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第一書記 為貧困村帶來土雞中的 “戰斗雞”

2019年12月03日08:05  來源:重慶晚報網
 
原標題:這位第一書記 為貧困村帶來

  鐘光海和他養的豬

  ▲羅清雲(左一)和村干部檢查自來水廠水質

  ▲羅清雲(右)和村干部一起查看杉樹生長情況

  ▲小豬崽長得健壯,鐘光海和羅清雲(右)都很開心。

   羅清雲(右)檢查土雞生長情況

   雄壯好斗的公雞

  土雞中的“戰斗雞”戴上了眼鏡

  戴著眼鏡,舞文弄墨的筆杆子來到鄉村養土雞,會和這些土雞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面對“土雞中的戰斗雞”,他給雞戴上“眼鏡”,並非是雞近視,而是為保障這些雞的生命安全。

  筆杆子當上扶貧干部

  羅清雲,今年37歲,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衛生監督員,得過市“五一勞動獎章”,也是資深的宣傳干部。無論從外形還是氣質,他都非常符合“筆杆子”的形象:身高1.7米左右,戴一副眼鏡,分頭總是梳得一絲不苟,說話也是慢條斯理。雖然撰寫文稿、材料是一把好手,但所有人都沒想到,他會去從事基層工作,成為扶貧干部,當第一書記。

  “沒干過還不是要干”“服從組織安排”“以后和大家隻能朋友圈相見了”,這是今年3月,他和朋友聊天的隻言片語,讓人能感覺到,羅清雲心中沒底氣、很忐忑。當時,羅書記走馬上任的目的地,是忠縣石黃鎮三勝村。

  接下來的日子,羅書記沒有過多向大家提及他的工作、生活,但他的朋友圈有了明顯變化:過去發送的大多是衛監相關的工作,當了第一書記后,朋友圈大多是養雞、養豬和種樹等鄉土題材。

  俗話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看得出來,羅書記對鄉村產生了興趣。

  “癌症”病人變養豬大戶

  11月27日上午,記者從主城驅車3個多小時來到了忠縣石黃鎮三勝村。

  闊別已久,和羅書記再次見面。除了皮膚更顯粗糙,黑了一點,他似乎沒什麼變化。過去總是一絲不苟的頭發,顯得有些擰巴,不難看出至少有一兩天沒洗頭。對於如今不洗頭不講究的調侃,他不以為意。

  他介紹,三勝村屬市級貧困村,全村勞動力896人、外出務工820人,佔總勞動力人口91%,“空心村”情況嚴重。該村以傳統農業為主,經濟結構單一,經濟收入低下。

  羅書記的工作究竟干得咋樣?三勝村四組貧困戶、54歲的鐘光海很有發言權。他說,從2012年起,因身體患病,他和妻子靠務農和打零工為生,一對子女正在讀書,每月近3000元的醫藥費讓家裡苦不堪言。

  “我當時爬兩層樓梯都不行,有人說我這是癌症,我也當真了,真的不想活了。”鐘光海說,幸運的是,駐村工作隊和幫扶責任人了解情況后找到了他,多次帶他去診斷治療,確診是慢性胃病,並非癌症。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到2018年夏天基本康復。之后,駐村工作隊幫他重拾信心,又幫他申請了五萬元可三年后償還的無息貸款,並建議他“脫貧致富,那就養豬”。

  “到今年夏天,我已養豬60多頭,當時鬧非洲豬瘟,我心想要是這些豬死了,貸款就永遠還不清了!”鐘光海說,就在這時,羅書記帶著駐村工作隊來到家中,實地考察后,幫他將豬分散在三個地方養殖,並囑咐他注意隔離和防疫措施。到目前為止,他的豬無一病死。鐘光海的這些豬,價值近20萬元,他准備提前將貸款還清,繼續做大做強養豬事業。

  “戴眼鏡的戰斗雞”

  在三勝村,不時可看到土雞在覓食嬉戲。吸人眼球的是,這些公雞大多雞冠艷麗、羽毛豐滿,頗為雄壯威武。它們的嘴上,還都架著一副“眼鏡”,看起相當奇怪,這是咋回事呢?

