公司在經營范圍上,均包含教育咨詢,不過並不含教育、早教及教育培訓。

  “國際幼兒園,價格並不便宜,平均一年要56800元。”李女士介紹,但為了孩子能夠享受到良好的學前教育,也算值得。孩子入學后,一切還算順利,園方的教學以及日常安排都算讓人滿意。

  轉折發生在2019年7月,在孩子入學一年半以后,幼兒園遭到了舉報投訴。

  據多位家長的介紹,7月份的一天園方召集了多名家長進行洽談,講述目前幼兒園遇到的問題。“幼兒園遭到了教育局的嚴查,搬遷,而且資質出現了問題。”一名家長介紹,事后,幼兒園也發出了致歉信,並提供了相應的轉校等方案。

  起訴

  幼兒園無辦學資質 家長向法院提起訴訟

  李女士介紹,正是在這次風波之中,家長們得知了一項重要消息:幼兒園並沒有辦學資質。“家長也從教育局查了,他們確實無証辦學,這相當於孩子上了一年半的幼兒園,是個違規學校。”

  得知消息后,一些家長在與幼兒園的商談中,接受了對方提出的解決方案。而另一部分家長則不接受,且在隨后向法院提起了訴訟,並將此前招生時入學協議中所涉的,成都某菲克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及四川某創世紀實業有限公司兩家公司列為了被告。李女士和傅女士就是這其中的兩名家長,成都高新法院於今年10月25日立案受理兩人的訴訟。12月5日,該案開庭。

  兩人的代理律師在法庭陳訴,李女士與傅女士兩人於2018年3月分別與成都某菲克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及四川某創世紀實業有限公司簽訂入學協議,讓孩子就讀“某菲克IDS國際幼兒園(南城校區)”,並一次性繳納了兩年共計113600元學費。但過程中,上述公司無証辦學,隱瞞重大事實,2年已就讀1.5年,對原告實施了欺詐行為。

  鑒於此,原告提出了幾個方面的訴訟請求:上述兩公司實為兩塊牌子一套班子,共同實施了欺詐行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另外,基於合同法的規定,對於被告欺詐而建立的入學合同關系應當撤銷,退還所交學費113600元﹔同時,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經營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務,造成消費者財產損害的應當退還服務費用,並可要求服務者承擔服務價格的三倍賠償,故要求被告承擔340800元的三倍賠償﹔除此,被告還需承擔訴訟費用。

  被告代理律師

  確無幼兒園辦學資質

  但從未隱瞞該事實

  對於原告上述意見,被告成都某菲克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及四川某創世紀實業有限公司代理律師也在法庭予以了回應。被告代理律師稱,本案屬於教育培訓合同糾紛,並不屬於經濟法范疇的消費糾紛,原被告的關系不存在物質載體,沒有明確需要達到的服務內容和承諾,並不應該以消費者糾紛來審理,法院應當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另外,原被告之間建立的是教育培訓合同,而被告已經按照雙方簽訂的協議履行了教育培訓啟蒙服務,約定已經實現。被告在此過程中,也不認為是欺詐行為。原告應該知道在被告處購買的是一份學前教育服務,而事實上,被告向原告所提供的也正是以學前教育服務為主的幼兒啟蒙培訓,被告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服務內容、性質、質量均符合協議約定,無任何欺詐行為。

  對於無証辦學的欺詐問題,被告代理律師稱,被告從沒有隱瞞未取得資質的事實,營業執照也已經清楚地顯示了教育經營范圍。另外,在協議的簽訂上,被告的簽訂主體是“有限責任公司”,不是“幼兒園”,“如果是幼兒園,簽章就應該是某某幼兒園,而不是有限責任公司。”因此,原告一方在簽署協議時,應已明確知道被告無資質的事實。

  “原告在選擇被告幼兒園時,主要考慮的是幼兒園是否能夠為其提供優質的學前服務,以及優質的托管服務。而事實是,被告已經提供了優質的服務。原告目的已經實現了。”被告代理律師稱,被告提供的整個學前教育也不是欺詐行為。

  另外,被告代理律師稱,原告購買的是教育服務不是辦學資質。“幼兒園是非學歷教育,有無辦學資質不影響原告所獲的服務本身,過程中,原告也沒有對被告的服務提出任何質疑。因此,辦學資質與服務內容之間沒有必然聯系。有無資質不能作為被告是否實施欺詐的依據。”

  原告代理律師

  被告無証違規辦學

  以幼兒園名義招生

  對此,原告出示了多組証據以証明,被告在多種宣傳資料中,均以“幼兒園”方式對原告進行了誤導。原告自始至終都認為幼兒園已有辦學資質,但直到幼兒園被舉報,溝通無果后才發現其被舉報的原因是無証違規辦學,而被告則從未告知其有無資質。

  原告代理律師表示,幼兒園應當取得許可后再招生辦學,辦學即便是籌設,也需要有主管部門同意或不同意的批准書,而被告不能提供,且根據規定,在籌設過程中也不能招生。“無許可任何單位個人不能辦學,許可是前置條件。而被告無証違規辦學,招生過程中以幼兒園名義招生。”這即是一種誤導行為。而被告則稱,在招生辦學過程中,從沒否認沒有資質,並不能說明在原告入學時被告對其有欺詐行為。

  目前,該案仍在審理中,暫未宣判。(杜玉全)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