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無名氏流浪100多公裡 好心夫婦收養21年

2019年11月12日08:12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流浪100多公裡 好心夫婦收養21年

  王森被送回南部

  從村裡無緣無故消失21年后,王森終於重新回到村民和親人的視野,隻不過,他出現的方式是來自一則網絡尋人啟事。

  尋人啟事裡,王森是以“無名氏”的身份出現,配著一張他現在的照片。即便如此,村裡當年熟悉他的人,還是憑照片一眼就認出了他:他叫王森,四川南充市南部縣千秋鄉人,今年40歲左右,智力有些障礙……

  如今住在當地敬老院裡王森的母親蔣紅英說,過去21年,家裡也曾四處尋找兒子,但無果。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採訪獲悉,王森當年離開村子后,流浪到100公裡外的綿陽市三台縣境內,然后被當地陳增龍夫婦收養。如今,陳增龍夫婦隨著年齡漸長,身體大不如前,於是求助政府,希望民政部門能為這名智障男子提供幫助。11月11日,在綿陽市三台縣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王森回到南部縣老家。

  驚喜>

  尋人啟事裡的小伙

  就是21年前的“黑牛”

  10月29日,四川南部縣的自媒體“南部微生活”發了一條為智障男尋親的尋人啟事。

  與其他尋親信息不同的是,這名男子備注為“無名氏”,40歲。家庭地址在南部縣貫子山千秋鄉,父親名叫王蘇全(音),智力和視力存在缺陷……配圖是一張男子坐在凳子上的照片。

  這條尋親信息在當地迅速擴散,並很快被千秋鄉當地村民發現,這名尋人啟事中的男子,長得很像21年前從村裡消失的“黑牛”。“黑牛”是王森的小名,他有些智力障礙,因為長相偏黑,村裡人便如此親昵地叫他。

  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不只是尋人啟事照片裡的男子長得像王森,尋人信息中提到的“王蘇全”,確實是王森父親的名字,而他們老家,正是南部縣千秋鄉,當地也有個地名叫貫子山。

  一位王森的叔伯在看到照片以及一段記者傳給他的關於智障男子現在的視頻后,他說:“我不說百分之百,至少百分之九十都能確定是他(王森)”。

  王森的母親蔣紅英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王森是1981年農歷5月初三生的,1998年農歷6月23日失蹤,她沒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還能見到自己的兒子。

  遺憾>

  父親因車禍去世

  母親住在敬老院

  幾天前,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前往南部縣千秋鄉敬老院,見到了王森的母親蔣紅英。

  得知消失21年的兒子可能找到了的消息,67歲的蔣紅英拄著拐杖站在千秋鄉敬老院門口,激動得嗚嗚地哭了起來。

  “是不是真的找到了?”蔣紅英有些不相信,讓記者將那張尋人啟事中的照片找出來。

  “像,應該就是他。”蔣紅英拿著手機,細細地端詳起來,但她似乎又有點不確定,因為尋人啟事裡提到這名男子視力存在缺陷,在她的記憶裡,兒子視力沒有問題。

  當蔣紅英聽到有關兒子的消息時,那名智障男子才被送到綿陽市三台縣救助站不久。在救助站工作人員的幫助下,蔣紅英隨后借用記者的手機與對方進行了一次簡短的視頻對話。不過,當她喊兒子的小名“黑牛”時,鏡頭那端的智障男子顯得很生氣,手不停地舞動,嘴裡嘟噥著“我不是黑牛”。雖然兩人的交流不太順暢,但看到視頻裡男子的模樣和動作,蔣紅英比較肯定,對方應該就是自己的兒子王森。

  王森是蔣紅英和王蘇全唯一的孩子,因從小智力有些問題,沒念完小學就輟學在家。蔣紅英告訴記者,兒子在十六七歲的時候就經常往外跑,但過幾天都會回來,直到1998年農歷6月23日那天,17歲的兒子離開后,再也沒有回來。

  蔣紅英說,兒子失蹤后,她和老伴也曾四處尋找,無果。遺憾的是,半年前,蔣紅英的老伴因一場交通事故去世,身體不好的她被政府安排到敬老院住下。

  11月11日下午,王森在綿陽市三台縣救助站工作人員的護送下,先到南部縣救助站辦理了相關手續,隨后被送往老家千秋鄉。 在等待辦理手續的間隙,記者曾詢問王森是否記得父母親的名字,他說記得,他抬起頭,一口就說出了父母的全名,隨后還當著老家村干部的面,說出了村裡一些其他村民的名字。不過,當村干部叫他“王森”時,他有些生氣:“我不叫王森,我姓李”。一旁的三台縣救助站工作人員解釋說,這個姓是王森自己給自己取的。

  千秋鄉民政所所長馮勝春說,因為王森失蹤多年,其戶籍信息已經沒有了,接下來將先幫助王森辦理戶籍。由於王森存在智力障礙,視力不好,生活無法自理,而其母親此前也因為身體原因住進了敬老院,千秋鄉政府民政部門和救助站工作人員商量后決定,先將王森安排到附近的伏虎鎮敬老院住下,等安頓好了之后,再安排王森和母親見面。

  有緣>

  好心夫婦當年收留了他

  一直在等他家人來找

  綿陽市三台縣救助管理站站長馮小金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王森被送到救助站前,一直由當地村民陳增龍一家收養照顧。

  陳增龍在此前寫給三台縣北壩街道辦事處的一份“申請”中寫到,1999年,家人在自家門口(原樟樹村二組)撿養一名智障男,該男子當時大約19歲,智力、視力等存在缺陷,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到哪裡去。該男子一直由陳增龍夫婦撫養,現已近40歲,由於陳增龍夫婦年齡漸長,身體大不如從前,無力繼續撫養,請求民政局按相關政策處理此事。

  馮小金說,王森被送到救助站后,能明顯感覺到他有精神智力障礙,說不清自己的姓名。通過詢問,王森提供了“南部縣貫子山千秋鄉”“父親王蘇全”等一些簡單的關鍵信息。之后,救助站向“頭條尋人”求助,希望對方能幫男子找到家人。頭條公益尋人團隊志願者呂濤告訴記者,當時接到這條尋親消息后,隨即轉給頭條公益尋人四川團隊管理員朱老師,沒想到消息一發出,很快就幫男子找到疑似親人。

  陳增龍夫婦告訴記者,當年這名智障小伙流浪到村裡,見他可憐便收留了他,並騰出一間屋子,平時家裡人吃啥,就給他吃啥。原本,他們打算只是讓這名小伙子暫時住下,等待其家人找來,但沒想到一直沒有出現,而智障小伙住下后也不願離開。

  陳增龍老伴說,當年對方還是個年輕小伙,飯量大,自己的孩子才幾歲。如今,自己的孩子已長大成人開始上班,平時會給智障男子買衣服等生活用品。對於如今為何不再繼續收養照顧智障男子時,陳增龍夫婦表示,他們夫妻二人上了年紀,而且家裡老人因身體不好住進醫院也需要照顧。他們沒有能力繼續照顧這名智障男子,所以求助政府。

  陳增龍夫婦所在的社區居委會書記於志明証實,這名智障男子這麼多年確實一直由陳增龍夫婦一家收養照顧,“他有智力障礙,也沒法干啥子,吃了耍,耍了吃,平時他們(陳增龍)家吃啥子,就給他(智障男)吃啥子”。

  得知王森這些年一直被陳增龍夫婦收養照管,蔣紅英和王森的叔伯表示十分感激。

  任彥生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王超 攝影報道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