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陽對口幫扶涼山州系列報道之六

扶貧干部賀獻英的一封家書

【查看原圖】
入戶走訪。(受訪者供圖)
入戶走訪。(受訪者供圖)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2019年11月15日10:29

核心提示:

2016年8月,四川省公布了《四川省省內對口幫扶藏區彝區貧困縣工作方案》。四川省委、省政府決定,在原有“7+20”對口援藏總體不變的基礎上,確定一批經濟基礎較好、財政實力較強的市、縣(市、區),開展省內對口支援藏區貧困縣、扶貧協作彝區貧困縣工作。

《方案》提出的總體目標是,通過對口幫扶雙方共同努力,到2020年穩定實現藏區彝區貧困群眾“兩不愁、三保障”。為此,德陽市市委、市政府安排了旌陽區幫扶越西縣、綿竹市幫扶甘洛縣、什邡市幫扶喜德縣和廣漢市幫扶金陽縣。

近日,記者跟隨德陽宣傳部組織的採訪團赴大涼山深處,再次了解對口幫扶的進展情況。採訪中,發現了幫扶干部隊伍人才中一些典型事跡。

“50歲的賀獻英把丈夫帶著一起去涼山州扶貧了!”消息一出,讓綿竹當地的干部熱議,但她和丈夫義無反顧走進大涼山。

賀獻英為什麼放棄照顧年邁的父母而選擇援彝?面對深度貧困與惡劣的自然條件、薄弱基礎設施、相對落后思想觀念等相互交織的問題,賀獻英能堅持下來嗎?這一連串的問題留給了賀獻英。

“想娘千裡外,家書十五行。行行無別語,摘帽奔康早還鄉!”1年3個月過去了,一封家書,道出了答案,也道出了賀獻英在“對口扶貧幫扶”工作中的承諾。

援助助什麼?建房鋪路 打開“脫貧門”

賀獻英,1968年生,家中有80歲的父母親和一個正在讀研的兒子。2018年7月,她主動請纓,攜丈夫一同到甘洛縣前進鄉基泥村參加了援彝工作。

援助助什麼?助脫貧、助致富。怎麼帶領基泥村擺脫貧困就是擺在賀獻英面前的一道難題。

“初來基泥村,路是山高路陡的泥濘路,房是功能不齊的改善房,人們居住環境很差。”賀獻英說,尤其發現當時大部分村民習慣在地上支一個三角架就煮飯,有時雞、貓、狗都在鍋邊嗅,就想著脫貧要從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開始。

找到問題,就要解決問題。賀獻英開始走村入戶,逐戶宣傳政策,逐戶核查登記,逐戶動員實施“三建四改”項目,同時,針對無施工能力、無啟動資金等具體情況,實行委托施工。在入戶走訪時,又發現村裡的便橋也被山洪沖毀,村民放養在高山的牛羊面臨斷糧的困境,修路也志在必行,她又積極協調縣級相關部門,立項、招標,施工修復道路。同時,她落實黨建助脫貧村干部包組包戶、黨員結對幫扶制度,每月匯總結對幫扶情況,確保黨的政策能夠及時傳遞到戶,脫貧攻堅各項工作在多方努力下一步一步推進。

如今,基泥村長達5.16公裡投資300多萬元的產業路工程基本完工,同時,家家也實現了有入戶路、有硬化地壩、有灶台案板、有衛生間、有安全飲用水管網,人蓄分離,居家環境功能齊備的生活。她用十足的耐心,讓基泥村的村民過上了便捷的現代生活。

“這個項目雖然微小,但是能改善彝區村民的生活習慣、移風易俗還是很高興。”賀獻英說,“每次與村民們見面,他們的笑臉和主動熱情的招呼,讓我感覺他們和我們近了很多。”

如何面對父母?一封家書 傾盡思念與愧疚

“親愛的爸爸媽媽:您們好嗎?前幾天寄給媽的藥,您都按時服用了嗎?爸,您的眼睛受不了地裡的濕熱熏蒸,您就不要再去地裡扯草了,好嗎?……”賀獻英這封家書讓很多人動容甚至潸然淚下。

