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開在海邊的書店,有顏值也有故事

2019年11月22日09:27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這家開在海邊的書店,有顏值也有故事

  上圖:閱自在書吧。

  下圖:兩個老書店人,一說到書就會笑。

  今年夏天,幾次准備從杭州去舟山探店,卻幾次都被台風所阻。

  於是,腦海中有了一個印象:舟山新華書店,因為地處海島,這是一家每年都與台風親密接觸的書店。

  前幾天,又去了一次舟山新華書店,也是我省內跑了很多家書店以來,聽到令人感嘆的故事最多的一次。

  今天,我們就來叨叨這家書店,以及跟海浪、燈塔、故鄉人等等有關的故事吧。

  跟台風周旋久了

  這裡的書店人有本“風經”

  1950年5月21日,舟山新華書店成立,新華書店定海中心店就在舟山東大街,現在的書店再往北50米。如今的書店,是一個又美又舒服,可以呆下來閱讀一整個下午的好去處。

  到了舟山新華書店,一進店,就看到海浪狀的吊頂。這海浪的形狀,又一次提醒,這是一家開在海邊的書店。

  這吊頂的背景是藍色的,是大海的顏色,多了幾分浪漫的感覺。

  身處大海邊上,不僅意味著遠方和浪漫,還有台風帶來的種種不便,風險。

  每年七八月,他們要負責整個舟山地區10萬學生的教材,責任重大。

  在文化路的新華書店教材倉庫,放書的地面比常規地面高出25厘米,到台風季節,還要再用木頭書腳墊高25厘米,以保教材的萬無一失。

  “這麼多年來,我們經歷了好幾次大台風,但教材書都平安無事,沒有影響到學校開學。”舟山新華書店的總經理徐建躍欣慰地說。

  今年8月,台風利奇馬凶猛,臨海老古城被淹,教材書被緊急搬到了二樓,台風中,12名書店員工奮戰7小時,徒手救出了60噸教材。

  萬一遇上更大的台風,可怎麼辦?

  “我們會發動全體男員工把教材書一包包搬到倉庫二樓,根據台風預報來緊急處理。”

  兩個老書店人

  一肚子的故事

  書店二樓的暢銷書排行和新書推薦區,可以看到一座直立的燈塔。這座燈塔出現在書店,更像是一種精神上的守候的象征。

  這家書店也像一座燈塔,這座島上的作家們,也被這家新華書店牢牢凝聚在一起。

  本土作家的書,幾乎都能在“翁洲學苑”裡找到。

  南宋時,有一個翁洲學院,曾是舟山群島古代史上輝煌的文化坐標。如今,“翁洲學苑”要將“翁洲學院”的文化坐標傳承下去,要構筑今天舟山群島的文化殿堂。

  潘建軍是非常資深的書店人,1990年從浙江印刷發行學校畢業,到今年正好30年。徐建躍,也是這個學校畢業的,1982年就到了舟山新華書店,一呆就是37年多。

  島上的作家們,很多是徐建躍和潘建軍的朋友。

  “《舟山方言研究》的作者童養標,退休了。《群島世范》的作者翁源昌,他寫了舟山家譜家風家事,也退休了。有個江山人、杭州大學地理系畢業的王建富,也寫了十來本專門研究舟山的書,他踏遍了舟山群島的每個村落、每個島礁,編制了大量的各類地圖。《群島探津 舟山地名與“海絲”文化》的作者孫峰,我們邀請他去社區,給社區居民講過舟山文化。”

  寫舟山的書,有這麼多呢。潘建軍說。

  兩個老書店人,一說到書就會笑,好像在說令人幸福的事物,特別滿足的表情。跟書厮混37年,一看就是愛書人。

  我拿起一本《舟山方言研究》,打開裡面的詞條,讓徐建躍找個喜歡的詞,他找了第四個詞條“安心樂事”,意思是心又安,這個事情又喜歡。

  “我剛入行時,整天對著報紙目錄苦思冥想,什麼書好,什麼書好銷。上世紀80年代,我晚上坐船,在海上漂12個小時,凌晨5點到上海,然后去上海發行所,‘巴結’老師們給我們一點書。白天辦完事,晚上再回來。”

  “那時西方哲學熱,《存在與虛無》、《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大家拼命搶,有的還連夜排隊。人們對書的喜愛,對知識的渴望不可想象,那真是書的黃金時代啊。”

  徐建躍是舟山定海金塘島人,他這樣充滿感情地跟我們“叨叨老古”,說著書店往事,不免讓人感懷歲月裡的那些珍珠,還有時代變遷對每個人的沖擊。

  閱自在書吧漲知識

  誰是桃花島第一任島主

  作為一個讀者,坐在二樓的閱自在書吧,很“漲”知識。

  比如我隨意翻開的這本王建富寫的《地載海山 名志千島》,果然糾正了我們不少地理上的認知偏差。

  他有篇《誰是桃花島第一任島主》,很有意思。

  桃花島原名桃花山,因方士安期生曾在島上煉丹,醉墨洒桃花而得名。也就是說,第一任桃花島“島主”,不是黃藥師,而是安期生。

  浙江人認為,徐福是安期生的老鄉和晚輩,徐福入海,與安期生在舟山群島煉丹有關。“蓬萊”是古人對神秘的舟山群島的美化。

  在書店逛著,不經意就遇見的“閱自在”三個字,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的理解是,很輕鬆,自由自在的閱讀。舟山人,有文化的禪意。海天佛國,跟舟山文化很接近。閱,更大的是閱讀人生,閱內心。”老書店人徐建躍如是說。

  在舟山去岱山的路上,正好經過三毛的老家小沙鎮。

  在三毛故居內,有舟山新華書店開的一家連鎖書店,主要賣的是三毛的書及舟山相關的地理文化書籍。

  “2016年,我們開了這家連鎖店,面積不大,但三毛的作品很齊全,一年能賣一兩千冊。”徐建躍樂呵呵地說。

  女作家三毛,是定海小沙陳氏家族第十三世后裔,原名陳懋平,“懋”(mào)是小沙陳氏永春堂第十三世的排行。

  在書店裡,我找到了一本今年三毛散文獎的獲得者傅菲的新作《故物永生》,他在書中寫道——

  “埋著最近的,種出吃不厭的菜蔬,這樣的土,就是故土”。這番話,仿佛也是為舟山人三毛說的。

  “傅菲的書,我們這裡有六七種之多。”說到書的事,老書店人就像說著最日常的一日三餐。

  盡管年年有台風,但有這樣痴心一片的老書店人守著,年復一年地,這本身就是一種美好。錢江晚報記者 張瑾華

(責編:高紅霞、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