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音樂會絕非“拉郎配”

“久石讓”“宮崎駿”全年刷存在感,演出品質良莠不齊

2019年12月03日09:29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影視音樂會絕非“拉郎配”

  經常在大麥網、永樂票務等演出購票網站購買音樂會演出票的觀眾,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北京的演出市場,影視配樂相關音樂會出現的頻率很高——以久石讓、宮崎駿為名的經典視聽音樂會幾乎全年刷存在感,而諸如金庸影視作品系列音樂會、經典武俠影視金曲音樂會等也經常出現。事實上,並不貴的票價,加上較低的欣賞門檻,讓這類音樂會很有市場。而火爆背后,是影視音樂會在當前的演出市場呈現良莠不齊的情況,真正高質量的反而是少數。

  現象

  流水的音樂會,鐵打的久石讓

  在北京的演出市場,有一句戲謔之言:流水的音樂會,鐵打的久石讓。的確,幾乎每周末,《天空之城》《菊次郎的夏天》《魔女宅急便》《哈爾的移動城堡》《風之谷》《入殮師》《龍貓》《千與千尋》《幽靈公主》《紅豬》等久石讓創作的經典曲目都會在北京各大演出場所奏響。

  曾經指揮過久石讓作品音樂會的中國電影樂團常任指揮張冰冰介紹,這十幾年以來,久石讓主題音樂會確實在演出市場擁有廣泛票房,因為受眾比較廣泛。在他看來,宮崎駿的動畫作品故事可能很平淡,但久石讓作曲音樂渲染的氣氛非常感人,“可以吸引不太懂古典音樂的朋友走進音樂廳,所以這類音樂會的觀眾往往就是家長帶著孩子,或者是年輕情侶。”

  不過,比較尷尬的是,這些音樂會上久石讓本人基本不可能出現,因此在業內被稱為“山寨久石讓音樂會”。2011年,久石讓本人來北京舉辦“久石讓電影音樂盛典”時,曾無奈地表示:“除了2010年底在國家大劇院那場,還有這次將舉行的這場音樂會,其他的都未經我本人授權。我為此而感到為難、煩惱,我曾經和宮崎駿說過這個問題,他也有同感。”

  曾組織過久石讓來京演出的北京春秋蒼明文化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陳靜表示,久石讓作品的著作版權歸其所屬的唱片公司所有,唱片公司把這些音樂版權委托給國際著作權協會,在中國演出久石讓的作品就得跟中國著作權協會聯系。這意味著,主辦方一般隻需向中國著作權協會繳納很低的費用,即可在音樂會演奏久石讓的音樂作品。陳靜認為,這種做法嚴格意義上來說其實並不算違規,只是鑽了法律法規的空子,“如果久石讓本人細究,是可以一定程度上起到杜絕作用,但環節復雜。”

  市場

  票房基本不愁,“雜牌軍”不少

  影視音樂會常年上演的背后,是市場的需要。從價格來看,這類音樂會的平均票價普遍低於古典交響音樂會,票價區間在100元-600元。中山公園音樂堂的一位工作人員透露,像經典的電影、動漫相關主題音樂會,曲目耳熟能詳,票房基本不用發愁。遇到熱度較高的影視音樂會,為“情懷”買單的人大有人在,選擇跨城觀演的觀眾也不在少數。

  事實上,當年北京演出市場剛出現影視音樂會時,水准很高。久石讓創作的宮崎駿動畫音樂,採取的是MIDI(即樂器數字接口)作曲,這種方式是20世紀80年代初為解決電聲樂器之間的通信問題而提出的,但作為音樂會上演,必須要重新編曲。張冰冰透露,久石讓作品音樂會上演之初,一般是80多人的交響樂團編制,中國電影樂團對原曲進行了重新編配,后來出於成本考慮,很少再有這麼大的編制,很多音樂會採取了室內樂的形式。

  隨著近年影視音樂會的數量越來越多,這一品類的音樂會的演出方充斥了越來越多的“雜牌軍”。於是一個比較吊詭的現象出現了,不少影視音樂會的演出信息介紹隻有曲目,樂團等其他信息語焉不詳。這甚至導致了“劣幣驅逐良幣”,乃至於不少水准較高的樂團很少再舉辦影視音樂會。張冰冰直言,很多小公司組織的影視音樂演出,配器質量低下,“關鍵是現在這類音樂會沒有標准,缺乏導向,觀眾自然會非常失望。”

  出路

  精心制作,期待推陳出新

  影視音樂會熱度不減的同時,拉郎配、簡單拼湊的問題也一直被業界和觀眾詬病。因缺乏對曲目的策劃、演出流程的掌控,演出效果往往不盡如人意。曾推出《飲歌·香港電影交響音樂會》的北京繁景文化總經理姚朔表示,以電影為主題的音樂會屢見不鮮,但這些音樂會拼盤的性質相對較大,“好萊塢的、法國的、意大利的電影可能會夾雜在一個音樂會中呈現,缺少共性。”

  另一個突出問題是,目前大部分的影視音樂會,一般採取大屏幕播放影視畫面配交響樂這一形式,缺乏新意。在很多從業者看來,目前行業內影視音樂會的制作團隊亟須推陳出新。去年在天橋藝術中心上演的《飲歌·香港電影交響音樂會》,把一些細節放大,就像在95分鐘裡看了十多部電影,體驗很獨特。

  其實,影視衍生音樂會在國外發達國家的精品化運作已經非常成熟,往往把動畫、游戲、裝置藝術等不同類型的視覺體驗進行重新創作,和音樂進行有機結合,讓觀眾沉浸其中。2017年在北美多個城市巡演的《權力的游戲》配樂音樂會堪稱是一場“視聽秀”。制作方借助LED屏幕和特效,將現場打造成一個360度的舞台,並用劇中經典片段觸發觀眾的記憶。此外,演出定制的專屬舞台效果也令人大呼過癮——具有魔幻色彩的樹木在舞台上生長,“凜冬將至”時整個場地“雪花”漫舞,演出還採用大量煙火裝置,當LED屏中出現噴火的巨龍時,現場的噴火裝置同時啟動,帶來滾滾熱浪。記者 徐顥哲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