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成都人一樣幸福地生活

人民日報記者 溫素威

2019年11月25日20:39  來源:海外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成都。這是座文脈之城,千古詩篇詠蜀地風華,當下故事擺寬窄龍門﹔這是座守望之城,“變臉”不移天府本色,兩千多載不更其名﹔這是座穿越之城,三星堆神鳥探問來路,太古裡引領風尚前程﹔這是座富庶之城,平原涵養沃野千頃,盆底撈起百味沸騰。

成都,成都人的原生態養成背景。

成都人,快做慢活,滋味人生。12次上榜,11次蟬聯冠軍,當“2019中國幸福城市論壇”上,成都再一次脫穎而出,位列“2019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名單榜首﹔當“生活在成都”成為向往的生活,當“像成都人一樣幸福生活”成為願望……

追上南絲綢之路起點上的駝隊,展開祖先編織的蜀錦,繡上詩文裡的現實原型……

(一)

成都人之潤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潤是天然氣象。

成都的山、水潤澤了成都人。

兩座山脈,龍門山在西,龍泉山在東。岷江與沱江交匯沖積而成的平原沃土,於兩大山系中間,恰似一張海棠闊葉。成都人在闊葉狀搖籃裡被“寵”著過生活,怎一個滋潤。

一座都江堰,潤成都人水氣淋漓,灌蜀地天下糧倉豐盈。2200年前的細細浸潤、節節延伸,穩穩當當地造福千年,惠澤至今。

日照少,水氣多,霧氣重,成都籠罩了一層神仙氣。成都女子,冰清水靈﹔成都酒茶,濃郁明亮。

潤是人文品格。

文化學者酈波在解讀杜甫與成都時,用了一個“潤”字,“潤澤天下,這就是杜甫在成都的獲得”。成都不僅之於杜甫,對於中華文明也展示出了救贖力。中國文化遭受滅頂之災之時,本能就有兩個方向,一個就是往四川。

潤,也是一種包容。

成都,滋養了劉備、諸葛亮的雄才大略,李白、杜甫、陸游的川行華章,更滋養了普通市井的詩意香火。

“看雲看霧看日出各有勝地,要看水,萬不可忘了都江堰。”都江堰的水,價值正在於流瀉出了一個獨特的精神世界。

成都人性格裡的玉潤,一例可証:

當年,雲南搶注“香格裡拉”冠名權,四川人卻淡定得很,“世上本無香格裡拉, 哪裡逍遙,哪裡就是香格裡拉嘛。”

成都的潤,成都人的潤,是玉品玉性,是天成也是后養。

(二)

成都人之泊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裡船”

泊是安放,是停留。

2003年,張藝謀拍攝成都城市宣傳片,“一座來了就不想離開的城市”,一句話定性成都。

泊是老成都人“樂不出蜀”。

“讀者原諒,我是成都土著,游蹤不廣,見聞有限,故每每舉例,總不能出其鄉裡”,文學大師李劼人的“游蹤不廣”,就是一種泊,一種宅吧,而大師的致歉,有種“我就愛在這裡”的鄉土自信。

剛剛仙逝的詩人流沙河,摯愛著成都,“成都不光是我生長的地方,還是我上一輩、很多輩生活的地方。成都的歷史、文化,關於成都的傳統詩詞,都是我喜歡成都的理由。”他曾經說,“本人隻有一個身份,叫‘成都文化人’那就夠了。其他都不要!”

泊是新成都人“少也入川”。

80后魏亮,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移植免疫實驗室工作多年后,選擇成都發展,“我所從事的生物科技相關領域,成都有天然資源優勢。”

成都憑借“蓉漂計劃”“泊”人才,已累計落戶30余萬人,平均每天500多人﹔取得永久居留身份証外國人數,是之前13年總量。

泊字引出一個“博”,就是吸引。成都僅次於北京和廣州,成為大學生最想就業城市。而《2018-2019中國城市安居指數報告》顯示,成都超越北上廣等一線城市,位列第一。

成都,這座具有層級感的城市,接得住、容得下任何人。

(三)

成都人之香

“二十裡中香不斷,青羊宮到浣花溪”

成都最香是食香。

美食,是通用語言。以美食為對話載體,成都語境得天獨厚,201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亞洲首個世界“美食之都”。

