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通道一波機遇 西部陸海新通道搶灘者

2019年10月31日08:08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一條通道一波機遇 西部陸海新通道搶灘者

  他們為何搶灘?

  ■北港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小溪:

  根據我們的判斷,成都與重慶在中間是無水港,起到駁接作用。做活了就是內陸樞紐,作用很大。不僅僅是物流的問題,后邊還有貿易、產業、金融,都將產生很大的影響。

  ■米倉供應鏈集團董事長孫劍巍:

  西部陸海新通道就是“趨勢”,解決痛點后,市場將規范起來。新通道讓成都、中國扮演“樞紐中心”角色,聯通東南亞到歐洲市場。

  ■成都宏盟二手車交易市場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偉:

  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為企業走出去開拓海外市場提供了良好的條件和機遇。公司與柬埔寨的公司合作,投資9億元在西哈努克港建立海外首個二手車出口基地、汽車博覽園。

  ■成都益民 投資集團:

  已與泰國的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借力陸海新通道,把東盟國家的水果、海產品等進口商品帶到成都賣場,相比目前物流渠道,陸海新通道將降低成本。

  雄/心

  米倉供應鏈集團董事長孫劍巍

  希望一攬子參與成都陸海新通道建設,“成都本身有很好的載體和市場,還可以涉及外勞、留學、旅游等領域,都是很大的一塊蛋糕。”看好的另一個區域是欽州,想要參與欽州港建設。

  考/量

  廣西西津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林祥

  最近看上“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智慧電商孵化園,盡管堅信是“機會”,還未下定決心,最核心的原因有三個:公平的營商環境﹔開放性﹔硬件問題如何解決,政策如何落地。這些問題還待地方政府明確。

  上月底的一天,米倉供應鏈集團董事長孫劍巍一大早出現在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以下簡稱“北港集團”)新辦公區,比約定時間早了半個多小時。他不抽煙,選擇站在路邊等助理停車。又“消磨”了一會兒,提早十來分鐘,他才上樓。孫劍巍曾在國企工作,2006年,他開啟以口岸為核心的創業大幕。如今身份眾多,業務遍布海內外,“有時候早上醒來,都要想一想身在哪個城市。”

  這一次,孫劍巍希望與北港集團合作,參與到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中,除了新零售平台,他還想要參與欽州港建設。創業多年,他喜歡“可控”,卻也果斷,“做企業就是賭未來。”陸海新通道的未來在哪裡?孫劍巍是敏銳的“搶灘者”,除了看好他熟悉的口岸,他還迅速成立針對泰國的南向通道平台公司,希望進軍B2C零售行業﹔甚至開始計劃人力資源業務。

  想把蛋糕做大的遠不止孫劍巍,人才服務、國際貿易、二手車交易、電商孵化園,一大波搶灘者已行進在“道”上。

  搶市場

  “做生意要看未來5-10年的趨勢,新通道就是趨勢”

  9月22日,孫劍巍出現在一場會見上,主賓是北港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小溪。

  周小溪十分看重成都和重慶,“根據我們的判斷,成都與重慶在中間是無水港,起到駁接作用。做活了就是內陸樞紐,作用很大。不僅僅是物流的問題,后邊還有貿易、產業、金融,都將產生很大的影響。”

  北港集團是廣西政府直屬的大型國有獨資企業,旗下港口是主業,此外還有物流、工貿、建設開發、金融、投資等業務板塊。在孫劍巍看來,北港集團對成都和重慶的興趣,為他的市場判斷加碼,他希望構建起三方合作平台,“我們懂國企,也懂海外市場。”

  西部陸海新通道空間布局中,成都和重慶均是重要樞紐——重慶將建設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成都則提及國家重要商貿物流中心作用,增強對通道發展的引領帶動作用。

  孫劍巍看中了“商貿物流中心”。此前,米倉供應鏈已經在上海、廣州、成都、泰國、馬來西亞等地設立多間分公司,業務涉及跨境電商、口岸通關、地面處理、貨運代理和供應鏈管理等,但總的來說,依然以口岸為核心。

  “做生意,要看未來5-10年的趨勢。”在孫劍巍看來,西部陸海新通道就是“趨勢”,新通道解決痛點后,市場將規范起來。新通道讓成都、中國扮演“樞紐中心”角色,聯通東南亞到歐洲市場,“我們可以建立一個供應鏈,把川貨銷售出去。”

  在孫劍巍的構想裡,這就是小型“中國—東盟博覽會”,利用物流運輸,每個月做一次商品展示活動,將來自四川的食品、文化品等帶到東盟,涉及物流、集貨、服務貿易、B2C等全鏈條。

