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文物南遷樂山80年

那是一場故宮文物的隱秘遠征

2019年11月29日07:21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那是一場故宮文物的隱秘遠征

  11月19日上午,紀念故宮文物南遷樂山80周年活動在樂山拉開序幕。

  曾參與過、研究過這段歷史的人們匯聚樂山,共同喚醒這段“文物長征”的歷史記憶。

  中國故宮文物南遷,堪稱世界文明史上文物遷徙數量最多、行程最遠、范圍最廣、歷時最長、投入人財物力最巨的文物遷徙與保護行動之一。

  “看不到文物”的南遷路

  守護16000多箱“重要物資”

  在故宮文物南遷路上,凡文物落腳處皆有故事。

  樂山就有一個廣為記載的故事:一位樂山市中區安谷鎮的村民稱與文物曾有“一面之緣”,有一隻精美的瓷盤,盤底有一條描紅的金魚,這條金魚畫得活靈活現,遇水后更會從盤中“一躍而出”,變成一條活魚,在盤中游弋。

  但實際上,讓文物“安家”的老百姓,與文物是“無緣相見”的。

  “剛開始文物運送是保密的,對外宣稱是重要物資,村民們隻曉得來了9000多箱重要物資。”負責牽頭戰時故宮文物南遷遺址公園建設的樂山市政協副主席劉忠福介紹,這批文物從運輸到存放,村民們積極提供自家宗祠作為場所、出工出力打造存放文物用的木箱等,但這些“重要物資”都有軍隊守護、戒備森嚴,老百姓並沒有機會親眼見上這些文物一面。在整個南遷過程中,大量文物在25年裡甚至從未打開過。

  故宮博物院展覽部副主任、南遷歷史話劇《海棠依舊》編劇王戈來樂山採風時,也聽說過那則“金魚遇水而活”的故事:“雖是夸大和演繹得來,但究其根本,那是樂山人民對文物發自內心的尊重和愛。”

  百姓共同參與,讓文物保護從“國家行為”擴展到了“百姓行為”,讓這場“文物長征”變成了全民參與的“文化長征”。正是在這樣的防守和保護下,一直到1947年2月文物開始陸續遷離,16000多箱、逾百萬件文物珍藏流離顛沛至樂山存藏八載,無一損毀遺失,全部完璧東歸。

  “沒有文物”的博物館

  “拼”出故宮文物的南遷史

  故宮文物的南遷雖是中國文物史上一場重大的戰役,但由於種種原因,在2008年以前,知曉這場“文物長征”的人並不算多。劉忠福在2017年籌建戰時故宮文物南遷遺址公園的時候,沿著重慶、貴陽、南京、上海一路尋覓,都沒有太多研究和記載。

  在樂山,這段歷史保護起源於民間。2008年,安谷老人王聯春用自己一生的積蓄開始籌劃修建故宮文物南遷史料陳列館。這個幾乎沒有人支持的項目老人干了兩年,2010年,全國民間唯一一座以抗戰文化為背景、故宮文物南遷為主題的公益性歷史資料陳列館——安谷故宮文物南遷史料陳列館落成。

  “民間自發去建設文物南遷紀念館,其實就是民間的故宮情懷與文物情懷。”故宮文物南遷檔案史料展策展人何燚說。

  “文物南遷”這個歷史事件,留給樂山的實物少、遺址少,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去呈現這段歷史也是一個大課題。“我們要建一個沒有文物的博物館。”劉忠福介紹了這個博物館未來三個方面的建設宗旨:對現有遺址進行保護和重建﹔通過生態恢復,還原當時的歷史環境﹔通過重現當時的社會結構模型,比如剛開建的宋祠,來還原當時人們是怎麼生活的。這個平台還可以邀請曾經在戰爭中流離失所的文物來這裡進行展出。

  何燚在看到樂山建館規劃后感動地說:保護動作從民間走向政府的過程,我們更加篤定地相信我們保護中華文化命脈的歷史是一場“文化長征”,是對中華文脈的守護,是一種精神力量。今天我們缺少的是“文物南遷”這段歷史的物質載體,但我們可以把這段歷史從一件件具體的“文物”,轉化為一種“典守精神”。

  近兩年來,樂山全面展開相關發掘、整理、保護、研究等工作,相繼建成了樂山“戰時故宮”文物南遷紀念館,組建了樂山故宮文物南遷研究院,組織了故宮文物南遷“三路”沿線重點城市遺址考察調查,形成了“戰時故宮”文物南遷遺址調查報告,並對易祠、順河場貨棧、歐陽道達舊居、尹煥章舊居、梁廷煒舊居等南遷遺存遺址開展搶救性修繕保護,讓故宮文物南遷遺址的“一磚一瓦”得到了有效保護,讓“戰時故宮”這段歷史記憶和文化脈絡得到了有效傳承。(記者 劉若辰 王博爾)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