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DNA犯罪密碼的博士輔警:他的“戰場”在實驗室

2019年11月21日08:3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破解DNA犯罪密碼的博士輔警

  

繆元穎在實驗室中

“我一直有一個警察夢,從小崇拜警察……”

11月19日,四川省公安廳召開全省公安機關“最美警察”“最美輔警”“最美警屬”學習宣傳活動新聞通氣會。通過三輪評選,由社會推選、媒體尋找和各級公安機關層次推報得出最終名單。其中,來自成都公安局高新區分局刑偵署技術大隊的主檢法醫師繆元穎當選十大最美輔警。

成都人繆元穎從四川大學本科畢業后,先后到中科院、香港大學深造,后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2018年4月,成都公安局高新區分局以引進專家型人才的方式聘用繆元穎,以警務輔助人員的身份加入警隊,從事法醫物証檢驗工作。

因為警種的區別,繆元穎不用執勤巡邏、接處警,他的工作場地是在實驗室裡,和肉眼看不見的DNA打交道,破解DNA背后隱藏的犯罪密碼。目前,以他名字命名的繆元穎博士法醫物証疑難檢材工作室成立運行,這也是成都高新公安分局第一個以個人命名的法醫物証疑難檢材工作室。

你知道嗎?

輔警也分“文武”

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規范公安機關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意見》指出:按照職責分工,警務輔助人員分為文職輔警和勤務輔警。

文職輔警負責協助公安機關非執法崗位人民警察從事行政管理、技術支持、警務保障等工作﹔勤務輔警負責協助公安機關執法崗位人民警察開展執法執勤和其他勤務活動。

書香門第

父母均是高校教授

爺爺繆鉞為首批博士生導師

在成都公安局高新區分局,看到輔警繆元穎,其他警察都要叫繆博士。不是戲稱,繆元穎確實是博士:從四川大學微生物學學士、中國科學院微生物學碩士,到香港大學分子生物學博士,還通過了國家司法考試,取得法律職業資格。

期間,繆元穎相繼在中國科學院、香港大學從事科研工作。2012年,繆元穎在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技術處DNA室(現刑偵總隊刑事技術支隊DNA室)開始從事法醫物証檢驗工作。

繆元穎出身書香門第,他的父母均是已退休的高校教授。爺爺繆鉞是著名的歷史學家、文學家、教育家。據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官網介紹:1981年,繆鉞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准為首批博士生導師,為四川大學培養出第一位博士。

因為父母年齡較大,妻子也在成都工作,繆元穎最終還是選擇回到成都家人身邊。2015年,繆元穎進入博士后工作站從事遺傳性疾病基因檢測的研究工作。

擁有多年工作經驗,當時的繆元穎可以選擇多種就業方向:醫院、科研機構、外企、第三方檢測機構。“當時高新公安聯系我,希望我能去他們的DNA實驗室工作,覺得我的經歷各方面都很合適。”對刑偵技術特別是法醫物証檢驗鑒定技術的迫切需求,繆元穎考慮到責任感和成就感,“我一直也有一個警察夢,從小崇拜警察。在公安裡也是從事技術工作,跟一直以來所學是有銜接的,能夠發揮所長、整治犯罪,會很有成就感。”

加入警隊

作為專家型人才引進

成立以其名字命名的工作室

2018年4月,繆元穎正式以警務輔助人員的身份,加入成都高新公安分局刑偵署技術大隊DNA實驗室,這是成都高新公安分局專門引進的專家型人才。

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規范公安機關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指出,警務輔助人員是根據社會治安形勢發展和公安工作實際需要,面向社會招聘,為公安機關日常運轉和警務活動提供輔助支持的非人民警察身份人員。《意見》明確,按照職責分工,警務輔助人員分為文職輔警和勤務輔警,文職輔警負責協助公安機關非執法崗位人民警察從事行政管理、技術支持、警務保障等工作,勤務輔警負責協助公安機關執法崗位人民警察開展執法執勤和其他勤務活動。

繆元穎透露,干輔警的工資收入並不高,“真的是出於愛好干這項工作。我對這方面很感興趣,一直堅持到現在,每次看到自己的努力有實實在在的成績,精神上會很滿足。”對繆元穎來說,干的工作,比工作頭銜更重要。繆元穎也是他所認識的同學之中,唯一一個干輔警的。

目前成都公安局高新區分局已成立了以其名字命名的“繆元穎博士法醫物証疑難檢材工作室”,立足服務刑偵實戰、有針對性地開展疑難檢材DNA檢驗的攻關研究工作。這也是成都高新公安分局第一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工作室。

贏得口碑

精於鑒定各類生物檢材

工作室挂“華人神探”李昌鈺畫像

不用接處警,也不用執勤巡邏,繆元穎戰斗的“戰場”在實驗室,一切犯罪記錄都躲在肉眼看不見的DNA背后。法醫物証檢驗,作為對刑事案件的偵破起支撐作用的刑事技術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飯。為了得到理想的檢驗結果,少則需要幾個小時,而對於一些復雜的檢材,則需要數天的時間。繆元穎憑借其扎實的專業理論知識和豐富的檢案經驗、積極認真的工作態度和高度的責任感,在業界逐漸贏得口碑。

繆元穎精於各類生物檢材的檢驗鑒定,除了常規檢材,如血液、唾液等的DNA檢驗工作,他還擅長疑難、復雜檢材,如微量脫落細胞、骨頭等的DNA檢驗。牙齒、骨骼等檢材的DNA檢驗一直是法醫物証檢驗中既重要又困難的一個領域,尤其是年代久遠、保存環境惡劣的骨骼,非常考驗檢驗人員的檢驗水平。繆元穎對牙齒、骨骼等檢材的DNA檢驗具有豐富的理論知識和實踐經驗,他在長期的檢驗工作中摸索出了針對不同年代、不同保存條件骨骼的DNA提取方法。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繆元穎完善了高新分局DNA實驗室的規章制度,進一步規范了DNA實驗室物証的提取、檢驗方法,增加配備了多種不同功能的DNA檢驗試劑盒,培養了DNA實驗室的檢驗人員,使高新分局的法醫物証檢驗范圍、檢驗能力,特別是針對疑難檢材的檢驗能力,得到了顯著提升。加入高新公安以來,繆元穎共檢驗檢材近1500件,在10余起重大、復雜、疑難案件的DNA檢驗中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在繆元穎的工作室裡,挂著的畫像之一就有“華人神探”李昌鈺。用痕跡還原真相,用細節追求完美,在法醫的崗位上譜寫著屬於自己的人生華章。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胡挺 顏雪 攝影 張直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