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把“樣板扇” 看廣州外銷品市場的商業競爭

2019年11月28日08:35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從一把“樣板扇” 看廣州外銷品市場的商業競爭

  廣博館藏清代“混合骨庭院人物圖樣板扇”

  《廣東五常酸枝家私》

  清末外銷家私圖錄中的廣作家具圖樣

  博物館尋珍錄

  1752年,英國的制扇工匠們聯合起來,發動了一次抗議。

  他們的抗議對象,是來自中國,特別是廣州的扇子。這些工藝精湛、材料考究、價格低廉的扇子,讓他們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終於,這些英國人受不了了。

  今天我們在談到廣作外銷品在歐美市場的長時間風行時,往往帶著幾許自豪與興奮。的確,當年的那股“中國風”極大地影響了當地的社會與文化風貌。裡面有許多振奮人心的故事,也有很多值得回味的瞬間。但是,“外銷”畢竟是商業,必然與競爭、博弈、機變、謀略……相伴隨。對技術的覬覦,對市場的搶奪,才是出現在“外銷品”面前的大概率圖景。

  無聲的“商業代碼” 雅致的信息傳播

  正在廣州博物館展出的“匠心神巧——廣作特展”中,有一把廣博館藏清代“混合骨庭院人物圖樣板扇”。它集清代廣州眾多雕刻工藝於一身,外骨為銅鎏金,上下浮雕山水人物,內骨由銀累絲燒藍、檀香木、象牙、銀鎏金累絲燒藍、貝殼、玳瑁、茜紅象牙七種材質兩兩組合而成,相同材質的內骨並無刻意追求對稱。扇面彩繪官邸庭園人物,人物面部以象牙貼繪。

  這實在是一件精工到極致的折扇,甚至有點過於繁縟了。廣博的專家介紹,不同材質的扇骨,是專門給西方人看的。它應該類似我們今天裝修房屋時,在窗帘鋪裡見到的布樣冊那樣,讓定制折扇的消費者,可以直觀地感受到材料、手感、視覺效果。因此,它不僅僅是當時廣州的制扇工藝展現,也是商業運作模式的產物。看著它,我們可以推測,那家扇子店的主人,應當是精心置備了原料,遴選了工匠,打磨出這樣一件足以為萬裡之外的潛在客戶提供清晰、足量信息的“樣板”。它既無聲地顯示了店主人在這一行當中的不俗實力,也暗示了他能承接的工作范圍與邊界。這是一套簡明好用的商業代碼,且雅致,有格調。

  另一些推銷方式就更為直接,比如展覽中“其貌不揚,卻被列為重點文物”的清代彩元繡庄廣告紙。這份廣告紙是廣東民間工藝博物館(陳家祠)的藏品。故宮博物院也有與之類似的一件,夾在“廣繡花鳥博古插屏”的背板內。繡庄主人何竹齋在文中介紹,彩元繡庄老鋪在“廣東藩台前”(即今財廳前北京路一帶),分鋪位於“省城內廣州府前小馬站口”(今中山五路南,五月花廣場對面),主營各類貢品以及各省官服及相關配飾,並詳述了繡品品種、質地及經營理念。兩份廣告採用的紙張、字體印刷和布局有所差異。雖然只是普通的廣告紙,但設計精美,刻寫精湛,顯見是用心之作。廣博助理館員常絲茗認為,“能在主店之外開設分鋪,也間接說明繡庄主人具備較為雄厚的經濟實力”。由其文字我們也可知道,當時不乏將質量較差的“鄉裡工繡”充為精品售賣的繡庄,可見市場競爭還是很激烈的。

  這本瓷器目錄拍了923張照片

  1745年9月12日,當哥德堡號完成第三次往廣州的航程即將進入母港哥德堡港時,意外地觸礁沉沒。所有船員都生還,但船和所有貨物都沉入水中。此后它經歷了多次打撈,1906年至1907年,瑞典收藏家詹姆斯·凱勒對之開展水下考古,打撈出4300多件瓷器及大量瓷器碎片。