  原來,今年6月,市衛生計生監督執法局支持的首筆6萬元扶貧啟動資金到位后,羅書記帶隊考察了多個養殖項目,最終引進了來自萬州區的品種土雞2000余隻。這種土雞具有抗病能力強、好動、性情凶猛等特點,40余戶村民通過“認養+代養+回購”的模式參與到該項目中。

  “養殖之初,有村民反映這些雞一夜之間死傷好多隻,懷疑是被野生動物獵殺。我們調查后發現,這些死去的雞沒有被進食的痕跡,才意識到這是它們互相打斗所致。”羅清雲說,還有一次,有隻鷂鷹想來捕食土雞,結果被土雞群起而攻之,等村民發現時,鷂鷹已奄奄一息。此后,村裡定制了一批專用“雞眼鏡”:即一個紅色的圓片,中間打孔,給一隻隻好斗的公雞戴上,保障其生命安全。

  正是因為這些土雞性情凶猛且好動,所以肉質更為鮮嫩有嚼勁。目前,放養、不喂飼料的“三勝戰斗雞”已在周邊地區小有名氣,每隻雞平均四五斤,售價在30元左右一斤,銷路不用愁,預計可給當地村民增收20余萬元。同時,村集體養殖的10余萬尾清水魚也長勢良好。

  此外,今年村裡還創辦了集體經濟裕玲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吸納了村內貧困戶20余人勞動務工,並種植有杉樹苗30余萬株,明年春季即可用於政府的退耕還林項目,可給村集體增收10余萬元。村裡還籌劃了種植蜜李150畝,並爭取到了110余萬元的縣級配套資金,村集體產業發展的路更寬了。

  讓百姓喝上安全水是分內之事

  羅清雲和駐村隊員吃住都在村裡。6月的一天,他做飯時發現水裡有一股淡淡的泥腥味。“為啥會有這個味?”他本能的感覺到,自來水水質可能出了問題,需要從源頭調查。

  村裡有一座小型村級自來水廠,日供水量15噸,由村民管理。他和駐村隊員馬上對全村每一戶村民的飲用水進行了摸底排查,“這個水,估計是制水過程中消毒效果不理想造成的。”

  隨后,羅清雲聯系忠縣疾控中心對水質進行抽樣檢驗,果然發現水質不達標,原因是消毒用的二氧化氯發生器有零件損壞,導致無法有效加入消毒劑。

  羅清雲馬上請自來水廠工作人員更換了零件,並囑咐加強對制水工藝的管理。同時,他還讓自來水廠工作人員進行健康體檢,並聯系供電所給水廠牽了一條專線,保証自來水廠的機器設備能24小時正常工作。

  “衛生監督是我的老本行,能讓老百姓喝上衛生、安全的水,也是我的分內之事。”羅清雲說。

  重慶晚報-上游新聞記者 文翰 攝影報道

  面對面

  公路修到家門口 明年賣農產品更方便了

  三勝村山高陂陡,村裡沒有通交通車。羅清雲第一次去村裡,就是在鎮上打的“摩的”——確切的說,是“拼摩的”:一輛摩托車上,除了司機和他,還坐了一個背大包的胖大嫂。20分鐘的路程,半邊屁股都在車外,讓“拼摩的”的羅清雲真切感受到了鄉村交通不便的痛苦。

  當時,他就暗暗發誓,要盡力改變三勝村的交通狀況,讓鄉親們的出行變得更方便。經過大半年的努力,村裡共爭取籌措到資金500余萬元,擬新建、改擴建5條村級公路。現在,村裡各處都是熱火朝天的施工現場,羅清雲和駐村工作隊的隊員們奔走於各個工地。

  “那麼寬的公路一下就修到了家門口,明年賣農產品就更方便了。”村民嚴其明興奮地說道。看著新的道路一點點成型,羅清雲的心裡也是一片欣慰:“明年,明年大家出行就沒這麼困難了!”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