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宗罪3條命 “悍匪”馮學華一審領死刑

2019年11月30日08:14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5宗罪3條命 “悍匪”馮學華一審領死刑

  曾在眉山、樂山兩地犯下多起命案

  逃亡439天后,於50歲生日當天被警方抓獲

  被控犯有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強奸罪、強制猥褻罪、盜竊罪。數罪並罰,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馮學華案時間表

  2017年12月4日、5日

  馮學華在眉山市東坡區白馬鎮、修文鎮強奸殺害兩名婦女后潛逃。

  2018年10月17日

  警方再次接到報案,馮學華的鄰居、橋樓村女子羅某,於兩天前的晚上獨自回家后失聯。警方偵查發現,馮學華有重大嫌疑,並在附近一口枯井中找到了羅某尸體。

  2019年1月12日

  在眉山最后一次作案后,馮學華騎著搶來的摩托車,到了樂山市市中區悅來鄉。

  馮學華將樂山女子張某甲強奸,並搶走幾百元錢。

  2019年2月8日上午

  與悅來鄉相鄰的關廟鄉,發生一起入室搶劫強奸案,受害者是一名年僅17歲的少女。警方偵查發現,犯罪嫌疑人又是馮學華。在作案后,馮搶走了一輛電瓶車和一件女式中長款綠色連帽羽絨服。

  2019年2月16日

  馮學華在樂山市中區白馬鎮被抓,當天,是馮學華50周歲生日。

  2019年3月22日

  眉山市東坡區檢察院依法對涉嫌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罪的犯罪嫌疑人馮學華批准逮捕。

  2019年11月29日

  馮學華案一審宣判,被告人馮學華獲死刑。

  11月29日下午,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馮學華犯故意殺人、搶劫、強奸、強制猥褻、盜竊罪,依法判處死刑。

  此前在眉山、樂山兩地身負多起命案的他,被網友稱為“悍匪”。今年2月16日,在逃亡439天后,於50歲生日當天被警方抓獲。

  A

  “悍匪”過堂

  一句話沒說

  當馮學華再一次出現在媒體面前,時間已過去7個多月,地點已換成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11月29日下午,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馮學華犯故意殺人、搶劫、強奸、強制猥褻、盜竊罪,依法判處死刑。

  和剛被抓獲時相比,馮學華胖了不少,面色紅潤。他被抓獲那天,是2019年2月16日,適逢其50歲生日,被村民們當頭一棒擊倒,被抓時頭上血跡已凝固,身上沾滿泥土草屑。在逃亡439天裡,他東躲西藏、食不果腹。被帶回眉山市公安局東坡區公安分局后,面對民警端來的飯菜,他一口氣吃下五六片回鍋肉。

  馮學華朝議論紛紛的旁聽席望了幾眼,走上了被告席。

  3條人命,5宗罪,實際上,在宣判前,馮學華就似乎知道結果是什麼了。29日下午庭審時,從開始到宣判結束,馮學華沒說一個字。

  B

  一審判決:

  五宗罪 死刑

  法院經審理查明,馮學華先后在眉山、樂山實施多起犯罪,殺害三名無辜群眾,並犯下強奸、強制猥褻、搶劫等罪行。

  馮學華家住眉山市東坡區白馬鎮橋樓村,於2009年酒后強奸其鄰居余某未遂。2017年6月,因鄰裡糾紛與余某家發生爭吵。同年12月4日,馮學華酒后闖入余某家中,將她扼頸按倒在地,多次按住后腦撞擊地面致余某失去反抗能力后,毫無人性地實施了猥褻。之后,馮學華將尸體拋至枯井中,拿走手機,並用雜物進行掩蓋后覆上井蓋。

  僅僅一天后,馮學華途經東坡區修文鎮上碼橋村時,遇見曾經的工友、被害人闞某,讓闞某用余某的手機給余某的女兒打電話,編造余某外出打工的事實。通話后,馮學華將闞某騙至其舊宅外,將她按倒在地,用石頭將闞某殺害。期間,再次實施了猥褻行為。

  2018年10月17日,為了准備交通工具出逃外地,馮學華再次伸出魔爪。當晚,他竄至東坡區白馬鎮橋樓村被害人羅某家中,躲藏至花台旁,在羅某騎摩托車回家准備開鎖時,用石頭朝她后腦部猛擊數下,又用雙手捂住口鼻致其死亡,並將其拋棄至當地一枯井內。馮學華又返回清理現場后,駕駛羅某的摩托車逃離現場。

  再次行凶后的馮學華逃竄到樂山,於2019年1月12日在市中區悅來鄉石膏村,強奸了村民張某甲,並進行了搶劫﹔2月8日在市中區關廟鄉花台村,強奸了村民張某乙,騎走其電瓶車。直至2月16日,在樂山市市中區白馬鎮,馮學華被警察、村民圍捕,這個殺人惡魔才落入法網。

