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江南自曝患有抑郁症 熬夜創作健康堪憂

2019年12月06日09:15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江南自曝患抑郁症 熬夜創作健康堪憂

  著有《龍族》《九州縹緲錄》等系列小說的作家江南,近日在其小說連載更新中插入了一則“致讀者信”,稱自己得了抑郁症,正在通過運動和調整作息來康復。昨日,這則消息登上熱搜。網絡文學創作不斷與熱門影視變現挂鉤,但這個人群的健康狀態也隨著近年來狀況頻發,不斷受到聚焦。

  ■事件回放: 自曝患抑郁症,靠運動和調整作息時間來改善

  在《龍族》的更新中,江南稱,自己之前得了抑郁症,雖不是很嚴重,但有失眠和情緒低落,需要調整休息時間來恢復健康。這段時間一直都靠運動、恢復固定的作息時間來康復,很有成效。

  究其原因,江南說,長時間把自己封閉起來寫作,越寫情緒越低落。“一則是剛開始網絡連載的時候不適應這樣的節奏,二則工作和生活也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三則就出版和再版與此前出版社的交流不甚順利,《龍族》在市場斷貨很久,一直合作的責任編輯也離開了,時感茫然和不順,有很長的時間不適應。”

  他還決定通過一段時間的斷更,來完成對《龍族5》的修訂工作。之前的章節有部分連載達不到自己對出版定稿的要求,不得不為出稿階段的疏忽而重新修訂。他稱自己從紙媒時代開始寫作,雖然對網絡連載的模式越來越有興趣,但心裡仍覺得最終印在紙上的那本書是務必反復修訂以令其完美的。因此將會對正在連載的《龍族5》進行大幅度修改,但故事走向不會發生本質性變化。

  有粉絲表示,此前江南就提到自己在吃藥,體重達到史上最高,運動和節食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靈龍文化方面昨日謝絕了紫牛新聞記者的採訪,擔心抑郁症的話題會刺激到作家本人。記者了解到,江南本人也很久沒有接受採訪了,對這種形式的對外溝通還是有些排斥。記者從閱文方面了解到,《龍族》連載仍將持續。

  ■粉絲炸了:

  影視改編“寵兒”,也曾因《上海堡壘》致歉

  江南在近年的影視IP市場炙手可熱,《九州縹緲錄》系列屢屢被改編成電視劇。但今年播出的影視改編作品並不理想。電視劇版《九州縹緲錄》一直被視為爆款預定,但這部高投入之作,今年播出口碑不及《長安十二時辰》,以6.5分平淡收場。根據江南原著改編並由他本人參與編劇的《上海堡壘》也在今年暑假登上大銀幕,並由鹿晗主演。但影片口碑欠佳,豆瓣評分僅2.9,為此導演唐華濤和編劇江南都曾在微博致歉。記者也注意到,江南微博在今年8月為《上海堡壘》道歉后,沒有再更新。

  “龍族,我永遠的白月光,祝好。”得知江南罹患抑郁症的消息,粉絲紛紛表示,“南哥好好休息,龍族不著急,從初二追到大四,我還能繼續等。”

  ■心理專家:

  說出來是勇氣,抑郁症不是“特殊人群”

  南京心理專家劉春波告訴記者,作家江南把自己的身心狀況告知讀者的舉動值得點贊。每個人的成長過程當中,都難免會遇到卡點和困擾,關鍵在於是否能夠自我覺察並直接表達,以及積極調整。江南已經覺察到了自己的身心狀況,並且直面問題做出調整。

  其次,“抑郁症”這個名詞越來越多地被人們挂在嘴邊。不要輕易給自己和他人貼上“抑郁症”標簽,即使已經被診斷為“抑郁症”,也並不可怕,只是調整的過程有一定難度而已。面對“抑郁”或“抑郁症”,關鍵在於接受目前狀態、尋求各種途徑和方式表達情緒和感受、多一點運動、多一點和大自然接觸的機會、從點滴中肯定自己和他人。從江南給讀者的信中可以看到他已經做到了其中的一部分。期望更多的抑郁症患者可以如同江南般勇敢,全社會也不會把“抑郁症”作為談論焦點,不會把患者當成特殊人群。他們不過是得了一場“情緒感冒”,給他們時間和空間,他們就會痊愈。

  ■高危職業:

  粉絲需求和市場盈利,給作家帶來雙重壓力

  近年來不斷有網絡作家的消息令人唏噓,這個群體的健康問題也不斷登上新聞頭條。南派三叔就曾在微博中稱:“我決定,以后不再進行任何文學創作活動,我仍舊保有南派三叔這個筆名,但不會以此進行任何創作,已經完成的但未出版的作品仍會出版。”究其封筆原因,南派三叔只是簡單提及:“抱歉,我扛不住了。”后被証實患上精神類疾病,匪我思存也曾因重度抑郁症復發停止工作。

  此外,“猝死”也頗為驚悚地與網絡作家的熬夜創作聯系在一起。從2013年,起點中文網的簽約網絡作家“十年雪落”在出租屋裡去世,兩天后才被發現,到2019年8月,起點中文網評為白金作家的“格子裡夜晚”因突發心臟病去世,但因為獨居家中,10天后遺體才被發現。在這份“過勞死”的充滿遺憾的名單上,還有青鋆、十年落雪、海千帆等讀者曾經熟悉的名字。

  有說法認為,“格子裡的夜晚”是因辛苦創作過勞而死,網絡文學作家常年累月高強度的勞動,缺乏健康意識、自我保護意識,再加上網絡文學平台等缺乏對網絡作家的保護機制、健康教育,讓不少網絡文學作家的生存狀態堪憂。

  對此,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委員、安徽大學博士吳長青表示,寫小說,尤其是網絡連載,雖然收入很高,但壓力很大。寫作本來是興趣愛好,但在高度商業化背景下,背后是資本在掌控下,作家的心理焦慮不言而喻。

  粉絲經濟是對作家的激勵,但也給創作帶來相當大的心理壓力。企業獲利的心理訴求,市場的壓力,這兩股壓力都加在生產者上。現在很多網絡作家沒有太多選擇權。如果不寫,或者寫的不適應市場的需求,隨時可能被生產企業和消費者拋棄,其殘酷可想而知。

  一點建議

  呼喚行業監督和自我調整

  吳長青認為,對網絡作家來說,真正想回到健康的生活,就要回到“一種真正的自由”,“這種自由既來自社會提供寬鬆的就業機會和成長環境。同時,又需要一定的行業監督。比如強制保險、休息以及定期體檢,或者特殊的生活保障。”吳長青表示,同時,也需要作家自己正確對待利益與欲望,提高社會適應能力,特別是擁有更多的可供選擇的就業技能。

  南京心理專家楊靜平也給出建議,作家江南直面抑郁症,積極治療與調整生活作息,值得點贊。其實,發現病情后,積極治療,止損就開始了。以往非健康的生活方式需要更新。

  重要的是關注“生理我”與“社會我”的需要。包括好好吃飯、休息與鍛煉﹔定期與家人、朋友聚會,以獲得必要的人際支持與情感回流,保持生活的熱情與生命的活力。另外,對自己生命階段要有覺察與領悟。及時調整工作內容與方式,以可持續的方式來生活和工作。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