  再往前一天,9月21日,孫劍巍為成都引薦了另一家企業,泰國Earthbound有限公司,今年8月,米倉供應鏈成立針對泰國的南向通道平台公司,以泰國曼谷成都造商品展示廳和海外倉為依托,配合位於金牛國際商貿城的東南亞商品館,促進成都泰國雙邊貿易發展,打通泰國、東南亞南向通道。

  搶港口

  “欽州港有沒有可能給土地指標,讓我們建供應鏈倉庫”

  在廣西東興口岸北侖河二橋臨時驗貨場,每天大約有200輛貨車通過,或者從越南開往中國,或者繞橋一圈,開往越南。這裡由廣西興雲通國際物流管理有限公司負責運營,是孫劍巍的另一個合資公司,合資方之一,是當地政府平台。

  60余名公司工作人員在這裡辦公,管理東興口岸北侖河二橋臨時貨場,經海關及相關行政主管部門批復,這裡為東興口岸海關監管貨場。此外,這還有20余個行政窗口,海關、邊防、口岸道路運輸管理等口岸管理部門進駐二橋監管貨物聯合辦公,進出口貨物一應通關手續可在二橋海關監管貨場“一站式”快捷辦理。

  今年3月19日,臨時驗貨場正式開通,6月19日,總通車車次達到1.8萬,2020年,不遠處更大更規范的正式場站將開通。

  陸海新通道規劃讓孫劍巍有更大期望,他希望復制這樣的政企合作通關平台,“比如雙流機場,也可以有這樣的場站。要打通通道,口岸管理也佔很重要的一部分,成都可以多建設一些高標准冷凍倉庫,打造完善的供應鏈體系。”

  事實上,孫劍巍希望借助搶灘機遇,一攬子參與成都陸海新通道建設,“成都本身有很好的載體和市場,還可以涉及外勞、留學、旅游等領域,都是很大的一塊蛋糕。”

  此前,米倉供應鏈是四川跨境電商業務的開拓者,也是市場份額最大的運營企業,按照成都海關統計,佔據了45%的四川跨境電商市場份額。米倉供應鏈還與當地國企合作成立四川成泰南向貿易有限公司,推動成都與東盟國家進出口貿易及海陸聯運物流服務。

  孫劍巍看好的另一個區域是欽州,“做企業就是賭未來,未來就是欽州港。”

  在與北港集團洽談的兩個小時裡,孫劍巍幾次表現出對欽州的興趣,除了新零售平台,他還想要參與欽州港建設,“比如有沒有可能給我們一些土地指標,讓我們建一些供應鏈倉庫,協助港口建設、管理。”

  搶業務

  人力資源服務、水果和海產品……還有電商孵化

  搶灘者不止孫劍巍,深圳市錦繡前程人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文皓同樣與成都接洽,希望開展人力資源服務合作。

  成都益民投資集團則已經與泰國清邁一棒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泰國春蓬阿諾泰國際貿易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借力陸海新通道,把東盟國家的水果、海產品等進口商品帶到成都賣場,最快今年11月就將有新通道進口水果、海鮮入市。

  相比目前物流渠道,陸海新通道將降低成本。目前成都市場的進口水果,有相當部分通過海運抵達廣州然后中轉至成都,運輸時間長、流通環節多,造成了物流成本高、損耗大,從而抬高了進口水果的零售身價。

  在成都宏盟二手車交易市場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偉正忙著新業務,公司與柬埔寨的公司合作,投資9億元在西哈努克港建立海外首個二手車出口基地、汽車博覽園。在胡偉看來,“陸海新通道建設為企業走出去開拓海外市場提供了良好的條件和機遇。”

  廣西西津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林祥最近看上“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智慧電商孵化園。林祥2004年開始創業,從事物流行業15年,曾探訪過無數物流市場,“目前,很多園區、港口根本不能叫智慧物流或者電商物流,只是將原來的工作作信息化收集。比如公路港,所謂智慧功能更多是園區內部信息化管理,提取更加便利而已。”

  林祥理想中的智慧電商孵化園,是聚集快遞、物流、倉庫、出入關、金融支持和生活配套等,利用智慧平台將電商創業者串聯起來,打通全鏈條,一個平台,從訂單到物流,從員工管理到融資服務,全流程共享,通過共享降低創業者的成本。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20個億可以搞定。”盡管堅信是“機會”,林祥還未下定決心,最核心的原因有三個,第一就是公平的營商環境,“我一直很想下重本,但本地企業培育力度比較小,希望政府考慮本地經濟生態平衡圈,能不能營造一個公平的營商環境。”林祥關注的第二點,是開放性,“這也是最難的,政務開放性能不能從上到下,能不能真的做到法無禁止即可為。開放是一次改革,需要創新和容錯。”此外,陸海新通道目前更多是規劃,硬件問題如何解決,政策如何落地,這些問題還待地方政府明確。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葉燕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