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摸成都老街文脈 見証70年滄桑巨變”成都10條老街系列報道

寬窄巷:千年少城的百世戀曲

陳曦 王波

2019年11月06日06:30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編者按:

一磚一瓦,皆有心跳﹔一塵一土,仍有體溫。

躲過城市的喧囂,獨行在古老的小巷,靜聽細雨,看屋檐蛛絲飄零。屏住呼吸,跨越時空,與故人來一場擦肩而過的回眸。抑或獨倚舊時門扉,任竹幾茶杯漸涼,邂逅一曲琴台古韻!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成都從西南內陸城市,一躍成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國際化大都市。在2018年9月召開的成都市世界文化名城建設大會上,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書記范銳平提出,努力把成都建設成為獨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

成都70年的發展,也是新中國發展的一個縮影。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記者走進成都老街老巷,挖掘過往歷史,打撈塵封舊事,梳理城市文化脈絡,即日起推出“觸摸成都老街文脈 見証70年滄桑巨變”——成都10條老街系列報道,通過文字、圖片、視頻,以舊巷、老人、老照片背后的故事,展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波瀾壯闊的發展足跡。

清末“滿城”中的街道。圖據《成都街巷志》

“滿洲城靜不繁華,種樹種花各有涯。好景一年看不盡,炎天武廟看荷花。”——清·《竹枝詞》

文獻資料記載,寬窄巷子所在的區域,古稱“少城”。“少城”是歷史上成都大城的子城,始建於秦惠文王二十七年(公元311年)。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年),清政府安排八旗官兵長駐成都。之后不久,時任四川巡撫年羹堯在少城范圍內新筑一城,四周建城牆,形成一座城中城,專供八旗官兵及家眷居住,外人不能進入。因此,這裡又被稱為“滿城”。

提到“滿城”,許多成都人或許還很陌生,但提到其中心幾條小巷,便會恍然大悟,這就是寬窄巷子。

從“少城”、“滿城”到寬窄巷子,從八旗兵營宅院到寬窄巷子景區,新中國成立70年來,寬窄巷子如同一首歷經百世的城市戀曲,婉轉悠揚、升騰跌宕,見証著新時代的前進步伐。

城牆三丈高

從今天的范圍來看,“滿城”城牆,東至東城根街,南至君平街,北至西大街,西面城牆與大城共用,在西郊河東側。東、南、北面總長2.7公裡的城牆,早已在民國時期就被拆除。如今,連西邊的大城城牆也蹤跡難覓。

清代成都“滿城”示意圖。成都市青羊區網信辦供圖

83歲的老街坊黃秀芳對城牆最深的印象,來自傳統習俗——“游百病”。“以前每年正月十六,成都人一家老小都會在城牆上走上一圈,以祈禱全年免生疾病。”她說,每年“游百病”時,城牆上會聚集很多人,非常熱鬧。

成都民俗學家劉孝昌認為,成都“游百病”的習俗源於東北,之所以傳到成都,完全是“滿城”的功勞。

“以前,生活在東北的滿族婦女,每年正月十六有‘臥冰’‘滾冰’的習俗。這天,她們會在冰雪中行走、仰臥、滾動約半個時辰,據說這樣能除掉一年來身上的晦氣,也能顯示她們強壯的體魄。”劉孝昌告訴記者,因成都極少見冰雪,來到“滿城”的滿族婦女,隻好改為攀登城牆。“之前,這還只是‘滿城’中滿族婦女的習俗,后來漸漸就變成了所有成都人的民俗。‘滿城’城牆拆除后,人們就在大城城牆上進行這項民俗活動。”

黃秀芳回憶,在她小時候,“滿城”西面的大城城牆就僅剩幾處約3米高的小土坡,“后來,連小土坡都難以看見了。”但據文獻資料記載,成都清代城牆高3丈,相當於10米左右。

黃秀芳向記者介紹隱藏在居民小區中的水西門城牆。人民網王波攝

3丈高的城牆去哪兒了?

“看這附近的老房子!”黃秀芳告訴記者,民國時期到解放初期,有不少當地居民從城牆上搬下牆磚,用作自家建房。“當時也沒有人管,搬磚的人越來越多,加之城牆年久失修,久而久之,逐漸就變成了小土坡。后來,隨著城市的發展,連小土坡都沒有了。”

隨著成都城牆的消失,“游百病”習俗也演變成為成都元旦越野賽。如今,已有63年歷史的成都元旦越野賽,不僅是一項迎接新年的全民健身活動,更是成都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見証。

黃秀芳帶著記者來到寬窄巷子地鐵站旁一小區內,一段城牆遺址映入眼帘。黃秀芳說,這就是“滿城”時期因橫亙在當年金河西端而得名的水西門,近幾年被保護起來了。它也是成都為數不多的城牆遺址之一。

胡同深幾許

“滿城”城牆雖已消失,但從1718年到2019年,歷經300余年的59條街巷,猶如魚骨狀排列至今,成了少有的老成都街巷路網格局遺存。焦家巷—紅牆巷、支磯石街—仁厚巷、槐樹街—東門街……一一對應排列,而作為“魚骨脊柱”的“滿城”南北主干道長順街,則將這幾十條東西小街巷串聯起來,形成了今天的“少城歷史文化街區”。

寬窄巷子打造前后對比。劉陳平攝 成都市青羊區網信辦提供

資料記載,滿清沒落之后,“滿城”不再是禁區,百姓可以自由出入,一些外地商人趁機在附近開起了典當鋪,大量收購旗人家產,從而形成了旗人后裔、達官貴人、販夫走卒同住“滿城”的獨特格局。辛亥革命以后,李家鈺、楊森、劉文輝先后定居在這裡,使得這些古老的建筑得以保存下來。有學者形容,解放前的“滿城”,就相當於現在的別墅區。

