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遺址首份考古專題報告揭開古蜀文明在神權之外更為生動的側面

我們“看見”了3000年前古蜀先民的生活圖景

2019年11月15日07:45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我們“看見”了3000年前古蜀先民的生活圖景

  近十幾年來,金沙大遺址片區進行著持續不斷的考古發掘。其中,距離金沙遺址祭祀區約1000米的金沙遺址陽光地帶二期考古,發現了豐富的遺跡遺物。2017年,《金沙遺址:陽光地帶二期地點發掘報告》正式出版。作為金沙遺址考古的首份考古專題報告,它以詳實的材料揭開了古蜀文明在神權之外更為生動的側面,獲得四川省第十八次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二等獎。

  1

  發現金沙遺址制陶作坊

  2001年,金沙遺址祭祀區的發現,令其成為三星堆之后又一個古蜀文明的重要代表。然而,與三星堆相比,金沙遺址卻一直沒能發現城牆及高等級墓葬。除了其明顯的神權特征,維系神權社會的基礎是什麼?當時的人們又是如何生產生活?考古人員一直在苦苦追尋。

  “從2001年至2012年,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隊在金沙遺址范圍內,已對近70處地點進行了考古發掘。”主持陽光地帶二期考古發掘及報告撰寫的周志清說,2004年,考古人員對這一區域進行發掘,有了大量收獲。

  考古人員發現了灰坑、陶窯、墓葬等大量與祭祀區完全不同類型的遺存。這裡的陶窯,均為小型饅頭窯,由窯室、火膛、操作坑組成,是金沙遺址區內發現的最集中的陶窯地點。這片區域的墓葬區,也發現了船棺葬和豎穴土坑墓等不同類型。區域內還出土了大量陶器以及少量的玉石、青銅器等,根據土壤浮選,水稻、粟等的種子以及豬、水牛等的骨骼也被發現。

  2

  揭開古蜀先民生活圖景

  豐富的出土文物,揭開了生活在金沙遺址一帶古蜀先民的生活圖景。

  周志清說,古蜀文明由於缺少文字記載,考古材料又十分稀少,因此當金沙遺址祭祀區發現后,學界一度認為三星堆衰落以后,才在金沙遺址形成另一個發達的古蜀文明。然而包括陽光地帶二期在內的眾多遺址相繼被發現以后,考古人員才發現,早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就已經有人類在金沙一帶活動。金沙遺址和三星堆遺址在一段時間內曾經並行。

  在陽光地帶二期遺址,這裡的人類活動痕跡可上溯至距今4000年左右。到了距今3400年至3300年時,制陶作坊開始在此遺址區的東南和西北部出現。在距今3300年至3200年時,遺址西南部開始出現墓葬,可將船棺葬出現於成都地區歷史上溯至西周初期……

  在金沙遺址祭祀區為代表的都邑中心周圍,有人類生產生活的痕跡,甚至呈現出都邑中心復雜的功能分區。

  根據遺址種子浮選結果,發現當時的農作物主要有粟和水稻:在地勢較低的區域,他們種植水稻﹔在台地等較高區域,則選擇種粟。這兩種農作物,應當就是當時居民的主要食物。

  出土種子中,農作物和雜草相比佔據絕對優勢,“這說明谷物在儲藏前已進行過揚場加工。”周志清說,遺址內發現的稻谷基盤數量極少,說明谷物儲藏前還進行過脫殼。“種種信息說明,這些居民只是糧食的消費者,不參與糧食的生產加工,他們的專業身份應該是制陶及相關生產。這也可以說明當時社會人群已經出現專業化分工與生產。”

  遺址區內發現的動物骨骼,則可以辨識出水鹿、家豬、水牛等品種,並且水牛和家豬屬於人工飼養,“這可能反映出當時人們所獲取動物蛋白的主要來源是人工飼養的家畜,間或以狩獵的野生動物作為補充動物蛋白的來源。”

  3

  豐富古蜀文明研究內涵

  2001年金沙遺址祭祀區發現以后,考古人員一直在進行搶救性發掘。系統研究的滯后,令金沙遺址的文化內涵與時代特質等沒有得到充分及時的挖掘。2010年,金沙遺址系列考古報告整理提上日程。《金沙遺址:陽光地帶二期地點發掘報告》的出版、金沙遺址祭祀區報告結項以及其他考古點位整理工作的相繼進行,將讓金沙遺址豐富而深邃的文化內涵得以逐步揭示。

  周志清說,從目前的研究材料來看,公眾感興趣的部分話題有望得到回答,“比如金沙遺址為何沒有發現城牆?這極可能是金沙的都邑形態類似中原地區的二裡頭和周原遺址,‘大都無城’,或許也是中國早期都邑發展形態一種形式。金沙遺址為何沒發現高等級墓葬?這可能與古蜀社會還只是一個高度發達的神權社會有關。神權高於一切,社會財富和資源主要獻給了神。古蜀神權國家的持續時間極長,這體現在金沙遺址區在距今3500年左右出現祭祀活動,一直到距今2500年左右才伴隨金沙遺址的廢棄而退出歷史舞台……”

  評審組歷史考古組副組長、古蜀文明研究專家江章華告訴記者,三星堆和金沙,代表了古蜀文明的兩個高峰,兩個遺址包含的古蜀文明信息最豐富,也最具代表性。這份報告作為金沙遺址的首份報告,也因此彌足珍貴。不僅如此,報告從資料公布的全面程度、研究角度的新穎性和研究手段的多樣性,堪稱最徹底和最完善的一次,在提供重要的考古材料的同時,也延展了所處的十二橋文化時期的文化內涵與時代的寬度與厚度。記者吳曉鈴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