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妻27年終相見 為了另一個家庭的幸福 他選擇了放手

2019年12月03日07:20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他選擇了放手!“隻要她過得好就好了”

  他說妻子在夢裡出現過很多次。

  笑著,不說話,也不告訴他去了哪裡。

  27年來,他一直在苦尋,那個突然從自己生活中消失的妻子。

  今年10月中旬,央視《等著我》錄制現場,妻子朝他走過來時,他已哭成淚人。

  65歲的趙太先講起過去,埋著頭,聲音低緩,在往事裡繞來繞去,他說原本平靜安穩的家,在孩子9歲時突然破碎了。

  然而,還沒來得及重聚,他卻選擇了和妻子離婚。

  他說是為了“成全”另一個家庭,妻子在內蒙古的家裡有一兒一女,她習慣了那邊的生活,讓她回來,她會挂念孩子,也許過得並不開心……

  妻子失蹤

  平靜小家突然散了

  與妻子劉華菊失蹤前的最后一面,是在四川蓬溪縣常樂鎮的集鎮上,趙太先家住射洪市洋溪鎮玉豐村,但與常樂鎮隻有四五公裡。1992年的那個逢場天,一條長街上格外擁擠,趙太先看到了妻子。已經接近中午,他跟妻子說,早點回去給孩子煮飯。妻子答應了,他沒有多問,包括妻子為什麼出現在了集鎮上。

  趙太先趕完集回家,妻子卻沒有回來,他以為妻子回了娘家,但第二天還是沒有回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那一年,兒子趙小平才9歲,一個原本溫暖平靜的三口之家就此破碎了。趙小平至今記得一個溫暖的午后,陽光從房頂的玻璃瓦上照進來,他趴在母親的腿上,讓母親給他掏耳朵,掏完左耳,他又換個身把右耳伸過去。

  趙太先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妻子很勤勞,什麼活都干,洗衣煮飯,割草喂豬等,那時候自己在集鎮補鞋擺攤,家裡就全靠妻子。即便很多人說妻子“傻”,他也很知足,他說妻子不傻,只是特別老實。

  在趙小平的記憶裡,母親不愛說話,每天很早就起床給自己做飯。別人常常喊母親幫忙干活,母親不會拒絕,有時干到天黑連飯也沒吃上,但做完事,人家還叫她“傻子”,他很小的時候就為此難過。

  意識到母親再也不會回來,是因為家裡來了很多親人,每個人臉上寫滿焦急,商量怎麼尋找。晚上,趙小平一個人躲在被子裡哭,父親安慰他,說“媽媽等幾天就回來了”,他不信,只是不再哭出聲。

  27年苦尋

  時常在夢裡見到妻子

  趙太先一直找了好些年,他得到的線索是,曾有人在蓬溪縣槐花鎮一帶見過劉華菊。他不是很確定,卻去過槐花鎮無數次,有時候步行,有時候騎自行車去,他把妻子的身份証照片放大洗印出來,挨著問。

  幾年時間,射洪、蓬溪的很多鄉鎮,他都走了個遍,但依然沒有妻子的下落。他說在夢裡見過妻子很多次,就在今年9月,還夢見過一次妻子。夢裡的妻子笑著,不說話,也不說去了哪裡,讓他無比著急。

  他說妻子不認識錢,不會寫字,走丟了一定吃了很多苦……別人說妻子傻,但他不這麼認為,他說從別人介紹開始,他就很喜歡妻子。他一個人偷偷哭過很多次,央視《等著我》節目錄制時,他依然講著講著就大哭起來。

  這麼多年,他一個人帶著孩子,2004年兒子考上大學,他不得不遠赴新疆打工,才暫時停止了繼續尋找妻子。2013年回到老家,兒子因為遠在宜賓工作,提出給他找個老伴,他說要找就“把你媽找回來吧”。

  趙小平后來得知,父親2017年還專門跑過一趟槐花鎮,再去尋找母親的下落,但依然無果。隨后,趙小平在“回家網”發布了尋找母親的帖子,他說為父親也為自己。很多年以前,老實巴交的趙太先沒有選擇報警,他一直盲目地尋找著……

  10月中旬,在《等著我》錄制現場,當趙太先見到妻子劉華菊的時候,早已哭成淚人,他說,“你看,我把兒子給你培養成了大學生。”

  36歲的趙小平,已經畢業10余年,如今在宜賓興文一所學校做老師。

  隻為成全

  找到妻子后 他選擇了離婚

  12月1日,當記者聯系上趙太先時,他稱已經與劉華菊離婚。他說劉華菊走了27年,在內蒙古又有了一兒一女,都已經20多歲,那邊條件也不錯,要她回來,她又挂念孩子……我已經65歲了,眼睛還有殘疾,他現在的老公才55歲……

  趙太先說,他選擇了“成全”,隻要劉華菊過得好就好了。

  記者從射洪市洋溪鎮法庭了解到,是趙太先起訴離婚的,但事實上雙方事前都已經協商好了。

  “母親是跟弟弟一起回來的。”趙小平告訴記者,母親留在內蒙古生活,是大家商量決定的,這次母親回來,恢復了戶口,並辦理了父親和母親的離婚手續,由於母親不能說清楚也不能書寫,所以選擇了洋溪法庭判決離婚。

  在電話裡,趙小平的弟弟張某表示,他們家離呼和浩特市區不遠,母親平時在家,父親在外打工,妹妹也在酒店上班,他最近正在籌備婚禮。他們也正准備為父母辦理結婚手續,再把母親的戶口遷到內蒙古。

  劉華菊已經不太認識趙太先,只是在錄制后台一眼見到兒子趙小平時落淚了。趙小平說,母親很多記憶已經模糊了,不認識以前的人,以前的地名,也要重新給她講解。

  她不主動說話,看到離別27年的兒子也“不像別的母親噓寒問暖”。但趙小平格外滿足,她說能再見到母親就是幸福的,有一天晚上,他在腦海中把記憶裡的母親和現在的母親拼到一起比較,想看看27年的裂痕帶來的變化,但想著想著他就分不清過去和現在了。

  趙小平堅信母親當年是被拐賣到內蒙古的,但母親已經說不清楚了,父親當年也沒有報警,現實已經如此,他說現在隻想過平靜的生活。而內蒙古的弟弟妹妹,他說這是血緣上改變不了的親人,以后會保持聯系、走動。

  趙太先跟劉華菊現在的老公有過兩次視頻通話,總共聊過5個小時,過去的27年,他想找回來,卻隻有通過別人的描述。他說,當時在辦理離婚時,有工作人員問過他,有沒有異議,他說沒有,包括沒有提出任何賠償之類。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楊靈 攝影報道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