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入金三角,抓捕大毒梟 80后禁毒警察的毒戰!

2019年11月26日06:42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80后禁毒警察的毒戰!

  禁毒警察是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因為他們的對手——毒販,被稱為“最危險的罪犯”。

  從四川大涼山到境外“金三角”,他兩次跨境抓捕大毒梟,上演真實版“湄公河行動”,一舉摧毀了兩個盤踞境外多年的販毒集團﹔在零下7℃的惡寒天氣中,他帶隊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追緝毒販,公路上多次上演生死時速,歷經18小時的驚險追捕,繳獲毒品35公斤﹔亡命毒販面對逃脫無望,縱身跳下了高約20多米的懸崖,他和戰友也跟著嫌疑人跳下懸崖,當場繳獲毒品海洛因5.6公斤,毒販說,“這是一個不要命的警察”……

  他的名字叫周脈軍,一位80后禁毒警察,四川涼山禁毒戰線的“刀鋒戰士”。從事禁毒工作6年來,他組織並參與偵破毒品案件130余起,繳獲毒品600余千克,他的名字讓毒販聞風喪膽。

  緝毒的路上危險重重,6年來,周脈軍送走了5名因公殉職的戰友。但他卻說,“他們沒走完的路,我還要更堅定地走下去,如果有一天真的回不來,也無怨無悔。”

  台上的“隱身者”

  “從警初心是出於對這份職業的第一認同”

  10月21日至22日,全國“最美基層民警”推介展示活動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舉行。10月22日,36位(組)“最美基層民警”候選人的事跡一一呈現,講述著一個個動人的故事。

  一面屏風,一個身影,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公安局禁毒局副局長周脈軍,成為當天活動現場唯一一名不能露臉的民警,充滿了神秘感。同為與毒魔戰斗的基層民警,周脈軍的展示開始前,工作人員抬上一面屏風,全場觀眾不明所以,相互傳遞著疑惑的眼神。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評審、各位戰友大家好,我是來自涼山彝族自治州公安局的禁毒民警周脈軍,給你們敬個禮……”屏風后聲音響起,一個身影庄嚴敬禮,全場觀眾恍然大悟——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免遭侵害,一線緝毒民警必須遮擋相貌,以影示人。

  雖然是一個標准的“80后”,但是周脈軍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得多。“我已經一周沒有回家了,來不及回家洗澡換衣,身上都有味道了。”採訪周脈軍時,他正在辦理一起毒品案件,十分忙碌。

  初見周脈軍,不修邊幅的絡腮胡,瘦巴巴的身材隻有108斤,很難讓人想到,他是一位長期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因為他對手是凶狠的毒販。

  從事禁毒工作6年來,他先后組織並參與偵破毒品大要案件130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600余人,繳獲毒品600余千克,被稱為涼山禁毒戰線的“刀鋒戰士”,先后榮立個人三等功4次,多次被嘉獎,連續兩年被評為“全州公安突出貢獻人物”,被四川省公安廳評為“全省緝毒偵查專家”。

  “我從警初心很單純,純粹是出於對警察這份職業的第一認同。”周脈軍說。

  兩入“金三角”腹地

  “要收拾他們,隻有比他們更不要命”

  “干禁毒的無非是兩種危險,一個是生命危險,第二個是誘惑的危險。”這句出自電視劇《破冰行動》禁毒大隊長蔡永強的話,一語道破了緝毒警察們面臨的處境與危險。自從參加禁毒工作,這樣的危險周脈軍早已司空見慣。

  2018年5月,周脈軍參與組織偵破公安部“5.24專案”系列案件,為抓捕境外毒梟,他帶隊鏖戰邊境,兩次深入“金三角”腹地實施過境抓捕。“由於在他國領土,無法攜帶武器。在槍支泛濫、戰火紛飛、局勢極其動蕩的境外,我們人身安全面臨著極大威脅。”

  在這起案件中,他講起一個細節:進入疑似毒梟藏身的賓館后,我們都看到了電梯裡的彈孔,但沒有一個人退縮,“心裡想的是,干就是了!”

  由於嫌疑人長期蟄伏境外,第一次聽到風聲后逃之夭夭,抓捕未成。大約一周后,行動小組將嫌疑人鎖定在邊境某口岸附近,“我一眼把他認出來了,他也看到了,但是我們一下子就沖了上去,他想反抗已經沒有機會了。最終,8名境外毒梟被成功抓捕回國,兩起特大跨國販毒案成功告破,149名犯罪嫌疑人被繩之以法,兩個盤踞境外多年的販毒集團被徹底摧毀。

  作為緝毒警察,周脈軍也遇到過各種誘惑,他記得有一次,“一個毒販被抓到后,為了換取自己的性命,指著價值近千萬的毒贓說,你要多少錢,你開價就行,隻要你們放了我,這些都是你的。”

  “工作一輩子的工資也不可能有這麼多錢!”周脈軍堅決地予以拒絕。“這是一群傻裡吧唧的警察!”事后毒販在接受審訊時說。

  緝毒的路上危險重重,在周脈軍的記憶中,有太多驚心動魄的案件,“涉毒人員往往都是不要命的,要收拾他們,隻有比他們更不要命。”

  堅定地走下去

  “如果有一天回不來,我也無怨無悔”

  近日,由新華社“中國網事·感動2019”三季度網絡感動人物評選結果揭曉,周脈軍榮獲“三季度網絡感動人物”稱號。

  從事禁毒工作的這六年,一直對家人鮮有陪伴。“我最為愧疚的就是對妻子和兒子的陪伴虧欠,平時工作很忙,照顧不了他們,外出執行任務也從來不敢告訴他們,就怕他們擔心。”

  2014年5月,周脈軍的兒子降生了,但他剛出生就被查出腦血腫,被送入重症監護室。正是火燒眉毛的時候,周脈軍又接到任務,他隻得隔著玻璃望著危在旦夕的兒子,擦了把淚,奔赴邊境抓捕毒販。

  長年累月的加班出警,讓5歲的兒子已經習慣了他的加班,每次隻要在家裡待的時間超過半天,兒子就會問:“爸爸今天不加班嗎?”更多的時候,兒子是說:爸爸快走,爸爸再見!講到這裡,周脈軍停頓了一下,陷入了深深的自責。

  禁毒之路,危難重重,每一次抓捕都有可能面臨犧牲,每一次與家人的惜別都有可能成為最后一面。2013年以來,涼山禁毒戰線先后有5名民警因公殉職,30多人因公負傷。

  周脈軍說,雖然戰友們離去了,但是他們沒走完的路,還要更堅定地走下去,“希望每一次出任務,我的戰友都能平安歸來。如果有一天回不來的是我,我也無怨無悔。”

  毛丹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江龍 攝影報道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