  詹姆斯·凱勒夫婦二人畢生致力於中國瓷器收藏。1910年,他們到廣州游歷,定燒了一批“滿地加彩,器物口沿繪錦地紋、如意紋﹔內開光,繪博古、花鳥、福祿壽等吉祥圖案”,並巧妙地嵌入了家族徽章的生活用瓷。數年前,據稱是這批定制品中的105件在某知名拍賣行在線拍場上拍。所有的拍品,底部都落有“宣統年寶興造”礬紅六字。

  “寶興”商行是當時知名的外銷瓷經營業者。他們有一份制造詳盡精美的商品目錄冊存世,令今人可以一睹當年廣彩外銷品的豐富多彩。

  1911年印制的這份《廣東省城寶興瓷器之產品目錄》中,羅列了2450款不同的廣彩、青花產品,均是當時歐美國家向廣州定制的商品,從餐具、咖啡茶具到衛浴用具,再到藝術品無所不包,僅餐碟就細分為肉碟、面包碟、牛油碟、咖喱碟,甚至還有卡片碟等。品類之繁,范圍之廣,堪稱清末民初從西關一帶出口的廣州外銷瓷之大觀園。《目錄》橘紅色封皮,用道林紙(機械紙)印制,由兩大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以英、法、德三種外語編印的產品定購細則﹔第二部分是以英文編印的外銷瓷器產品及其說明。

  《目錄》把產品分為陶器和瓷器兩大類,以瓷器居多,共有1941款,其中“拳頭產品”廣彩瓷一項又佔瓷器總量的63%以上,廣東地區產的青花瓷約佔5%,其余32%基本是江西景德鎮產的青花、五彩等瓷器。這些瓷器上的裝飾既有中國傳統的花鳥、八仙等題材,也有拖著黑煙航行在大海中的輪船等西洋風、近代感的圖案。

  《目錄》中的923款產品配印了相應的黑白照片。在攝影技術尚未普及的一個多世紀前,這一定是很大的一項工程,可知為了推廣產品,寶興行的主人也是下足了成本。

  “五常”與“萬全” 海外客戶的家具寶典

  廣東地區是清代重要的海外木材和木制家具集散地。因貿易發達而帶來的原料充足,客觀上為廣東地區家具制作行業的發展奠定了物質基礎。在17世紀,法國以及很多歐洲國家就已經出現了大量的中式家具,不少宮廷器物清單上都明確有著中式家具的記載。歐洲家具設計之父英國的托馬斯·齊彭代爾(Thomas Chippendale)在自己開設的商店中專門賣有從中國進口的器物和家具,其所著《家具設計指南》,也熱情宣傳了中式家具裝飾的美麗。海外市場的熱捧,令廣式家具的外銷市場逐漸擴大。相應地,以營銷推廣為目的的圖文資料也興起。《廣東五常酸枝家私》便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本,近年越來越多地得到研究者的關注。與之類似的,還有《廣東萬全酸枝家私》一書。

  有研究者指出,清末,組織紅木雕刻家具系列產品出口的大洋行有開設在故衣街的“萬全”“五常”等庄口。當時出口產品均稱之為“洋庄貨”,品種繁多,計有花幾、套幾、衣櫃、博古櫃架、羅漢床、貴妃床、挂燈椅、馬鞍椅、神台、八仙台、碟架、花瓶座、梳妝盒、首飾盒、食品盒、座屏、挂屏、樟木箱、宮燈等。為了對外推銷產品,這些庄口還將花色樣品用石版印刷宣傳單,發往海外。不少手工業作坊亦擴大為前廠后工場、產銷合一的家私店,也有從自產自銷發展到發料給行內以父子、夫妻為主體的小作坊加工。

  記者看到,《廣東五常酸枝家私》在具體的家具圖像畫法上採用西方明暗繪畫的技術,家具造型體積感強烈,透視准確。此外該書對圖中的家具均配上了英寸標注,其余沒有文字說明。書中包含的主要家具有桌、椅、凳、櫃、床、榻、屏風等。從中不但可以看到中西文化在雙向交流中融合、變化和發展,也能看出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競爭,廣州商人們不停息的努力。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鬆竹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