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000萬買下法拍商鋪 租戶佔用一年拒不搬離 法院強制騰退

2019年12月05日07:16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法院強制騰退租戶

  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搬運店鋪裡的物品

  買賣不破 租賃?

  租戶異議:

  公司簽訂的《租賃合同》,租賃期限為20年。根據法律規定,因買賣等原因發生房屋產權轉移的,原租賃合同對承租人和新的房屋所有權人繼續有效。

  法院駁回:

  物業公司租賃合同約定的20元每平方米的租金遠低於市場價,且物業公司不能証明租賃合同真實、合法、有效。后物業公司未提起復議。

  4日上午,一群法警將位於成都寬窄巷子附近的一處三層商鋪團團圍住。多輛搬家公司的車輛停靠在一旁的街道上,搬家人員也一一到位。隨著執法人員“破門”指令的下達,多個行動小組隨即展開了行動。執法人員將對這裡執行強制騰退。

  嚴升清挎著單肩包,站在商鋪的一角,包內裝著多本房屋產權証。2018年12月,嚴升清以妻兒的名義通過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司法拍賣,以近3000萬的成交價格買下這處2900余平米的商鋪。但由於房內“租戶”的遲遲不退,讓其出了錢卻無法自由行使對這處商鋪的使用處置權。而此刻,等待近一年,眼前的三層商鋪總算能為他打開房門了。

  尷尬 /

  近3000萬買下法拍商鋪

  自己的店鋪卻進不了門

  2018年12月,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處位於寬窄巷子附近的三層商業用房進行了司法拍賣。嚴升清關注到了拍賣信息,之后以其兒子及妻子的名義分別競拍下該處商業用房的一層和二層、三層,總價合計近3000萬元。在經過一系列手續之后,於2019年9月拿到了該處商業用房的產權証。嚴升清介紹,原本計劃對該處商業用房進行重新裝修后做餐飲生意。不過,至今,他的餐飲生意也沒能做起來。

  “房子裡面一直都有人,堆放著東西,也一直不搬走。”嚴升清介紹,從最開始參與競拍時,還能進出看一看房內情況,到之后付完錢后,連房門都無法進入。多次試圖與佔房者進行溝通,但均沒能成功讓對方搬離,“他們說他們之前就簽了租賃合同的。”

  “出了幾千萬,法院也出了認定,這房子本來已經算屬於自己的了,但我自己卻還不能進行自由安排,餐飲店一直就沒辦法開。”嚴升清很無奈。之后,他隻能尋求法院幫助。4日上午,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辦案人員以及數名法警來到了房屋現場。一群法警將該處房產團團圍住。多輛搬家公司的車輛停靠在一旁的街道上,搬家人員也一一到位。隨著辦案人員“破門”指令的下達,多個行動小組隨即展開了行動。執法人員將對這裡執行強制騰退。

  現場 /

  工作人員電鋸破門

  房內堆積物被一一搬走

  執法行動正式開始。幾名執法人員通過一處入口強行進入房內后,由幾名工人利用電鋸,打開了上鎖多時的正門。嚴升清挎著單肩包,站在商鋪的一角。看著眼前房屋一樓安置於房門的鐵鏈鎖被電鋸切斷,房門漸漸打開,在等待近一年后,自己終於能走進房內。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隨其中一組執法人員一同進入到了房屋的一層。房內此前的裝修已經損毀失修,屋內雜物成堆。在靠近左側的大廳內,擺放著數百件紅酒,右側大廳內則安置著三架床,兩名男子在此居住,一旁還擺放著衣服以及食宿用品。男子並未回答記者的提問,只是說“我們是公司的,啥都不知道,不要問我”。接著在執法人員的要求下將物品收拾打包,撤離現場。

  之后,記者經過樓梯上到了二層及三層。二層是彼此相鄰的十余個包間,房內同樣一片凌亂,過道及房頂則已經霉變。而在三層則是多個獨立的房間以及一個大平台,執法人員一一對各個房間進行了查看,並對物品進行了清點。一切登記在案。接著,搬家公司的搬運車輛挨個停靠在被開啟的大門前,將屋內的物品一一搬上車,運離現場。

  而場外,幾名情緒激動的當事人則與執法人員發生著言語交涉。不過,並未影響到執行工作的進行。

  緣起 /

  原房產陷入巨額債務糾紛

  抵押房產遭法院查封拍賣

  據法院所述的案件消息,該處被強制騰退的商業用房曾兩次以不同樓層被抵押於成都某銀行的兩個不同支行。法律文書顯示,2014年7月,成都某投資公司、成都某置業公司、鄔某、顏某某、薛某與某銀行沙河支行達成調解協議,確認成都某投資公司欠某銀行沙河支行借款本金2999萬元及利息,約定於2014年7月10日前清償債務,並以成都某置業公司位於成都市青羊區通惠門路69號1棟1層商業用房為抵押,鄔某、顏某某、薛某承擔連帶保証責任。

  不過,該民事調解書生效后,成都某投資公司並未履行。成都中院此后作出執行裁定,對上述商業用房進行查封。

  法律文書顯示,另一次抵押的發生情況為,2014年,成都某文化公司欠某銀行濱江支行借款本金2300萬元及利息,約定於2014年5月20日前清償債務,並以成都某置業公司位於成都市青羊區通惠門路69號1棟2層商業用房和3層部分住宅用房為抵押,史某某、鄔某、梁某、譚某某、楊某承擔連帶責任保証擔保。同樣,該執行証書生效后,成都某文化公司未履行。之后,上述房屋被查封。

  再之后,上述某銀行沙河支行和某銀行濱江支行將債權轉讓於另一資產管理公司。在后續執行過程中,成都中院依法拍賣上述一層、二層和三層房產。

  2018年12月,買受人熊某和嚴某分別以1429.128萬元和1498.72萬元的最高價競得。法院依法將房屋裁定歸熊某和嚴某所有,物權隨即發生轉移。而后,法院也發出了騰退公告。嚴升清介紹,熊某和嚴某正是自己的妻子和兒子。不過,在拍得房產后,該處房產的租賃使用人四川某物業公司則一直沒能騰退房屋。

  租客 /

  以“買賣不破租賃”為由

  向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成都中院辦案人員介紹,在房屋拍賣成功,物權發生轉移后,該四川某物業公司以“買賣不破租賃”為由向法院提起了執行異議之訴。“公司以其與成都某置業公司簽訂了《房屋租賃合同》、該公司享有承租權為由,請求法院撤回騰退公告。”

  四川某物業公司提出異議稱,公司於2012年1月1日與成都某置業公司簽訂了《租賃合同》,租賃案涉房產,面積3281.89平方米,租賃期限20年。根據法律規定,因買賣等原因發生房屋產權轉移的,原租賃合同對承租人和新的房屋所有權人繼續有效。法院騰退公告損害公司的合法權益。並請求撤銷相關騰退公告。

  不過,法院對其異議審查后,予以了駁回。法院認為,物業公司租賃合同約定的20元每平方米的租金遠低於市場價,且物業公司不能証明租賃合同真實、合法、有效。后物業公司未提起復議。12月4日,成都中院依法對四川某物業公司佔用的位於成都市青羊區通惠門路69號1棟一二層商業用房和三層部分住宅用房共2950余平米的房屋強制騰退。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杜玉全 攝影記者 王紅強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