“看到基泥村的情況一天天變好,我在高興的同時就想起我的父母,想起他們對我的教導,就寫了一封家書回去。”賀獻英說,父母身體不好,她卻未能在身邊盡孝,是她一直愧對父母的地方。

信中,賀獻英向父母說起了自己在基泥村的援建情況,也分享了一些在村裡和村民們相處的日常,表達了對他們的關心與思念,對不能回家看望他們表示愧疚。

賀獻英表示,從小父親就嚴厲教育他們干工作要服從安排,積極肯干,認真踏實﹔為人要正直,要遵紀守法﹔生活要保持勤儉節約的本色,這些一直影響著她,所以在此次援彝工作也一直保持著這種工作生活作風。

談到母親,賀獻英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她。她說,母親身體一直不好,長期服藥,參加援彝工作就不能照顧母親,隻能在遠方默默為母親祈禱,祈禱母親能早日恢復健康。“寫這封家書是為了告訴他們,女兒很好,工作很出色,沒有辜負他們多年的培養。”

什麼時候回家?甘洛縣不脫貧摘帽,絕不撤退

如今的基泥村,映入眼帘的是青磚白瓦,紅牆綠樹,干淨的水泥路,還有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的彝家人。

一次援彝行,一生援彝情。村民們給賀獻英起了一個漂亮的彝族名字,叫“阿衣索瑪”。不僅是甲骨甘洛、藍天白雲、多彩民族服飾已經深深地吸引著她,與當地干部群眾的深情厚誼也讓她有了歸屬感。

“我也是彝家女了,但脫貧攻堅沖刺的號角已經吹響,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去做。”賀獻英說,我們首先要回頭查看有無遺漏的困難群眾,把工作做精做細,確保脫貧路上,一戶都不能落下﹔其次還要帶領村民致富,發展養殖業,擬組建一個新的聯合社,打造一村一品一特色﹔然后恢復重建在今年7月被泥石流沖毀村委會活動室﹔最后還要力爭將項目庫內已經規劃、目前還沒有實施的2公裡組道進行硬化。這一切都還需要我們努力去實現,進一步帶領基泥村人民致富奔小康。

“就像給父母親信上寫的一樣,作為一名駐村幫扶干部,甘洛縣不脫貧摘帽,絕不撤退。”賀獻英表示,盡管隻有三年時間就要退休,但基泥村的振興鄉村工作,如果組織需要,她還是希望組織能夠批准她留下,或者到最艱苦、最需要的其他地方去工作。

附:賀獻英寫給父母的家書

親愛的爸爸媽媽:您們好嗎?

前幾天寄給媽的藥,您都按時服用了嗎?爸,您的眼睛受不了地裡的濕熱熏蒸,您就不要再去地裡扯草了,好嗎?

今天下午,我們村正在接受甘洛縣紀委就“百日攻堅戰”工作督查時,我接到綿竹市紀委領導的問候電話,簡短的話語,頓時濕潤了我的眼眶!一是為有家鄉領導的關心、加油和鼓勁而感動﹔二是為猛然牽挂年近80歲的您們而潸然淚下。今天本是周六,下午秋日陽光和煦,要是在家裡,肯定都陪您們去晒晒太陽了。爸、媽,請原諒女兒不孝,在陪伴您們安享晚年和投身脫貧攻堅戰役之間,毅然選擇了后者!

甘洛早晚溫差很大,下午還是艷陽高照,到了晚上寒氣逼人,近期晚上秋雨一場接著一場。此刻,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望著黢黑的夜空,聽著甘家河潺潺流淌的河水聲,女兒在吉日坡下望故鄉,綿綿秋雨割斷腸!

