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少年足球養成 | 中超開賽 | 歸化大結局(超級比賽周)

2019年10月18日11:19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體育情懷之作,紀錄片《少年足球養成》,為中國球迷完整記錄了在日本備受矚目的高中聯賽

少年足球養成,把目光瞄准了日本足球人才涌現的另一個領域——校園足球,通過這部紀錄片,你就會發現日本足球為什麼能在與中國職業聯賽同樣的運行周期裡,取得如此輝煌的進步。

大家都在強調,日本職業足球和中國幾乎同時起步,可站在另一個層面,日本足球強大的根源還不隻我們泛泛而談的青訓體系、海歸陣容。如果你對日本足球感興趣,從了解1917年就開始每年舉辦(由於戰爭和其他原因中斷過5年)的高中聯賽入手,是不錯的選擇。

如今的全國高中聯賽已經成了日本足壇歲末年初必不可少的一台大戲,每逢比賽,球員的親友團毫無疑問會趕到現場加油助威,熱鬧非凡的即興表演和整齊的吶喊聲此起彼伏,成為此賽事不可缺少的景觀之一。此外,充斥著青春荷爾蒙的拼搏精神,不忘初心的挫折教育,媲美職業聯賽的賽事組織和管理,正是日本高中聯賽的魅力所在。

日本高中聯賽涌現的人才,有大迫勇也、柴崎岳、本田圭右、岡崎慎司、長谷部誠……看著紀錄片,你會不會看到自己的影子?日本高中生,正在做你兒時想做不敢做、想做沒條件做的事,這樣的差距,的確不單是足球領域帶來的。在紀錄片跟蹤拍攝的第96和第97回高中聯賽結束后,來自青山森田的鄉家友太加盟神戶勝利船成了伊涅斯塔的隊友、檀崎龍孔則去了札幌岡薩多,來自流通經濟大柏、號稱全國第一高中生的關川郁萬,則簽約鹿島鹿角……如果有一天你在世界杯上看到他們,不必驚訝。唯一一名入選高中聯賽大名單的中國籍學生周余冶,也加盟J2聯賽,成了一名職業球員。

在日本,這些畢業生求職時,如果有參加高中足球聯賽或者甲子園的經歷,簡歷都會備受青睞,足以見得這項賽事的鍛煉價值。學生,在踢球的同時塑造人格,也就是日本人嘴裡的“人間性”。我們的差距有多少,無法量化。

在兩場世界杯預選賽的比賽之后,中超聯賽也將在這個周末重燃戰火,廣州恆大將率先客場挑戰深圳

廣州恆大狀態不太好,而且還面臨雙線作戰的壓力,他們是爭冠三強中唯一一支還有亞冠任務的球隊。

卡納瓦羅面臨的難題,列舉一下,第一,進攻端的問題一直沒解決,進球數在塔利斯卡復出后急劇下降,不管是因為巴西人拖慢節奏,還是因為嚴鼎皓不在打亂了部署,但數據就在那兒擺著,不解決不行﹔第二,艾克森在國家隊發揮不佳,裡皮說是因為俱樂部比賽任務繁重所致,那接下來,卡納瓦羅接手的是一個更累的艾克森﹔第三,在此節骨眼上,韋世豪和楊立瑜受到隊內處罰,停賽兩天,剛好錯過對深圳的比賽。

塔利斯卡復出的時候,卡納瓦羅面臨進攻端兵多將廣的幸福煩惱,如今,恰恰相反。

唯一讓卡帥感到欣慰的是,本輪,北京國安將和上海上港直接交鋒,兩敗俱傷可能性很大。北京國安張玉寧、李磊在國際比賽日受傷,王子銘有小傷,不知能否趕上比賽﹔上港這邊,阿瑙托維奇能否出戰也不得而知。

國安和上港,恆大最希望看到的結果是平局。但對於兩支追趕者而言,必須全力拿下3分。

足球報消息,歸化球員入籍中國的序幕,由李可、侯永永加盟北京國安拉開,在艾克森代表國家隊比賽進入高潮,而現在,開始進入大結局了

據了解,近日,高拉特、阿蘭、費爾南多和阿洛伊西奧已領取了他們的中國護照,他們從此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屈指一算,目前中國已經有9名入籍球員,他們是李可、侯永永、德爾加多、艾克森、布朗寧(蔣光太),高拉特、阿蘭、費南多和阿洛伊西奧。

四個人的中文名分別是高拉特、阿蘭、費南多和洛國富。前三個人的中文名基本由譯音而來,隻有綽號野牛的阿洛伊西奧的中文名字變化較大,而“洛國富”的名字也的確讓人感到非常“接地氣”,具有中國特色。而最早來到中國的他,已經具備了參加11月同敘利亞比賽的資格。只是,在中甲效力,恐怕難入裡皮法眼。

高拉特、阿蘭兩人於2015年1月開始來到中國聯賽效力,而費南多則是2015年7月來到中國,所以高拉特和阿蘭在2020年開始就可以代表中國國家隊上場,而費南多則要等到2020年7月。

對陣菲律賓的比賽結束后,有資深媒體人在社交媒體說,隻歸化艾克森和李可還不夠。接下來有資格的4名球員,可能會在12強賽中成為中國隊的一員。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