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建議著力打造“三地一群一區”

加快把成渝地區打造成國家新的發展極

2019年10月28日07:34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加快把成渝地區打造成國家新的發展極

10月27日下午,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在北京舉行。

10月27日,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上,在京的省決策咨詢委員會特聘委員齊聚一堂。四川如何推進高質量發展?如何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立體全面開放新態勢?如何在基礎設施建設上更有前瞻性?……專家們暢所欲言,發揮智力優勢、專業優勢和經驗優勢,積極為我省高質量發展建言獻策。

三地

國家產業發展新高地

國家開放發展新高地

國家軍民融合發展新高地

一群

世界級城市群

一區

城鄉融合發展的示范區

10月27日,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昌林圍繞推進高質量發展作了主題發言。他建議,要像當年搞三線建設那樣,加大對成渝地區承接產業轉移、對外開放、大通道建設、體制機制改革等方面的支持,將其建設成為繼京津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之后的又一個重點區域,加快把成渝地區打造成為國家新的發展極。

著力打造“三地一群一區”

國家新的發展極怎麼建設?王昌林認為,重點是著力打造“三地一群一區”,其中“三地”指的是國家產業發展新高地、國家開放發展新高地、國家軍民融合發展新高地﹔“一群”指的是世界級城市群﹔“一區”指的是城鄉融合發展的示范區。

打造國家產業發展新高地,在他看來,一方面要加強傳統產業改造,積極承接產業轉移,打造世界級先進制造業基地,另一方面要大力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加快培育新興產業,同時要發揮四川文化旅游資源優勢,大力發展特色產業。

打造國家開放發展新高地,就是要支持成渝地區深入推進西向和南向開放。

打造國家軍民融合發展新高地,就是要發揮軍工大省優勢,推進軍民深度融合。

打造世界級城市群,要大力推進成都天府國際機場和成都天府國際空港新城建設,提升成都的樞紐和門戶功能﹔要加快推進成都與周邊城市的同城化,形成優勢互補、協調發展態勢﹔加快城市軌道交通建設,實現成渝城市一體化發展。

正確處理好五對關系

推進高質量發展,四川要注意什麼?

王昌林認為,要正確處理好五對關系:速度和質量的關系﹔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一致性與差異性的關系﹔舊動能升級與新動能培育的關系﹔工業化和城鎮化的關系。

王昌林認為,高質量發展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才能完成。從全國來看,每個地方面臨的問題都不一樣,不能夠強調統一模式。

在處理好舊動能升級與新動能培育上,王昌林認為,現在有些地方簡單把高質量發展等同於“高新”,其實,傳統產業也非常重要,特別是四川的產業具有內需指向性、民生指向性和資源指向性的特點。

與會專家也表達了相似的觀點。有專家建議,四川要格外重視一些“搬不走”的產業,比如農業、旅游、釀酒等,以及有本地市場的一些產業。任何時候都不要忽略這些產業的發展。川渝地區人口超過1.2億,很多產業建立在這個龐大的市場之上,理所應當得到重視。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院士何華武建議——

成渝地區可前瞻性研究

建時速600公裡磁浮鐵路

10月27日,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上,中國高鐵主創人和主要實施推廣人之一、中國工程院副院長、院士何華武在發言中表示,成渝地區人口多,經濟總量大,建議前瞻性研究時速600公裡的磁浮鐵路項目。

成渝地區

可研究建設磁浮鐵路

“2018年四川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為17.1%,全國平均水平為14.8%,全球平均水平為11%,部分發達國家先進水平為7%-8%。”何華武拋出這組數據,意在說明四川社會物流總費用偏高,同時這也是四川交通運輸高質量發展、降低巨大物流成本的突破口、切入點。

他認為,四川提出全力打通高鐵進出川大通道,加快新建成南達萬、成自宜兩條350公裡時速高鐵,總體設想很好。但國內高速鐵路發展迅速,陸路交通不會止步於當前水平。未來,可以確定更高目標。

他進而建議,成渝地區人口多,經濟總量大,可以研究建設時速600公裡的磁浮鐵路項目。至於磁浮鐵路是常導磁懸浮還是超導磁懸浮,是低溫超導還是高溫超導,是地上還是地下,都可以深入研究。

川藏鐵路

沿線應提前謀劃接軌

川藏鐵路雅安至林芝段正在深化可行性研究,四川境內有多個車站。何華武建議,四川有關部門、鐵路沿線城市,應該提早謀劃,及早提出接軌需求。

他介紹,川藏鐵路雅安至林芝段全長1008公裡,隧道就有約850公裡,再加上90%以上的橋隧比,投資巨大。“如果不提前預留出接軌條件,寫進規劃,到時建成了再要接軌將非常困難。”

另一個問題是棄渣的利用。建設川藏鐵路,棄渣可能高達2億立方米,這麼多棄渣怎麼處理?他建議,可用作城鎮化建設的填料,從而實現“以地建路、以路建站、以站招商、以商建城”這一模式,不僅實現資源再利用,還能推進當地經濟社會發展。

天府鐵路

樞紐可嘗試建成雙層火車站

何華武還對正在規劃建設的成都天府鐵路樞紐提出建議:“是否可建成雙層鐵路樞紐站,從而節省土地資源?”

