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當天 她手機通話時長達1000分鐘

2019年11月28日09:17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失聯當天 她手機通話時長達1000分鐘

  失聯姑娘的自拍照 家長供圖

  張玲開的“孤鯨三坑體驗館”。

  從11月6日開始,家人至今都沒聯系上26歲的張玲姑娘。張玲是個動漫迷,喜歡Cosplay,最近在轉塘金街美地開了一家店,賣動漫服裝。昨天,錢江晚報報道姑娘失聯一事后,讀者為之揪心,希望姑娘早點回家。

  在所有人當中,最傷心的就是張玲的媽媽滕阿姨了。昨天,滕阿姨又向記者透露了一條重要線索:失聯當天,女兒手機通話長達1000分鐘。

  女兒:

  失聯當天

  手機通話長達1000分鐘

  11月27日上午10點多,錢江晚報記者趕到張玲開的小店,小店名叫孤鯨三坑體驗館。張玲的媽媽滕阿姨在店裡。女兒失聯這麼多天,滕阿姨心急如焚。

  滕阿姨說,6日下午,女兒曾到光陽大廈,在那裡的一家中國銀行辦了一張銀行卡。

  “這家店才開了一個多月就出了這樣的事,我真的太后悔了。”滕阿姨說,女兒之前在淘寶上開網店,動漫lolita服裝一直是女兒最大的興趣所在。“后來她說想開實體店,正好看中這個店面,想讓我把店面轉租下來,既然她喜歡,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滕阿姨再次撥打女兒的手機,還是“來電提醒業務”。阿姨說,“還有幾次是顯示停機,我還以為手機欠費了,但是充了錢進去還是打不通。”

  女兒11月1日曾向自己要過5000塊錢。“我女兒比較內向的,我也沒有多問。平常有點什麼事她都會跟我商量的。民警跟我說,11月6日那天她的手機通話時長有1000分鐘。”

  旁邊餐廳的店員阿姨說,小姑娘看起來蠻內向的,平常不怎麼說話,“11月6日那天,我看到過她拿著照相機出門的。”

  曾在張玲微博留言、7日下午想找張玲一起吃飯的姑娘,是杭州的小余。記者也聯系上了她。

  小余說,她跟張玲認識五六年了,是一個圈子的人,不過平常接觸不多。這次約吃飯,是因為張玲開了個店,自己另一個朋友也是開動漫店的,就想牽線搭橋認識一下。一開始聯系不上張玲,小余以為張玲在睡懶覺,就去店裡找,一直找不到就回去了,沒太在意。后來一直聯系不上,才意識到不對勁。

  媽媽:

  這兩天幾乎把派出所當家了

  昨天是張玲失蹤的第22天。轉塘金街美地,她的那家動漫店,不大,擺放整齊,地面干淨。店裡大部分是張玲為迎接雙11進的一些潮貨,還有一些未拆分的快遞包裹。

  隻有滿面愁容的滕阿姨守在這裡,隻有在這裡她能感受到女兒的一點氣息。滕阿姨還在處理店裡的事,比如訂單什麼的,“不能讓女兒失信啊”。

  “女兒能平平安安回來就好,其他所有事情都是小事。”滕阿姨小聲地說。長達20多天的尋找,已經讓50歲滕阿姨的面容失去了光彩。某一刻,她是平靜的,但一轉頭,她的眼裡透露出六神無主。

  “我這幾天看到短頭發的姑娘都會盯著看。”滕阿姨說,她是怕再次錯過女兒。

  滕阿姨和女兒最后一次見面是11月3日。“我那天去女兒住的地方看她,她很忙,正忙著准備雙十一,平常她開店都是自己忙,拍照、當模特都是自己。看著她忙進忙出的,我也心疼。飯有時候也不好好吃的。”

  “這幾天幾乎把派出所當自己家了,上午去一趟,下午去一趟,一遍遍看監控,回憶監控內容,也經常去上次拍到女兒的停車場裡,希望能得到一點點的消息。”能找的地方,能問的人,滕阿姨都找了問了。

  “下午我又去了一趟派出所,民警跟我說現在在全力偵查,沒有更新的消息了。報警到現在我隻能在附近找找看,她出現過的停車場沒有監控,她的通話記錄查不到,隻能靠民警了,現在沒有消息,心裡著急也不知道該怎麼找,希望她能早點回家,平平安安的。”阿姨的眼裡閃動著淚光。

  昨天下午,錢報記者來到張玲租住處門口,發現房門緊鎖。據滕阿姨說,房子11月17日到期了,另外也不想讓女兒再住在外面,滕阿姨已將房子退租了。錢江晚報記者 邊程壹 楊一凡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