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都江堰,隻了解了李冰的一半

李冰還在什邡修了個“小都江堰”

專家建議納入世界文化遺產,與都江堰聯合開發建設

2019年11月25日07:4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李冰還在什邡修了個“小都江堰”

位於什邡洛水的洛口堰(今稱“朱李火堰”) (什邡市供圖)

  專家到什邡高景關實地查看洛口堰

  什邡市洛水大王廟裡的李冰像

  來歷

  在修建都江堰治理岷江水系后,李冰赴什邡治理沱江水系,通過高景關“導洛通山”水利工程,將沱江上游支流洛水分為內江和外江。李冰治水后期重點放在什邡,最后,累死並葬於什邡。

  修建

  用“火燒水擊”法:在洪水到來前先用火燒高景關懸崖峭壁,把山岩燒裂開來,待洪水暴發,必然沖擊山崖,山崖轟然崩裂,高景關被鑿開。再修魚嘴,即洛堋(石埂分水嶺)。

  石埂分水嶺將沱江上游支流洛水分為外江和內江。外江用以泄洪﹔內江用於灌溉,其中下段建有朱堰、李堰、火堰。

  功用

  戰國時期,約公元前256年,秦國蜀郡守李冰率眾興修都江堰水利工程。自此之后,成都平原“水旱從人,不知飢饉,時無荒年”,天府之國由此而興。

  關於李冰生平,資料很少,一是山西運城人,二是蜀人,三是不詳。不過有一點很確定,他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都發生在蜀地。李冰父子鑿離堆,開堰建渠為天府之國帶來的福澤,一直為世人所崇敬感激,二王廟自古香火鼎盛。

  如今,2000余年過去,這一水利工程仍發揮著重要作用。李冰也入選了首批四川歷史文化名人10人名單。“了解都江堰,隻了解了李冰的一半。”11月23日,在四川什邡·李冰學術研討會上,有專家學者認為,天府之國不僅得益於都江堰,李冰在沱江水系興修洛口堰(今稱“朱李火堰”),也有重要貢獻。

  A

  李冰治水

  兩大水系治理

  造就“天府之國”

  說起都江堰,人們就會想起李冰。但很少有人知道,與都江堰幾十公裡之隔的四川德陽什邡市洛水鎮,還有高景關“導洛通山”遺址工程、大王廟以及李冰陵園等與李冰有緊密聯系的地方。李冰為什麼會出現在什邡呢?

  成都平原有岷江水系和沱江水系兩大水系。都江堰位於岷江之上。沱江上游有三大支流,分別為綿遠河(綿水)、石亭江(洛水)、鴨子河(湔水)。三大支流中,尤其洛水水患頻發,給農業生產和百姓生命安全造成嚴重威脅。洛水,就流經什邡市洛水鎮。

  距離都江堰數十公裡外,還有一座著名的水利工程也是由李冰設計修建,這就是朱李火堰。

  朱李火堰位於什邡高景關。11月23日上午,四川數十名專家學者來到高景關,參觀李冰在世修建的最后一座水利工程。遠遠望去,高景關絕壁千仞,與對面的雲蓋山左右對峙,形如一道雄關鐵門,名叫“瀑口”。瀑口的山形地貌,酷似都江堰內江的寶瓶口,洛水進入瀑口直下,分別注入朱堰、李堰和火堰。

  “都江堰是用於岷江流域的治理,岷江之水抵達成都平原的中南部地區。所以,岷江治理好了,隻解決了成都平原中南部的水患問題。成都平原中北部的水患主要是由沱江水系造成的。”原什邡市政協副主席郭輝圖介紹,有相關水文資料記載,相差最懸殊時,洛水汛期流量是枯水期的180多倍。所以,李冰在完成都江堰工程之后,就來到什邡導洛通山。高景關本來是兩山相連的。但李冰採用“火燒水擊”的方法:在洪水到來前先用火燒高景關懸崖峭壁,把山岩燒裂開來,待洪水暴發,必然沖擊山崖,山崖轟然崩裂,高景關被鑿開。再修魚嘴,即洛堋(石埂分水嶺),東面為外江,主要功能是泄洪,西面為內江,主要功能是灌溉。又在內江上中下段修建朱堰、李堰、火堰。

  B

  專家建議

  可稱為“小都江堰”

