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干部自制“脫貧地圖沙盤” 見証274名貧困戶生活變遷

2019年12月05日07:43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點贊!扶貧干部自制“脫貧地圖沙盤” 見証274名貧困戶生活變遷

  紅色綢繩是村子“邊界”、紅藍白三色繩是“國道”、黑色橡皮筋是“村道”、砂子堆成的“山”上滿是綠色“茶園”……11月30日,四川馬邊彝族自治縣福來村,村委會裡的一個“脫貧沙盤”再次迎來圍觀。

  當天,村裡舉行了冬季“送溫暖活動”,全村507戶都領到了一床10斤重的羽絨被。“慰問金裡有一部分來自村集體的收益。”福來村駐村第一書記潘聰說,在“脫貧沙盤”的指引下,這個省定貧困村於2018年高質量脫貧,“脫貧沙盤”裡的規劃正陸續變成實景,福來村也終於名副其實“福來了”。

  直擊

  村裡有個沙盤 裝進了全村風貌

  一沙一世界。一個沙盤,裝下了福來村的脫貧之路。

  從馬邊縣城出發,沿國道348線往樂山方向,約10公裡后就是勞動鄉福來村。這個彝漢雜居的山區村,被一座“鼻梁梗”分為南北兩塊,造成山高坡陡、地形復雜、道路崎嶇的地貌,多年來一直是省定貧困村。全村共6個村民小組,507戶1991人,其中彝族23戶115人,貧困戶70戶274人。

  這些信息,如今都被濃縮在村委會裡的“福來村地形沙盤”內。這個長5米、寬4米的沙盤,按水平比例尺1:1000、垂直比例尺1:2000制成,真實還原了全村的地形、界線、道路、貧困戶分布、產業布局。盡管看起來略顯粗糙,但關鍵信息一個不少,看起來也一目了然。

  “這個沙盤,不僅展示了福來村的現在,也濃縮了福來村的過去。”樂山市市委辦干部、福來村駐村第一書記潘聰,指著沙盤上彎彎曲曲的黑色橡皮筋說,“這是我們的村道,以前都是土路,現在已經拓寬、硬化成了4.5米。”

  沙盤中,70戶貧困戶都用泡沫小圓圈,按實際位置進行擺放,但小圓圈上標注的信息各異。“上面的漢字數字代表組,中間的名字是戶主姓名,下面的阿拉伯數字代表家庭總人口。”潘聰又指著小圓圈的不同顏色,“代表不同的脫貧時間,深藍色是2018年脫貧的、深紅色是2019年要脫貧的。”

  背后

  退役參謀扶貧 還手繪過脫貧圖

  看起來“高大上”,可沙盤的成本並不高。“我們自己做的。”潘聰說,沙盤是2018年做的,買了些砂子、泡沫、竹簽、彩繩,“沒花好多錢。”雖然成本很低,用起來很方便,但這鐘脫貧沙盤卻不常見,“馬邊唯一,樂山其他地方好像也沒有。”

  關鍵在於人。能自制沙盤的扶貧干部並不多,樂山市市委辦副調研員、福來村駐村工作組原組長李旺是其中之一。

  李旺曾在原蘭州軍區服役,期間曾榮立4次三等功,並被表彰為“尖子參謀”。2015年,李旺率駐村幫扶工作組來到福來村。挨家挨戶走遍6個村民小組后,他發現,要打破發展瓶頸,首先要“通路”,其次要“連心”,而展示路徑最直觀的方式,就是做成地圖演示給鄉親們看。

  “於是,李組長就帶領我們,把走訪的信息和未來規劃畫到了圖上。”潘聰將封面新聞記者帶到村委會會議室,這張手繪的“福來村脫貧攻堅工作圖”挂在牆上:高2.1米、寬1.5米,比例尺為1:2000,茶園標記為茶葉,核桃基地畫成樹,已有道路標注為實線、規劃道路標注為虛線……

  潘聰將這張手繪圖稱為1.0版本。“鄉親們很快就懂了,還提了很多想法,有些還畫了進去。”這張圖一直用到2017年,為了便於更新信息、縮小攜帶,大家又繪制了電腦圖,並打印了大小兩種規格,大的放在村委會,小的外出時攜帶,“這是2.0版本。2018年又做了沙盤,就是3.0版本了。”

  變化

  地圖沙盤見証 274名貧困戶脫貧

  從1.0到2.0,再到3.0版本,從手繪圖到電腦圖,再到沙盤模型,變化的不僅是表現方式,更是福來村鄉親們的生活。

  對於福來村這幾年的變化,潘聰如數家珍。以基礎設施建設為例,新(擴)建通組道路、產業道路和連戶道路,總裡程達到25.3公裡﹔因地制宜新建5個集中安置點,安置21戶建卡貧困戶、43戶隨遷戶,家家戶戶都住上了好房子。

  產業發展方面,爭取了東西部協作扶貧資金100萬元入股馬邊高山茶企業,建成了年出欄2200頭育肥豬的標准化養豬場,2018年村集體經濟實現零的突破,2019年預計實現純利潤超100萬元。新建的60畝跑山雞基地、24畝有機蔬菜基地,預計2019年底建成運營。

  此外,全村還發展有以皮球桃、脆紅李、柑橘、核桃為主的經果林2000余畝,標准化茶園2000余畝,實現了全村人均“1畝茶園、1畝水果、1頭育肥豬”,達到人均可支配收入1.3萬元的初步小康標准,全村貧困戶不留下一戶一人,70戶274人實現了全部達標退出。

  今年7月,選址福來村的“霧裡茶山”美麗鄉村項目成功簽約,該項目計劃佔地454余畝,預計總投資約5000萬元,將建設房車微營地、茶頂餐廳、帳篷酒店、木屋酒店等項目。“等項目建成,福來村就真的‘福來了’。”潘聰說。

  封面新聞記者 丁偉 李昕鋒 攝像報道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