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出演男主角,親朋好友全來幫忙,新京報專訪新人導演徐磊揭秘幕后趣聞

《平原上的夏洛克》 素人演員自帶“天賦”

2019年12月03日09:1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平原上的夏洛克》 素人演員自帶“天賦”

  很多人說新人導演拍片迷茫,但其實最開始我倒挺能接受片子上不上映或是什麼的,上映這事之前也沒想過。確實我沒覺得自己有什麼堅持不下去,因為拍電影的過程就是要不停地克服各種困難,我相信幾億投資的電影也會有自己的困難,像《流浪地球》,它的難處一定不比《平原上的夏洛克》少,我覺得就是各有各的難處,但有件事要堅持——肯定得把事兒干完。

  ——徐磊

  《平原上的夏洛克》(后簡稱《夏洛克》)已於11月29日上映,截至發稿時該片在豆瓣網站上評分達到7.8分。這部片中的演員全是非職業演員,三位主演大叔是河北農民,沒有高智商主角光環,沒有高科技設備,沒有現代化的偵破手段,隻能用最笨拙的方式一步步探究發生在朋友身上車禍的真相。《夏洛克》由新人導演徐磊執導,曾獲得FIRST青年電影節最佳電影文本獎項。100分鐘的電影有太多有趣的細節,例如男主角是導演的父親、深州取景的故事、農村兄弟間的情義……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電影導演徐磊,聽他聊《夏洛克》的制作幕后。

  創作

  從編劇轉行,將親身經歷搬上銀幕

  影片中的“神探夏洛克”是一位來自河北深州農村的普通老漢——超英,他在翻蓋新房時,同村的好友們前來幫忙,但其中的樹河卻意外遭遇車禍入院。超英為了替樹河討回公道,也為了填補巨額的醫藥費,他帶著兄弟“華生”佔義,鎖定了三名所謂的嫌疑人,騎著一輛電動三輪車奔波在華北平原的城鎮鄉村間,踏上搜尋肇事逃逸者的旅途。他們探案時的笨拙與窘迫,遭遇的種種陰差陽錯的巧合,都成為故事中令人忍俊不禁的笑料。可事實上,這段看上去不那麼真實的情節卻取材自徐磊的親身經歷,在他的老家也有親戚被撞,也擔心一旦報警找不到肇事者無法報銷醫藥費,所以大家都一致決定去追凶破案。去年是徐磊很困惑的時候,那時候他正在做編劇,“活干完了,但電影后期時間特別長,遲遲上映不了,沒人知道我是那部電影的編劇,也就沒人找我繼續寫電影劇本,原來那些廣告片的客戶也都斷了。我看自己攢了點錢,就說干脆我自己拍一個得了,決定了這事就不難了。”

  選角

  全素人陣容,導演老媽勸老爸出演

  徐磊用自己的錢做投資,4月開始寫劇本,歷經近5個月的時間,帶著30多人的團隊完成了前期拍攝。電影的拍攝地是徐磊的家鄉河北衡水,演員則大膽起用了全素人的陣容,主角超英的飾演者,是導演本人的父親徐朝英。在拍攝過程中,徐磊發現職業演員無論怎麼演都無法擺脫表演痕跡。於是他索性修改了劇本,讓沒有受到專業訓練的普通人來擔當主角。“我最初不是沒有想過這部電影由職業演員來演,但拍完后我覺得還好沒有那樣做。我既然找不到特別合適特別好的,至少我得找一個我願意拍他的,跟那些人比,我還是願意拍我爸。我讓他演這個戲,他能留下一個作品。”徐磊回憶,剛開始邀請父親出演的時候對方是拒絕的,“他說自己沒空,因為和幾個朋友弄了個小的工程隊,每天接點活兒就干事,后來我媽媽就勸他參與,我媽心挺大,還說你這片子賣不出去也沒事,給你爸拍個電影他老了還能看看。后來我爸決定出演,沉默不語,就是那種‘你讓我拍我就拍了,你讓我演我就演了’,不過他拍戲的過程中,總是一直在接各種電話,然后安排誰去工地去干什麼、誰弄沙子這類的,總之拍完那場戲就安排他自己的活兒。”