正在建設的北京鐵路樞紐車站豐台站就是一座雙層火車站,普速車場位於地面層﹔高架高速車場位於高架。創新性的雙層結構節省了土地空間,也為引入地鐵創造方便。

何華武建議,天府鐵路樞紐的規劃可以盡可能拓寬視野,多研究雙層火車站及地下空間的合理利用。

專家面對面

對外開放如何找准“牛鼻子”?

建內陸自由貿易空港四川有硬實力

“總體形成‘高原’,但還沒‘高峰’。”10月27日,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副院長余淼杰對四川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立體全面開放新態勢提出方向和建議。

他認為,無論是“全域開放”還是“四向拓展”,都不能平均用力,而應該找准“牛鼻子”,在開放“高原”上立起新的開放“高峰”。

記者:對四川來說,培育開放的“高峰”,應從哪裡入手?

余淼杰:在國家加快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中,我認為有3個重點,分別為自由貿易港、粵港澳大灣區、開放型經濟新體制試點。其中,前兩個是重中之重。

自由貿易港並不只是一個狹義的海港,它也可能是空港,比如說東部的海港和河港,可以和西部和中西部的空港連接起來,這樣就可以和陸上的“絲綢之路”聯系在一起,促進更高層面的對外開放。

自由貿易港建設與自貿試驗區有相同也有不同。國家對自貿試驗區的設計,是可復制可推廣,但自由貿易港更偏向成熟一個,發展一個。

在西部幾個城市裡,成都擁有建設自由貿易空港的絕對優勢——擁有雙國際機場,機場客貨運吞吐量較大,具有“硬實力”。自由貿易空港有望成為四川開放的“高峰”,對四川的對外開放將是重大利好。

記者:開放“高峰”有了,如何更好地融入“一帶一路”?

余淼杰: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是目前全球人口最多、經濟第三大的自貿區,對中國經濟發展至關重要,而粵港澳大灣區是實現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經貿合作的主要區域。

對四川來說,作為一個內陸省份,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立體全面開放新態勢十分必要,而要找到開放的突破口,南向、東向是重點,有利於四川更好對接“一帶一路”尤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建議四川主動承接粵港澳大灣區、長江經濟帶資本密集型產業轉移,重點培養電子信息、裝備制造、能源化工等支柱產業,形成產業集群。

成德眉資如何破解“同質化”困局?

用改革的思路實現同城化

“大家找找重復的詞有多少。”10月27日,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上,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理事長、首席經濟學家李鐵展示了一張地圖,上面涵蓋了成都、德陽、眉山、資陽4市,並標注了4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目標。

圖上,成都、德陽均提出打造“裝備制造基地”,眉山、資陽都把“引進世界500強企業”作為目標,德陽、眉山、資陽都提出對接“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區域,招引一批項目”。

“臨近城市之間規劃同質化,導致我們常常看到各地都使出渾身解數爭取同一項目。”李鐵認為,城市經濟和產業發展同質化,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格局。

除此之外,成都的“虹吸效應”也成為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的一個障礙。4市中,成都一家獨大,GDP超過另3個城市的總和,公共服務資源在核心城市與其他城市之間的差距也十分明顯,“無論是中小學數量還是衛生機構數量,成都都有絕對優勢,必然吸引人口向其轉移。”

如何解決產業同質化的問題?李鐵認為,應當用改革的思路發展同城化,探索打破區域行政封閉管理體系。

李鐵表示,應把競爭格局轉化為合作格局,重點是讓市場配置資源,而不是行政配置資源,特別是打破行政區域的界限,利用不同規模城市間的成本差異,實現要素的全方位流通。根據交通距離變化,推進不同目標的產業發展政策,降低產業發展成本,通過產業互補來化解競爭。

怎麼才能實現這一轉變?李鐵建議,除政績考核外,還可在尊重城市發展規律的基礎上,允許城市間市場資源自動選擇發展空間﹔按照環境和生態的約束,根據空間規劃和發展規劃,解決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資源配置的問題。

如何減少大城市“虹吸效應”帶來的障礙?李鐵認為,同城化的重點是人的同城化,核心在於滿足人的需求。要實現成德眉資同城化,應當以生活和就業為主導,建立以人為本的同城化發展格局。比如改善德陽、眉山、資陽公共服務設施的空間分布,逐步實現優質資源向成都周邊城市的輻射和帶動,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

四川比特幣挖礦規模全國最大

何不借機研究區塊鏈

區塊鏈最近又成為熱門的話題。10月27日,四川高質量發展決策咨詢(北京)懇談會上,全國政協委員、証監會原副主席姜洋帶來一組數據——全球70%的比特幣產自中國,排名第二的印度僅佔4%,美國僅佔1%,而四川因水電資源富集成為全國最大的比特幣挖礦地。比特幣、區塊鏈、富余水電,姜洋認為,這三者在四川應該能擦出點什麼火花。

“區塊鏈涉及各行各業,在金融領域的應用主要是以比特幣為代表的數字貨幣。”姜洋說,比特幣挖礦一要空調降溫,二要礦機運算,非常耗電,而未來數字貨幣相關產業也是高載能產業。他因此建議,四川應組織力量研究富余水電對數字貨幣相關產業的吸引力,爭取在金融區塊鏈領域取得突破,從而發掘新的產業增長點。

他補充說,正因為區塊鏈是新生事物,西部和東部、中國和全球都在同一起跑線上,“提前研究才能佔領先機。”(撰稿 袁城霖 記者 梁現瑞 李欣憶 寇敏芳 攝影本報記者 田為)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