寬巷子、窄巷子、井巷子,是寬窄巷子景區中的三條小巷,也是“滿城”老建筑保存最為完好的三條小巷。實際上,在“滿城”時期,包括“寬”“窄”“井”在內的幾十條街巷,並不叫“巷子”,而是按照北方的傳統,稱之為“胡同”。

如今,這個片區的街巷已無“胡同”之稱,人們也不再把這片區域稱為“滿城”,而習慣使用她更古老的名字——“少城”,或者干脆就叫寬窄巷子。

2003年,成都市寬窄巷子歷史文化片區主體改造工程啟動,在保護老成都原真建筑的基礎上,形成以旅游休閑為主,具有鮮明地域特色和濃郁巴蜀文化氛圍的復合型文化商業街,並最終打造成具有“老成都底片、新都市客廳”內涵的“天府少城”。2008年6月14日,作為震后成都旅游恢復的標志性事件,寬窄巷子向公眾開放。

1988年寬窄巷子街景。曾綿森攝 成都市青羊區網信辦供圖

如今的寬窄巷子,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遺存,有學者將其定義為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風格在南方的“孤本”。

寬窄巷子打造前后對比。劉陳平攝 成都市青羊區網信辦供圖

陽光穿過樹蔭,洒在古老的院落之中。坐在吱呀作響的藤椅上,輕抿上一口蓋碗茶,晒晒太陽、聽聽川戲、掏掏耳朵、聊聊往事,在還原老成都原真生活情景的寬窄巷子,游客體驗到的,是“最成都”的古老生活風貌。

54歲的老街坊郭明銅回憶,位於寬巷子的龍堂客棧,是寬窄巷子最早一批接待游客的旅店。“早在2002年,龍堂客棧就開始接待游客。”郭明銅說,當時有不少來自挪威、瑞典等地的外國游客,都喜歡在此住宿。

2005年,寬巷子龍堂旅舍。陳維攝 圖據《成都街巷志》

“這些外國游客背著高過人頭的背包來這裡旅游。當時我們還不知道這些人叫‘背包客’。”郭明銅說,當時,這些“背包客”在這裡一天的住宿費是5元。“門口還挂著‘西裝革履者恕不接待’的個性招牌。這就是那些‘背包客’的消費理念。”

談到龍堂客棧受外國游客青睞的原因,郭明銅說:“客棧的老成都原真建筑和寬窄巷子的老成都生活風貌,很讓他們著迷。”直到今天,龍堂客棧依舊是世界各國“驢友”到訪成都的著名休憩驛站。

寬巷子。徐天富攝 成都市青羊區網信辦供圖

據統計,就在今年國慶假期期間,寬窄巷子客流量超過50萬人次。

老城換新顏

“我對少城的第一印象,是在現代化城市中的一塊‘綠洲’。”自2016年起,聯合國人居署高級規劃專家薩爾瓦多·方德羅就多次來成都。回憶起第一次走進少城片區的感受,他表示,這裡是一個具有獨特身份的地方,一座城中之城,與數百年前建成時的樣子保持一致。

少城歷史文化街區保護范圍示意圖。成都市青羊區網信辦供圖

少城的歷史文化底蘊深厚,街道住房也相應老舊。2018年9月6日,由聯合國人居署與成都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共同編制的《成都市少城片區有機更新規劃導則》正式對外公布。

千年少城,開始煥發生機。

“我們從有機更新視角,以社區為單位,系統思考和推進城市營造。”據少城街道辦事處相關負責人介紹,通過發展文創產業,優化社區環境,增加城市綠地,街道把園區發展和城市社區發展有機融合,讓社區環境煥發新生、充滿活力。“我們打造了6條特色街區,完成了13個小游園、微綠地的建設,增加了2700多平方米綠化景觀,讓老舊城區煥發新活力,少城街區因此獲評成都市首批花園式特色街區。”

少城片區的老街巷。人民網王波攝

不僅如此,少城街道還探索出一種新的治理模式,發動轄區商家、院落居民多元參與社區治理,聯合城管、交警、社區成立商居聯盟,共同維護社區環境和秩序。

今年,少城街道辦事處還獲得了成都加快建設全面體現新發展理念的城市改革創新先進集體的榮譽。

少城更新后的慢行街道。成都市青羊區融媒體中心供圖

如今的少城街道,正圍繞美麗宜居公園城區樣板區建設目標,重點打造以寬窄巷子為承載的國際知名文旅商產業集群,以東城根街沿線為承載的金融產業集群,以東勝街、斌升街為承載的視聽產業集群,以奎星樓街、長發街為承載的音樂原創和演出現場集群,以小通巷為承載的熊貓主題文創作品研發集群。

古老的少城,正在朝著產業場景化、品質化、品牌化的方向不斷發展。寬窄巷子等一條條古老的街巷,正煥發新的活力。

>>>“觸摸成都老街文脈 見証70年滄桑巨變”成都10條老街系列報道

(一)從小街巷到國際化商業新地標 百年春熙譜寫盛世華章

(二)建設路:見証工業興起 轉身文化地標

(三)合江亭:穿越千年書寫成都的多情與浪漫

(四)望平街:煙火人間三千年 太平盛世看今朝

(五)漿洗街:三國聖地續寫“絲路”繁華

(六)琴台路:散花樓上說舊事 十二橋邊傳薪火

  (七) 駟馬橋:老街新巷共繁華 西漢遺址粽葉香

(責編:高紅霞、章華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