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籌備一大半鬧分手 女白領苦惱如何面對親友

2019年12月04日08:56  來源:重慶晚報網
 
原標題:尷尬

  婚慶時間定了,婚紗照拍了,就連喜糖也都發掉大半了……但李榕還是決定要分手。她現在最苦惱的,不是損失的這些違約金,而是一面要承受失戀傷感、一面還要向親友們解釋原委。

  籌備婚禮人都累傻了

  昨日上午,記者在九龍坡區中迪廣場見到了26歲的李榕,裹著一件墨綠色羽絨服並素顏的她看起來有些憔悴。“為了這個事情,這幾天請了假休息。”李榕說,她目前住在父母位於直港大道的家中。

  李榕介紹,她的前男友黃先生比她大一歲,兩人於去年通過旅行相識相戀。今年8月,黃先生當眾向她求婚。此后,二人及家人們便開始籌備起了12月24日的婚禮。

  李榕說,目前,婚慶日期定了、酒店也定了、婚紗照也拍了、喜糖也發出去大半了,“這幾個月幾乎每天都在討論、籌備婚禮的事情,人都累傻了。”

  公婆婚后要搬來同住

  矛盾發生在11月中旬,當天,黃先生下班后專程來接李榕去吃大餐。飯桌上,黃先生吞吞吐吐地說,他父母已經在挂售房屋,打算等李榕與黃先生結婚后就搬來與他們同住。

  李榕說,她的頭當時就炸了。原來,黃先生在磁器口附近有一套兩室一廳的按揭房,相識后李榕也搬過去同住,黃先生的父母則住在巴國城,“之前,他一直給我說婚后新家就隻有我們兩個住,到時候我們用收的禮金把家裡重新裝修一遍,我喜歡啥子風格就裝啥子風格。”

  李榕對此提出抗議,但黃先生卻滿臉無奈,稱這套房子的首付和裝修本來就是父母給的,自己沒法拒絕他們的要求。

  矛盾無解兩人分手

  李榕說,此后的1個多星期,她和黃先生每天都為了這事爭吵。黃先生則一再表示,父母也是為了兩人好,一來可照顧二人的生活,以后還可幫著帶孩子。

  李榕則說,她對黃先生的說法忍無可忍。11月26日,她給黃母打了電話,表示隻想婚后過二人世界,但對方很堅決地表示,要結婚就必須接受這個安排。“然后我就絕望了,提出了分手,和他扯了兩天,總算是分掉了。”

  李榕說,她完全不能接受對方家庭對此事的態度。“之前一直不說,等到快要辦婚禮了突然說,而且沒有商量的余地。”李榕說,她的父母也支持分手的決定,認為黃先生一家太強勢,女兒嫁過去肯定要吃苦。

  喜糖都發了該如何收場?

  李榕說,對於酒店、婚慶等違約金,她和黃先生已說好共同承擔,但最難的還並非經濟損失,而是自己這邊已送出去了50多盒喜糖,收糖的有親戚、閨蜜和公司的同事。

  李榕最先將取消婚禮的消息告訴了幾位閨蜜,她們聞言都驚呆了,有的說讓她找男方要補償,有的則勸她鬧一鬧就算了。不過,在李榕的媽媽告訴幾位親戚后,家裡卻掀起了巨大波瀾,“其實我自己也挺傷心的,然后給他們每說一次就像給傷口撒一把鹽一樣。”

  “想到接下來,我還要挨倒每個人都去通知一遍,頭都大了!”李榕說。

  昨天下午,記者電話聯系上黃先生。黃先生說,他現在還沒有把此事告訴任何人,也還沒想過該如何應對此事,隨后便挂斷了電話。

  分析

  如何向自己交代更重要

  重慶市社會心理學會常務理事譚剛強認為,在即將舉行婚禮前取消婚禮,確實是一件非常尷尬和麻煩的事情。新人們一定要在此前仔細觀察和了解自己的伴侶及其家庭等情況,經過深思熟慮后再定下婚期。

  但如果確實遇上了無法忍受的事由,要取消婚禮,建議向親朋發消息進行統一說明,也可選擇隻向部分人(如收了喜糖的人)說明情況。“當然,最重要的不是如何向別人交代,而應是怎樣向自己交代,以及處理好與前男友的相關事宜。”重慶晚報-上游新聞記者 王薇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