  拍攝

  非職業演員很多時候是自然流露

  對非職業演員的調動,徐磊稱任何一個時候都有可能產生創作火花,例如幾個演員的天賦都很強,對戲的節奏代入感十足,雖然有導演在一旁告訴他們怎麼表演,但他們本身流露出來的真實就足夠強大,例如印象最深的佔義吐痰被罰,滑稽的、朴質的表演神情都來自佔義本身﹔例如拍吃驢肉的戲的時候,佔義就經常NG,被主創們吐槽“故意演不好”,是因為驢肉貴想多吃幾口﹔佔義也反擊樹河為了想抽煙,躺在床上那場抽煙戲拍了一下午,幾乎抽了17根煙……出現在鏡頭中的牛、馬、農人、平房、土磚、草帽、苞米地、電動三輪車、塑料薄膜雨衣、光膀子的男人、門面簡單的街邊店鋪、不講究美感隻在乎舒適的朴素穿著等等都令影片有著極為接地氣的鄉村質感。徐磊表示,片中很多元素都來自於在農村的觀察,“我特別欣賞農民身上那種草莽勁,比如在向日葵花田裡方便,我聽說就有人在這麼美的地方這麼做過,我覺得這些細節都挺有意思的。”

  【花絮】

  *以下內容均由徐磊口述

  片名原本叫《塵土飛揚》

  我原來想拍的是中國的鄉土事,我希望名字裡面帶個“土”字,正好也是兩個人奔波勞累的故事,帶著風塵仆仆的感覺,后來覺得這個名字太文藝了,不太符合鄉土的調性,於是就想改個更好玩的名字。《平原上的夏洛克》有點戲謔的感覺,比如我們調侃一個人會經常說他是朝陽區妻夫木聰,踢球也會說這是的安定門梅西,所以就改名平原上的夏洛克。

  電影的命運幾乎不在導演預期

  原先預期能賣給電影頻道,后來我才知道它們不收方言電影。其實我從來沒想過這部電影能在院線上映、我想過可能會去投些電影節,中不中獎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其實我這人做事總是往最壞的方向來想,最壞就無非練練手,所以我也不覺得這是要拼命的東西,也不是說要賣房賠血本去拍這個電影。

  搬磚一天多少錢“片酬”就多少

  我的資金少,在老家拍可以比較小成本。除了男主演是我父親,有很多親戚、朋友、兄弟來幫忙,像我媽媽在裡面也客串了一回樹河的妹妹,他們也有片酬,只是會象征性地給一點,其實都是按當地工資去結算,比如過去搬一天磚掙多少錢,演戲就給多少錢(大笑)。

  父親演戲一直挺“穩”

  我爹演戲一直挺穩的,就是那種“你讓我干我就干”,其實他也沒覺得電影有多神聖,前段時間我跟他說有本雜志想拍他,是一本很多明星都想上的時尚雜志。他說自己沒聽過,但讓他去拍個照片就拍。他也不覺得拍電影多難、多神聖。其實他的穩讓我很意外,演戲他有自己的節奏感,就是他在生活中的樣子,他一到電影裡就有種從容不迫、不慌不忙、一點都不怵鏡頭的感覺。

  別讓出品方賠錢

  我覺得成片也沒什麼可修正了,我也不想重新再拍一遍。因為你拍攝的周期和資金限制,你就隻能拍一套方案。所以我很羨慕王家衛,他可以拍完了還能把一個明星的戲整個剪完不要了,太任性了(笑)。另外我對市場的期待就是別讓出品方賠錢,我覺得他們願意去賭一個沒有明星的電影還是挺感謝的。

  採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