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學校周邊變魔術 借此猥褻7女童1男童

2019年12月05日07:12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魔術之手?魔鬼之手!

罪行

2018年7月25日至2018年11月30日期間,馮某某在雅安多所學校周邊以變魔術成功后給予一定獎勵為誘餌,引誘兒童參與硬幣穿透魔術,借變魔術的名義在公共場所當眾用手撫摸兒童胸部。

案發

2018年11月29日17時許,在魔術中馮某某用手撫摸5名女童的胸部。之后,馮某某還和一些女童約定,次日17時許再來表演所謂的“魔術”。回家后,一些女童將此事告知了父母,自此得以案發。

落網

“11月30日下午,馮某某被抓的地點在一所初中和小學附近,他正准備故技重施。”負責該案的刑偵民警楊世聰說,馮某某被抓獲時反抗激烈,大聲辯解自己是表演魔術的。

下班脫掉醫院保安制服后,49歲的四川雅安人馮某某的身份迅速發生了“變化”,變成他自稱的“魔術街頭藝人”。

不過,這層身份只是他的偽裝。他選擇“變魔術”的地點在學校周邊,選擇的“觀眾”多以女童為主。他以“變魔術”成功后給予一定獎勵為誘餌,引誘兒童參與硬幣穿透魔術,借此在公共場所當眾用手撫摸兒童胸部,猥褻多名兒童,其中包括7名女童、1名男童。

一開始,許多女童並未意識到自己被猥褻了,還盼著這個“變魔術的叔叔”明天繼續來,讓自己參與“變魔術”得到獎勵。直到有學生家長報案,馮某某被四川雅安市雨城區警方抓獲。

今年11月底,四川省雅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雅安中院)作出二審判決,馮某某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從20歲開始,29年間,馮某某因盜竊、強奸、猥褻四進監獄。如今,49歲的他將第五次走進監獄。

惡 劣跡斑斑

判決

猥褻7女童1男童 男子獲刑七年

11月底,雅安中院的一紙判決書,讓馮某某的罪行暴露在公眾面前。

判決書顯示,2018年7月25日至2018年11月30日期間,馮某某在雅安多所學校周邊以變魔術成功后給予獎勵為誘餌,引誘兒童參與硬幣穿透魔術,借此在公共場所當眾用手撫摸兒童胸部。

2018年11月30日16時許,公安民警接到群眾報案后,於當日17時將馮某某抓獲歸案。

判決書顯示,共有8名未成年受害人遭馮某某撫摸胸部,包括1男7女,年齡均在9到12歲之間。

在法院認定的2018年7月25日至2018年11月30日期間馮某某4次犯案中,僅有一名女童識破。

2019年7月30日,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馮某某多次在公共場所猥褻多名兒童,其行為構成猥褻兒童罪,判處被告人馮某某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一審宣判后,馮某某不服,提起上訴。

雅安中院認為,未成年兒童心智發育尚不成熟,其採用所謂“變魔術”的手段猥褻兒童,動機卑劣﹔馮某某具有強奸及猥褻兒童的前科劣跡,且具有在公共場所猥褻多名不滿12周歲兒童的情形,嚴重損害了兒童的身心健康,情節惡劣,依法應當從嚴懲處。

綜上,雅安中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前科

初中畢業就“混社會”

曾因盜竊、強奸、猥褻多次入獄

實際上,這已不是49歲的馮某某第一次入獄。有著強奸及猥褻兒童前科的他,可謂劣跡斑斑。

馮某某的大哥馮先生也搞不懂,二弟為什麼會走上這條路。小學時的馮某某並不調皮, 馮某某的大哥馮先生用了“純淨”這個詞來形容。但在上初中后,馮某某走上了歧路:耍、抽煙、喝酒,到處去逗女孩。

初中畢業后,馮某某和一幫社會上的人混在了一起,沒有找過正式的工作。

負責該案的是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區公安分局東城派出所民警楊世聰和羅濤,楊世聰表示,馮某某在超黑社會時,就有了偷偷摸摸的習慣。

1991年4月9日,20歲的馮某某因犯盜竊罪被雅安市雨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出獄后不久,馮某某再次入獄,1999年12月13日因犯盜竊罪被雅安市雨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想著他成家后可能會走上正路,第二次出獄后,在家人張羅下,馮某某成了家。

但2006年8月22日,35歲的馮某某又因犯強奸罪被雅安市雨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后來,妻子與他離婚,攜女兒遠去,父親去世。

2012年10月18日,馮某某刑滿釋放。2013年2月28日,因犯猥褻兒童罪,馮某某又被抓了,雅安市雨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

在進出監獄之間,是馮某某的屢教不改與家人的心灰意冷。馮先生說,家裡一直勸他不要去做這些事,他答應知道了,但又要去犯。

案發

靠母親退休工資和低保生活

此前剛當上醫院保安不久

2018年7月25日17時許,馮某某在雅安市滎經縣城街邊引誘被害人宋某(女,10歲)參與硬幣穿透魔術,借機用手撫摸宋某的胸部。為此,他被滎經縣公安局行政處罰拘留14日。

但沒過幾個月,在群眾報警后,2018年11月30日,馮某某再次因涉嫌猥褻兒童被抓獲並刑拘。

得知他又被抓了,馮先生為80多歲的母親感到不值:“馮某某之前出來了,沒有收入,一是靠媽媽的退休工資,二是政府為了照顧和幫助他,給他辦理了低保。被抓前,他剛到一家醫院當保安,還不到一個月,工資都還沒領到。”