  在庭審中,公訴機關出示了相關証據,被害人家屬提起了附帶民事訴訟。馮學華對起訴指控的事實和罪名無異議,但對自己犯罪行為的危害性和社會影響依然沒有深刻的認識和反省。

  法院認為,馮學華一系列犯罪分別構成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強奸罪、強制猥褻罪、盜竊罪,其中強奸對象還有未成年人,應予以從重處罰。遂判決,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並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

  宣判結束后,馮學華並未當庭表示上訴。

  C

  辯護律師:

  馮學華曾拒絕兩撥律師

  欣慰他能當庭認罪悔罪

  9月,四川達寬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瀟接到自己將對馮學華實施法律援助時,他沒想到,被告人已經拒絕了兩撥指派律師。

  但王瀟並未放棄,他告訴馮學華,不管案件和外面的牽挂怎麼樣,能幫的自己一定幫。“他比較牽挂妻兒,說到牽挂打動了他,他對我有了信任。”

  但是關於案情,馮學華已不願多說。這個案件証據很周嚴,眉山公安機關在偵辦案件時,把証據做得很扎實了,對於王瀟而言,可辯空間不是很大了。

  直到開庭前,王瀟共和馮學華有過三次見面。馮學華差不多都處於懵懵懂懂的一個思維狀態中,話也很少,讓王瀟的辯護工作進展艱難。

  讓王瀟略感欣慰的是,在自己的努力下,開庭時,馮學華還是當庭認罪悔罪。

  \ 記者走訪 \

  村庄回歸平靜

  若不提他,都沒人會說這件事了

  宣判時,馮學華妻子並未到法院來,僅僅向民警表示“人抓到了什麼都結束了,不想再提這個人了”。

  早在今年2月17日,她就表示,自己和馮學華關系並不好。兩人1989年結婚,婚后馮學華對她和兒子都不好,他脾氣暴躁,好賭,酒后經常打她罵她。其曾提出過離婚,但馮學華將結婚証撕了,還威脅要殺她娘家人,她就不敢再提離婚的事了。

  自從馮學華犯事后,村庄裡人心惶惶,一入夜就早早關門閉戶,有的村民甚至會用木棒將門抵住。馮學華的妻兒,也成了眾矢之的。

  東坡區公安分局白馬派出所所長姜天順表示,馮學華兒子當時正在外地打工,因被警方帶走調查而失業,回到家中十分憔悴,馮學華妻子一度因外人的驚擾不敢回家。

  “一開始,我們也擔心,他們兩娘母心理能不能承受得住這些,在家會不會受到別人的欺負。”姜天順說,所裡面的同事一方面積極與馮學華家人談心,干預其心理﹔一方面也多次到村組上去,召集村民做思想工作。

  “目前,母子倆已開始新的生活,村上的人和他們處得也不錯。”姜天順說,“要是不去提馮學華,都沒有人跟你說這件事了。”

  \ 對話馮學華兒子 \

  他做那樣的事情,就是置家人於不顧

  11月29日,得知父親宣判,馮學華的兒子馮某某說,再怎麼,我也要見他最后一面,哪怕遠遠地看一眼(也行)。

  不過,對於父親的判決結果和所作所為,他並未予以評價。

  馮學華被抓后多次表示,自己唯一的牽挂就是妻兒。在接受記者專訪時,馮學華曾表示,之所以要對眉山的受害人下手,是因為和受害人“有仇,大仇。”“他們經常說我不好,導致我的兒子現在都沒有成家。”

  馮學華的話,讓馮某某有點難以接受:他做那樣的事,就是置家人於不顧了,你覺得他還牽挂家人嗎?

  事發前,馮學華兒子馮某某在外地工廠務工,事業正處在上升期,直到當地警察從工廠裡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他帶走。接下來,他被工廠辭退,工作找一個丟一個。

  無奈之下,馮某某從外地回了老家。那段時間,馮某某將自己關了起來,不願面對所有人,在家睡了幾個月。要不是母親務工掙點錢回來,這個家早就垮了。

  馮學華被抓后,馮某某和他見過一次面,時間隻有短短幾分鐘。馮學華告訴兒子馮某某要“好好生活,照顧家人”。馮某某隻說了一句話:我是不會哭的。

  “你知道我怎麼過的嗎?我走到街上,一群人當著你的面,圍著你說,這就是殺人犯的兒子。”馮某某說,“事情發生后,我很注意言辭,保持沉默,降低我的存在感。”

  朋友遠離、客商收購果子壓低價格、需要償還的債務……諸事涌來,讓馮某某不堪重負,他表示好些時候,他覺得自己快要被逼瘋了。

  其間有女子曾表示願意嫁給馮某某,但他拒絕了。“我不想害了她,這件事情不解決,我不考慮這些,不想讓另一個家庭也曝光了。”

  休整一段時間后,如今,振作起來的馮某某找了一份新工作,努力從陰影中走出來,開始新的生活。成都商報-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蔣麟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