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州“書痴”鞋匠家藏舊書兩萬本 讀書已成一種習慣

2019年12月03日07:39  來源:四川新聞網
 
原標題:達州“書痴”鞋匠家藏舊書兩萬本 讀書已成一種習慣

  初冬時節,寒梅吐蕊。進入12月,達州的氣溫已降至幾度。在達城的老街上,有這樣一位年逾半百的修鞋師傅,他終日佔據著巷口拐角那一平方米左右的地方,修鞋、配鑰匙的工具有序地排成一列放在一張漆跡斑斑的木桌上。鞋氈、針線等物品碼在腳邊,自己則坐在一個年代久遠的小木凳上,看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手裡修著各式各樣的鞋子,配著各式各樣的鑰匙……在修鞋攤的旁邊,還擺著一個舊書架,上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許多舊書,它們大多已經發黃,但都干淨完整。師傅說,相比修鞋攤,書架才是他真正的“寶貝”。

  楊茂濤

  他!是“鞋匠”

  楊茂濤,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期,今年剛好步入知天命的年紀。

  1997年,還未到而立之年的楊茂濤,由於企業不景氣,成為了一名下崗工人。上世紀九十年代,內地掀起了南下打工的浪潮。見身邊很多的人都選擇了外出務工,年輕的楊茂濤也摩拳擦掌,准備南下憑自己的一腔熱血搏一個前程。但為了照顧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最終他選擇留在達州。

  為了養家糊口,楊茂濤便跟一位親戚開始學修鞋,直到后來自己擺攤。從最開始在達六中(現達高中永豐校區)門口擺了一年,到后來2003年搬到了大西街現在這個位置,又是15年。回憶起當年修鞋的時候,老楊很是感慨:“那時候可不像現在,有這麼多好看的鞋,樣式也沒有現在這樣多。鞋壞了,都是修了又修。不像現在,鞋壞了,就扔了,怪可惜的。”雖然現在的鞋越來越貴,但老楊發現了一個問題,“現在的鞋咋這麼不結實呢,不是今天開線就是明天折底,我們以前修的鞋可不這樣,一雙能穿好久呢。”

  如今的修鞋生意已經大不如從前,楊茂濤常常一天下來幾乎沒有進賬。

  隨著年紀增大,楊茂濤的身體早已不如從前。背駝了,修鞋時彎成了一張弓,眼睛也不太好,不時用沾著黑污的袖套擦拭。手上的裂紋如溝壑般狹長深邃,整個人倚在桌旁,四周空蕩蕩的,隻有鐵器碰撞的聲音。楊茂濤坦言自己曾無數次想丟下這把銼刀,但是很多老顧客專門從幾公裡外的地方來找他修鞋,不做又覺得對不起他們。“隻要身體吃得消,修鞋還是要堅持下去。”楊茂濤說。

  楊茂濤的舊書攤

  他!是“書痴”

  中午,趁著人少,50歲的楊茂濤坐了下來,拿起了身旁的《紅岩》品讀起來……

  楊茂濤不僅修鞋,還做著收舊書的生意。在修鞋攤旁他擺了一個書架,上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許多舊書,它們大多已經發黃,但都干淨完整。楊茂濤說,相比修鞋攤,書架上的書,才是他真正的“寶貝”。

  不一會兒,一位中年男子走到了書攤前,掃描一番之后,隨手拿起一套舊書翻了幾下。楊茂濤微微抬起頭,手撥了一下帽檐,用余光瞄了一眼中年男子,沒吱聲,便又繼續看起書來。中年男子覺得書內容可以,想買下,便詢問價格。

  “20一本,全套可以優惠。”

  中年男子擺擺頭嫌貴,轉身要走。楊茂濤立馬起身:“先別走,可以商量。”最后,兩人相談甚歡,男子買下了書,還留了楊茂濤的微信。楊茂濤對記者笑著說:“你看,生意做成了,又多教了個朋友。哈哈!”

  楊茂濤說,雖然他上學不多,但是一直有讀書的習慣。

  當他還是一個放牧牛羊的頑童時,就開始了閱讀生涯。那個年代,書籍是十分罕見的奢侈品。在老家,誰家有本什麼樣的書楊茂濤基本上都知道。為了得到閱讀這些書的權利,他還經常給有書的人家去幫忙干活。

  由於熱愛讀書,長年累月下來楊茂濤家中已有了不少書籍,但買書閱讀對於楊茂濤來說真的是一種“奢侈”。2003年,在一個朋友提醒下,楊茂濤進入了舊書市場。“最開始是自己買來看,看了又賣,就這樣慢慢開始做起來的。”有時候,為了收到一本好書,楊茂濤要來回去別人家好幾次,這其中的辛酸隻有楊茂濤自己最清楚。

  楊茂濤家中的書

  他!還有夢想!

  楊茂濤的家不到100平米,但卻有個40平方米的書房,裡面都是他收集的各種舊書,差不多兩萬本,楊茂濤有空就會在家裡翻翻這些舊書,整理一下。“我從小就希望能有個自己的書房,現在通過賣舊書實現了這個願望。”但這麼多書籍擺在家中,卻並不是一件愜意的事情。由於,書太多,房間太小。舊書產生的灰塵,需要楊茂濤花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打理。因為舊書,楊茂濤甚至和家人產生過隔閡和矛盾,家裡人都勸他,把這些舊書全部賣了。“好多書,我都舍不得賣。”

  楊茂濤說,希望自己有天能開個舊書展,讓更多的人看到這些好書,也讓這些書找到自己的主人。

  對於楊茂濤來說,書是最廉價的奢侈品。每一本書中,都藏著一個世界,酸甜苦辣咸,各有各的滋味。在書中,他能和作者相遇,從字裡行間品味書中世界的冷暖,找到情感的共鳴。楊茂濤說:“鞋舒不舒服隻有自己穿了才知道,路好不好走隻有自己走了才能體會,書隻有自己讀了才會有心得。”如今,雖然收入不高,但浸泡在文字裡的生活也讓楊茂濤也無比滿足。(四川新聞網記者 余開洋 攝影報道)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