針對馮某某在領取低保一說,12月3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從馮某某所在的雅安市雨城區西城街道辦某社區証實,馮某某的低保至少從2017年開始,目前他的低保並未取消。

“女兒是判給他的,但跟著他前妻一起生活。他的經濟條件不好,根據民政上對刑釋人員的相關幫扶,之前他一個月有600多元的低保。”該社區工作人員介紹。

得知馮某某已獲刑七年,該工作人員表示將立即上報,下個月就取消其低保。

通過梳理馮某某領低保的時間和作案時間,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發現,至少在2018年7月至11月期間,馮某某一直在一邊領取低保,一邊持續對多名兒童實施猥褻。

痛 陰影之下

落網

狡辯是街頭藝人 受害人多為9-12歲女童

2018年11月29日17時許,馮某某在雅安市雨城區綠洲路143號附近街邊,以參與變魔術成功后給予一定獎勵為誘餌,在魔術中馮某某用手撫摸5名女童的胸部。之后,馮某某還和一些女童約定,次日17時許再來表演所謂的“魔術”。回家后,一些女童將此事告知了父母,自此得以案發。

“11月30日下午,馮某某被抓時正准備故技重施。”負責該案的刑偵民警楊世聰說,馮某某被抓獲時反抗激烈,大聲辯解自己是表演魔術的。

被帶回派出所后,面對警方詢問,馮某某表現出傲慢、不屑的態度,狡辯稱自己是街頭藝人。當民警問及其選擇女童等特殊人群目的何在時,馮某某一度無話可說,很快又表示:“你們最多就是對我治安拘留嘛。”

考慮到受害人多為9-12歲的女童,在走訪調查過程中,辦案民警都盡可能選擇晚上前往其家中,在監護人陪同下進行問詢。楊世聰說,事后得知馮某某的真實目的后,幾名父母不在身邊的留守女童經常在半夜從夢中嚇醒,哭泣不已。

楊世聰介紹,馮某某很狡猾,通過民警艱苦的調查取証,馮某某才交待了自己的罪行。

如今,在得知馮某某被判七年后,這些女童的生活慢慢回歸正常。

擔憂

多名受害女童曾配合其“變魔術”

未意識到自己被猥褻

馮某某雖獲刑七年,但如何加強未成年人保護,需要做的還有很多。此案中,一些受害女童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被猥褻,曾積極配合馮某某“變魔術”。

楊世聰稱,馮某某自稱的“魔術”從網上學來,他用於猥褻兒童。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從網上搜索多段“硬幣穿透”魔術及其揭秘過程,發現該魔術大多均是在演示硬幣后,將硬幣用不同的手法卡住或藏在手上,在伸手進衣服的時候拿出事先卡住或藏住的硬幣即可。

在好奇的心理下,加上還有一定的獎勵,多名受害女童積極配合“變魔術”。一些女童在配合完魔術后,不僅沒意識到自己被猥褻,甚至還與馮某某約定下次“變魔術”的時間。而在馮某某多次借此猥褻兒童時,僅有一名11歲的女童李某某識破其伎倆未參與。

楊世聰稱,這些僅僅是法院認定的,實際上馮某某還對多名初中女生實施過類似的行為,但由於(當事人)未報案等原因,相關証據未能固定。

專家建議

加強兒童自我身體保護知識教育

“自護三部曲”:拒絕、走開、報告

在兒童工作獨立顧問、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兒童工作專家智庫專家楊海宇看來,這是一個關於兒童保護的警示性案例,因為此案中受害兒童不僅有女孩,還有男孩,背后還有值得深思的地方。

楊海宇說,“我們社會對於涉及到性、身體等需要注意的方面比較忌諱。正因為如此,許多人告知給孩子的關於自我身體和性方面的知識和注意事項甚少,才有了孩子們被馮某某猥褻了還蒙在鼓裡。”

因此楊海宇認為,家長、老師需要在小學階段甚至更早時,向孩子們傳遞自我身體保護方面的知識,特別在身體觸摸方面,什麼樣的行為是合適的,什麼樣的行為是不合適的。要讓孩子們更清楚地知道,我們身體的器官都是自己的,別人不能隨便觸碰。但也不要矯枉過正,讓孩子們形成對身體接觸的恐慌。

楊海宇說,如果家長或者孩子們發現有類似的猥褻行為,要及時報告給相關部門,比如公安、社區等。因為不報告,將來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對於整個社區乃至整個社會的危害都很大。

對於受害兒童,楊海宇建議,學校、社工和心理咨詢者等應及時對孩子進行心理調適,讓孩子自我調適逐步恢復,緩解和走出負面影響。當然,家長們的陪護和關心也同樣重要。

那麼,孩子們應該如何保護自己,避免類似事件?楊海宇給出了一個“自護三部曲”:首先,遇到不舒服的觸摸或者語言影響時,要讓孩子學會學會拒絕。其次,要盡快從這樣的場所離開,想辦法走到人多的地方。因為孩子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可能是會被侵害的地方﹔第三。就是孩子拒絕、走開了,還要想到告訴一個信任的人,比如老師和家長。如果不去告知,風險一直存在,還可能會傷害到其他孩子。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蔣麟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