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打工仔”到拳王 他拿下成都拳館首條金腰帶

2019年11月07日12:22  來源:華西都市報
 
原標題:從“打工仔”到“拳王” 他拿下成都本土拳館第一條金腰帶

饒坤城還有更高的目標。

饒坤城在比賽中。

饒坤城為成都本土拳館拿到了史上第一條金腰帶。

在18歲的拳手饒坤城奪魁前,成都本土拳擊館史上,還沒有人拿到過一條拳王金腰帶。而這個“尷尬”的記錄隨著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而終結——

2019年10月18日晚,WBA職業拳擊青年拳王金腰帶爭霸賽在成都落下帷幕。在最后一場備受矚目的WBA中國超雛量級青年金腰帶爭奪賽中,來自成都本土拳館的選手饒坤城在第三回TKO對手,獲得了最終的勝利,拿下該級別的拳王金腰帶。這也是成都本土拳擊館收獲的第一條拳王金腰帶。

日前,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和饒坤城近距離聊了聊,聽他講述了一位拳擊者“逆襲”的故事。

失去省運資格

他有點灰心跑去打零工

很多人並不知道。一年前,出生於四川涼山州的饒坤城還奔波於成都、廣州、上海幾座城市之間打工,維持生計,“拳王”的夢想隻像微弱的火苗,在孤寂的出租房裡,偶爾扑閃。

——從什麼時候、在什麼契機下開始學習拳擊的?

饒坤城:6年級時,啟蒙教練齊漠祥覺得我條件還不錯,將我帶至身邊開始訓練。但對於拳擊這項運動,我幾乎是一張“白紙”。那個時候不認識什麼阿裡、泰森,也不懂什麼叫拳擊,就這樣糊裡糊涂開始了訓練。一年后,我才知道了拳王阿裡和泰森的存在,感到很驚嘆,原來還能這樣打拳。

——后來成績怎麼樣?有沒有產生過放棄的念頭?

饒坤城:2015年,我開始正式參加業余比賽,並在2015年到2017年,蟬聯了四川省拳擊錦標賽52公斤冠軍。這個階段,我一方面對未來有了更多的期待,期待自己可以走得更遠,離“拳王”的夢更近一步。一方面,經濟的壓力,也使得我很糾結。說實話,那個時候心裡面很掙扎,該不該堅持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我了解到,你在這次奪得金腰帶前,曾有一年半沒打過比賽了。

饒坤城:是的。2018年,我輸掉了四川省省運會的資格賽。頓時對自己沒了信心。父母也勸我,出去打打工,也許會有更好的出路。后來一年半的時間裡,我去過成都、上海、廣州,做一些零工。

——這段時間裡,有過后悔嗎?

饒坤城:會很懷念。在成都當保安的時候,有一次我負責值守的場館因為要承辦比賽而搭建起了舞台,和拳擊擂台有些相似。我也隻能在台下看著,感覺有些恍惚。

如今重回拳台

他覺得沒有放棄是對的

2018年底,饒坤城的生活被一通電話所改變。

那時的他,正在廣州一所電子工廠打工,午飯間他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頭一個熟

悉的聲音傳來,“小黑”——這是饒坤城在師兄弟中的“外號”。打電話的人叫許劍,饒坤城的同門師兄。“他在電話裡頭問我,還想不想打拳。就這一句話,就好像內心什麼東西被喚醒了一樣。”饒坤城說道。許劍后來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他一直惦記著這位頗有天賦的師弟,於是他在得知饒坤城外出打工后,希望能把饒坤城重新帶回拳台。

——在那之后,你回到了成都。有什麼樣的打算?

饒坤城:我回到成都后,來到師兄創立的俱樂部。一邊當教練,賺取生活費。一邊准備新的比賽。剛剛開始有些不適應,畢竟一年半沒打過比賽了。體能、體重都達不到要求。不過好在有基礎,一方面通過控制飲食,三餐吃水煮蔬菜,幾乎不吃肉,快速地瘦下來﹔另一方面,教練也幫我制定了合理的訓練計劃。早上跑8-10公裡。下午練技術,晚上再針對性訓練。兩個多月后,我參加了第一場比賽,雖然成績不理想,但重回拳台的那一刻,我非常激動。

為了2019年10月將舉辦的WBA職業拳擊青年拳王金腰帶爭霸賽,饒坤城在許劍的建議下提前半年備賽。在此期間,他十分幸運地接受了前中國國家拳擊隊主教練、四川省拳擊隊總教練王家波的親自指導。“王指導經驗豐富,他的技術、戰術安排以及臨場指導都對我最后能拿到這條金腰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饒坤城說。

饒坤城將面對的對手,是19歲的四川雅安拳手向文濤,也是2018年四川省青年運動會甲組48公斤冠軍。許劍分析道,向文濤啟動速度和移動速度快,劣勢是出拳的連接速度不快,缺乏殺傷力的重拳。而饒坤城啟動速度慢,擅長中近距離對抗。二人的技術風格不同,一旦交手,如何發揮饒坤城的優勢,揚長避短是關鍵。

比賽當晚,饒坤城在第三回合TKO向文濤,全程幾乎沒有給對手太多機會,贏得非常順利。憑借這場比賽,饒坤城為成都本土拳館拿到了史上的第一條金腰帶。“那一刻,覺得我沒有放棄是對的。打拳是我的夢想,無論這條路會有多麼艱難。最想感謝的還是我的啟蒙教練齊漠祥、王家波老師,還有經紀人許劍。”

如今的饒坤城,生活沒有發生太多的變化,在家和拳館之間兩點一線。不訓練的時候,他就當教練賺取生活費。同時,他也在許劍的鼓勵下繼續向更大的拳台發起沖擊。“5年內,爭取去拿一根洲際金腰帶。”饒坤城說。

(記者 鐘雨恆)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