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康熙寵臣 為何整首詩都在寫四川?

2019年11月29日07:22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這位康熙寵臣 為何整首詩都在寫四川?

  高士奇行書軸。四川博物院供圖

  文物檔案

  高士奇行書詠成都詩軸

  級 別:國家二級文物

  年代:清代

  收藏單位:四川博物院

  在清朝歷史上,漢族官員要獲得皇帝信任,比八旗子弟要難上許多。不過康熙年間,出身寒門,連進士也未中過的漢族人高士奇,卻因為寫得一手好字,並且擅長揣摩聖意,得以成為皇帝心腹。

  高士奇的字為何能夠打動一代帝王?四川博物院館藏的一件高士奇行書詩軸,可以讓人們一探究竟。這首七律詩軸,高士奇一展秀麗整飭的書法功力。值得一提的是,整首詩大半內容的典故都和四川尤其是成都有關,堪稱為底蘊深厚的成都做了一紙免費形象廣告。

  七律盡含成都歷史風物

  高士奇的這件行書七律為立軸,共寫了4列字,內容為“景陽寸地出風塵,紫綬搖光錦水濱。沽酒壚邊懷賦客,浣花溪畔訪詩人。詔堂鶴唳榿(qi)林曉,臥閣鵑啼籠竹春。聽取巴童歌五袴,御屏重紀姓名新。”落款寫道:“裡言奉送敬庵老年台正。江邨高士奇”。行書下端,鈐有“高士奇”“澹人”兩印。

  四川師范大學歷史文化與旅游學院教授謝元魯介紹,這首七律,幾乎每句都在用典。“景陽,曾經是南朝宮名。史料記載齊武帝置鐘於樓上、宮人聞鐘,早起妝飾。后人據以用典,取其早起之意。紫綬是古代高官腰帶的顏色,在此應指一位高官來到錦水之濱,也就是成都。”古時成都織錦業發達,成都又名“錦城”,穿城而過的“濯錦之江”,則稱為錦江。“沽酒壚邊懷賦客,浣花溪畔訪詩人”,其用典同樣和成都有關。西漢時期,著名辭賦大家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后,在今琴台路一帶當壚賣酒的故事,千百年來傳為美談﹔而到了唐代安史之亂以后,“詩聖”杜甫則在浣花溪畔眾籌起了杜甫草堂,在此創作了大量詩作,而榿木,恰是杜甫最喜歡的一個樹種。至於臥閣鵑啼,同樣用了古蜀時期“望帝啼鵑”之典。

  接下來,作者畫風一轉,寫起“聽取巴童歌五袴”。巴童,代指巴渝之童,他們能歌善舞。他們唱的“五袴”,同樣有典故。東漢時期,蜀郡太守廉范廢除了禁止百姓夜間點燈做事的制度,引來老百姓用《五袴歌》來歌頌他的功績,后代遂用“五袴”作為稱頌地方官吏施行善政之詞。

  謝元魯認為,這是高士奇寫給一位叫“敬庵”的同僚應酬或逢迎之作。從全詩用典大多與四川有關來看,這位“敬庵”應該在四川當過官,至少奉皇命到四川出過短差。正因為如此,高士奇才用了廉范、司馬相如、杜甫、望帝等四川歷史上著名的正面人物來與其相比,最后表示自己的祝福:待你四川之行以后,你就會御屏中選,成為皇帝喜愛的臣子。

  對“天下第一清官”的示好?

  這位敬庵是誰?四川博物院典藏部文博館員何家歡認為,應該是與高士奇同朝為官的張伯行。他被康熙認為“天下清官第一”,晚年恰號“敬庵”。贈送七律詩軸,應該是同事之間表示友好。但兩人迥然不同的歷史聲譽,卻令這首七律詩顯得另有深意。

  何家歡說,高士奇早年考取秀才以后赴京謀發展,結果隻能靠給別人寫點兒小文字或代寫家書賺取生活費。但是他一直沒有放棄學業,最終考進國子監成為一名太學生,並漸漸從翰林院的小官成為帝王身邊的心腹。

  高士奇察言觀色的境界,史料多有記載。據說有一次康熙登臨泰山,與大學士明珠以及高士奇站在一起時,興之所至問兩個親信“今天咱們像什麼?”明珠回答的是“三官菩薩”,把自己和皇帝相提並論,而高士奇則立刻跪在康熙面前回奏“高明配天”。這不僅暗合了高士奇和明珠兩人的名字和皇帝作為“天子”的身份,而且“高明配天”一語還出自《中庸》,結合后兩句“博厚配地”和“悠久無疆”,對皇帝極盡贊美。

  高士奇的這種做派,再加上他寫得一手好字,讓康熙對他相當倚重。只是,隨著權力越來越大,高士奇開始各種斂財,並且拉攏官員培植勢力。到最后,被其他官員聯名以貪腐之名告發。但高士奇只是被“罰”告老還鄉,此后居然又被康熙召見陪伴自己南巡。

  不過,在《張伯行列傳》等史料中,從未記載他曾經到過四川。四川博物院典藏部副主任胡蔚認為,如此一來,這件詩軸在書法價值之外,還具有文獻價值,可補史之闕。除非,值得高士奇吹捧的“敬庵”另有其人。(記者 吳曉鈴)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