這座城發明了蓋碗茶,承辦了最多次全國春季糖酒會,擁有全國最大食用菌生產加工基地,是中國“農家樂”發源地……

雙流兔頭、都江堰青城山老臘肉、郫縣豆瓣、大邑唐場豆腐乳……市縣區地圖與美食圖地圖合二為一,村村都有好食材,店店都有拿手菜。

在成都,排隊吃飯是對美食起碼的尊重,一天吃四、五頓飯也是。

任何時候,轉角就能遇見串串﹔聞香就能吃上火鍋。

成都美食,吃出千億市場。2018年,全市餐飲業零售額銷售收入900億元﹔2019年,有望突破1000億元。美食是這座城文化底蘊與市場環境的融合。《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成都餐飲門店、酒吧數量都是全國最多。

成都還有陸游筆下的花香。

2019年,成都第一個開工重點項目,是“尋香道項目”。尋香道將花香、書香、藝香、道香、食香融入其間,以錦西廊橋、伴月亭為門戶,重現放翁“二十裡路香不斷,梅花長廊博物館”花香盛景。青羊宮到浣花溪,也是成都詩意棲居的公園城市縮影。

這個“香”,連通古今“香不斷”,也就有了香火的意思。

成都更有一種香是書香。

一座城市的精神品格和文化氣質,立在書架上。建世界文化名城,建書香成都﹔出台扶持政策,推進全民閱讀。成都現有書店3522家,按全市人口1633萬人計算,每萬人擁有書店2.16家,位居全國前列。成都有許多連鎖書店、二手書店甚至獨立書店。

如今,新興起的夜間經濟中,24小時書店成為“夜來香”。

(四)

成都人之開

“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

開,是開先河。

成都人最顯性特征,不是安逸,是喜為人先。“喜”為人先和“敢”為人先,有不同。用在成都人身上,一定是“喜”字。

中國最先“自己找婆家”的女子,是“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的成都姑娘卓文君。她與司馬在邛崍縣邂逅,一見定情,成為中國自由戀愛第一對兒。

北宋前,用金銀銅鐵做貨幣,成都人覺得沉,花錢不方便,於是發明和印刷了世界上最早的紙幣“交子”。

成都人開創的第一還有:

世界上第一個無壩自流灌溉水利工程、新中國第一家典當商行、新中國第一張股票、中國最早官辦地方學校、改革開放后全國第一家民間銀行……

開,是開放。

縱觀歷史,成都人素來“塞而不閉”。商周時,“蜀身毒道”讓蜀地文明與南亞文明交融,多元文化匯入成都。作為南方絲綢之路起點,絡繹不絕的商隊曾從成都出發,穿越戈壁荒漠,實現了蜀錦北去、茶葉西行,換回了棉花、羊毛等外域物產。

如今,置身全球城市開放體系之中,成都由“內陸城市”轉身“開放前沿”,成為支撐國家內陸開放新樞紐﹔在西部新格局裡找定位,成都跳出“巴蜀盆地”區域經濟范疇,迎向重慶,發揮成渝城市群引擎作用,輻射帶動川東,實現國家戰略意圖。

如今,成都開通國際航線120余條,數量位列全國第四。今年1到9月,成都國際班列累計開行2054列,其中,中歐班列1047列,東盟班列400列,已連接境外26個城市及14個國內城市。

開,是開拓。

成都在全國率先系統提出發展新經濟,率先成立新經濟委員會,率先制定機會清單,率先系統提出產業功能區概念和“人城產”發展邏輯……

成都人快做慢活的“做”,正是“九天開出一成都”的“開”的同義詞。

沒有開,哪來萬戶千門入畫圖?

這個開,不是九天之上的天賜,是成都人奮斗而來。成都人的安逸,是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奮斗的動力源泉。

城市總是由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影響著。

國家中心城市背景下,既有深厚歷史文化底蘊,又有強烈建設取向、未來取向、世界取向的成都式幸福生活正在呈現。

正是蜀中好風光。

國土空間總體規劃圖上淡橙色塊、產業功能區示意圖上小紅旗、物流中心航空起落點示、青白江進出港注標……各職能部門規劃圖正變成作戰地圖,變成百姓生活場景圖。最終,都變化成公園城市裡、2600公裡綠道上幸福的成都人。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