  納入世界文化遺產

  西華大學副教授、四川省李冰研究會副秘書長李釗認為,李冰作為蜀郡守,對成都平原肯定是進行了一個全面的考察。在考察過程中發現成都平原是兩大水系構成的,第一個水系是岷江及其支流,第二個是沱江及其支流。治理這兩條水系應該是同時進行的,隻不過后期治理重點是放在了什邡,最后累死在什邡。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趙殿增參觀高景關后表示,可以把朱李火堰稱為“小都江堰”。他認為,李冰治水始於都江堰,終於章(山)洛水。現在看來,如果隻看都江堰,沒有看章(山)洛水,就沒有看清一個完整的李冰,也就沒有看清整個都江堰。從這個角度說,這個章(山)洛水應當納入世界文化遺產,甚至以后可以重新開發建設。

  “李冰治水,讓蜀地成為一個新的有地方特色的經濟文化區。再加上后來張儀筑城、文翁治蜀等事業的成功,使蜀地成為民族大融合的一個成功范例。”在趙殿增看來,除治水外,李冰對於古蜀文明的發展,乃至在中國文化發展中的地位都應得到充分肯定。

  鑒於李冰治理了岷江水系和沱江水系,有專家學者還在研討會上提出,應將都江堰和朱李火堰聯合起來進行開發建設,這將有利於李冰文化的傳承和創新。

  “朱李火堰”秘檔

  ●古稱洛口堰,位於四川什邡高景關

  ●系李冰為治理古蜀水患而修建的“導洛通山”水利工程的一部分,包括朱堰、李堰和火堰

  ●“朱李火堰” 位於洛水內江中下段,用於灌溉,與都江堰內江一起,造就天府之國“水旱從人,不知飢饉,時無荒年”的盛景。

  延 / 伸 / 閱 / 讀

  李冰是四川人? 無完整証據鏈証明其籍貫

  李冰是四川人,而且還可能是氐族部落的人?有學者對李冰的籍貫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西華大學副教授、四川省李冰研究會副秘書長李釗介紹,從現在的文獻記載和考古發現,尚未形成一個關於李冰籍貫問題的完整証據鏈。

  “李冰葬於什邡”的觀點得到了學界的普遍認同,不過李冰的籍貫卻一直是個謎,各方觀點也不一樣。

  “李冰的籍貫問題,目前學術界比較流行的有三種說法,第一種是山西運城人,第二種是蜀人,第三種是戶籍不詳。三種說法中,自清代以來,流傳最廣的,影響力最大的,就是蜀人說。”李釗介紹,20世紀比較有名的兩位專家——蒙文通先生和任乃強先生都提出了一些觀點來証明李冰是蜀人。

  什邡市博物館館長楊劍說,任乃強、王家祐等先生均認為李冰就是蜀本地人,因為李冰具有蜀人的宗教觀念、文化特征,熟悉蜀郡的天文地理、水利交通、鹽鐵物產等,且葬於什邡 。其中,王家祐在《李冰導洛卒於什邡》一文中指出“李冰是生於斯,而又殉職於斯,所以歸葬於章山,是符合當時習俗的”。

  “古人重鄉土,死必歸根埋骨於祖塋,蜀人有‘魂歸天彭闕’的傳說。《蜀王本紀》也提到李冰所說的‘魂歸天彭闕’。”楊劍認為,李冰屬蜀人。

  關於李冰是山西運城人的說法,主要依據是有人拿出了族譜。對此,什邡當地學者郭輝圖認為,在梁時,“譜牒訛誤”現象已經存在,現在的多數族譜起於宋,盛於明清。由於以上原因,李冰自然會被列為李氏先祖。

  郭輝圖還從李冰的姓名提出了自己看法。他說,東漢許慎《說文·氏部》有載:“氏,巴蜀名山岸脅之旁箸欲落墮者曰氏。”而與“氏”最相似的字是“氐族”之“氐”。氐字的音義可能構成了“李”字的來源和初原狀態。“冰” 的原型為“仌”(bing),就是理水、治水之意。因此,“氐仌”即“氐之理水人”,或曰“氐族水工”。

  什邡桂圓橋遺址的發現揭開了古蜀人的遷徙路線。根據目前的考古研究成果,學界普遍認為從九頂山上遷徙下來的古蜀人第一站到達的便是什邡。

  “‘李冰’的可能含義包括那個氐族的水工、來自龍門山氐部落的能工巧匠等等。”郭輝圖說,他可能是蜀人的理性、理想、歷史真實與虛構的多重集體疊加和記憶,而所有這些都指向一個方向--他來自龍門山脈前山地區。

  不過,李釗表示,目前為止,無論是文獻記載還是考古發現,一個關於李冰籍貫問題的完整証據鏈尚未形成。

  趙殿增表示,不管李冰是哪裡人,他都代表了一種先進文化,並具有高超的領導藝術。他成就了“天府之國”的千年基業,成為一個造福后世、受萬代敬仰的偉人。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王明平 攝影報道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