我們兄弟姊妹從小深受您們的言傳身教,家風教育我們要吃苦在前,勤奮努力,敢於擔當。黨中央吹響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號角,女兒作為一名紀檢干部,主動請纓,在祖國建設第一線,在最艱苦、最關鍵時刻沖鋒陷陣是我的神聖職責!

如今,女兒同綿竹200多名援彝干部在彝區甘洛縣並肩戰斗了一年多,面對深度貧困與惡劣的自然條件、薄弱基礎設施、落后思想觀念等相互交織的突出問題,我們主動融入、主動適應,在脫貧攻堅中盡自己綿薄之力。我們與村民同吃同住,因戶施策,一步一步推進各項工作。

記得我剛到基泥村那段時間,每天都有很多孩子來到我的住處玩耍,問這問那,我熱情給她們一一介紹家鄉的趣事,孩子們很好奇,很想知道外邊的世界。這裡幾乎每家都有3個孩子,大部分父母在外打工,由爺爺奶奶照顧生活,爺爺奶奶不識字,輔導她們的學習相當困難,所以,我動員老公也來甘洛支教。他利用課后和節假日休息時間輔導孩子們學習,教他們說普通話。當時有一個彝族孩子叫阿木曲鐵,還不到2歲,每次遠遠地看見我們,都要跑過來,緊緊地依偎在我們懷裡,用小臉貼著我們的臉,那感覺就像是我們自己的孩子。我們還給孩子們購買了新書包、太陽帽、水彩畫筆,鼓勵他們從小愛學習,高興得他們放學回家了也舍不得放下書包,晚上睡覺都戴著太陽帽。我們為教育扶貧從娃娃抓起,作出自己小小貢獻努力著。

基泥村大部分村民在2012年以前建房,由於前期投入少,居家功能差,特別是看到一些村民在地上支一個三角架煮飯,不時有雞、貓、狗用嘴嗅鍋邊的情景時,女兒心裡很難受,暗下決心要發動村民干好三建四改項目。每天早出晚歸入戶走訪,戶戶動員,核實哪家缺啥建啥,一一登記,一一實施。殘疾人木基以初無施工能力、無啟動資金,70多歲的李世友、日爾哈無勞動能力,李家院子6戶村民矛盾重重無法自主施工,我會同村兩委干部積極協調施工隊伍實行委托施工,這樣把工作做得像繡花一樣細致、耐心,讓全村150多戶村民受益三建四改政策補助資金90多萬元,我為改善村民生活習慣、居家環境而努力著。

在走村入戶時,陪孤獨的留守老人聊聊天、說說心裡話,還送上我自己親手包的餃子﹔積極對接縣上相關部門,為基泥村建設一條5公裡長的產業路﹔為引導村民們感恩祖國感恩黨,我們開展了迎新春、銘黨恩主題活動,女兒在其中的拔河比賽中,還獲勝一局。女兒已經是一名地道的彝家女,村民們給我起了一個漂亮的彝族名字“阿衣索瑪”。

今年7月28日前后幾場暴雨,山洪爆發,5萬多方泥石流沖下山來,沖毀村庄、農田、水管、橋梁等基礎設施,也掩埋了我的住處。我和鄉村干部組成黨員突擊隊、巾幗互助隊,連續作戰,轉移安置災民,為老人送飲用水,向群眾宣傳防災知識和政策。在災后第一時間搶通管網、道路,疏通河道,看到村民們沒有一人因災失去生命時,我們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如今,距離甘洛縣脫貧摘帽迎國檢不到100天。甘洛縣全縣上下誓師“百日攻堅戰”,到了總決戰決勝的最關鍵時期,我們暫時不能回家看望您們,希望您們原諒,您們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

甘洛鄉村秋雨夜,欲作家書意萬重﹔復恐匆匆說不盡,脫貧摘帽情更濃!歲月減玉顏,思鄉淚濕巾﹔想娘千裡外,家書十五行﹔行行無別語,摘帽奔康早還鄉!

遙祝您們身體安康!

女兒獻英、女婿春明敬上

2019年10月12日

分享到:
(責編:李強強、羅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