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腳隻有三根手指 他研究生畢業成了律師

2019年10月15日09:05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沒有腳,隻有三根手指 他研究生畢業成了律師

  李成鬆挪著進入法庭。

  2002年,《揚子晚報》等媒體報道李成鬆的自強之路,助其進入大學校園。

  妻子李芳艷推著李成鬆來到法院。

  淮安男子李成鬆出生時就四肢高度殘疾,幾乎無手、無腳。上小學差點沒人要,先后3次參加高考,均超本一錄取分數線數十分,但都因身體殘疾高校不願意錄取。2002年,《揚子晚報》一篇報道引起鹽城工學院領導重視,李成鬆終於進入大學校園,其實,那一年他已自學本科畢業。第二年,李成鬆又通過國家司法考試,取得律師從業資格。大學畢業后,他以優異成績考入蘇州大學讀研究生。

  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已42歲的李成鬆,了解了他的現狀。現在,取得法律碩士學位的他在蘇州一家律師事務所做律師,一路走來,收獲事業的成功,也收獲了愛情。李成鬆說,他的人生逆襲用時下最時髦的話說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奮斗改變命運

  出生時先天性四肢高度殘疾

  父母:再苦再累也不放棄孩子

  與正常人不一樣,李成鬆雙下肢膝關節以下是空的,左胳膊肘關節以下也不健全,隻有兩根手指,右胳膊肘關節以下則慢慢變細,隻有一根手指。初見李成鬆,他剛好從蘇州回淮安會見一名當事人,他的殘疾程度比紫牛新聞記者想象的要嚴重得多,右手隻有一根手指,但他利用左手兩根手指操作電腦、手機卻很溜。

  李成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上面有一個身體健康的姐姐,1977年,先天性四肢高度殘疾的他出生,沒給家裡帶來絲毫歡悅,反而引發“留與不留”的爭論。對於這場爭論,李成鬆的父親、今年71歲的李志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時家裡人尤其是老人都建議把孩子留下來,但外人則苦口婆心地勸說把孩子扔了或送人。李志牛說,老婆的一句話他至今還記得很清楚:“我們自己的孩子都不願要了,誰還要?”也正是這句話,他與老婆決定再苦再累也要頂著風言風語把孩子撫養成人。

  不但要讓兒子活下來,還要讓他活得好。李志牛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種困難,在當時的農村可想而知。兒子長大后學裁縫?無腿﹔學修理電器或自行車,他又無手,怎麼辦?李志牛說,作為高中生的他知道,兒子李成鬆的將來,除了讀書,別無出路。

  “貴人相助”走進小學課堂

  兩根手指夾筆寫字,成績優異

  在周圍人異樣的眼神中,不知不覺,李成鬆也到了上學年齡,這期間,他學會用左手兩根手指夾著筷子吃飯,也學會用“腿”跪著走路。但讓他想不到的是,小學一年級,他隻上了半天學,學校就委婉地讓他別再進校園了。

  “姐姐早晨帶著我一起上學,校園內,許多人圍觀。”李成鬆至今記得學校小伙伴圍觀他的場景,中午放學時,校領導以他在學校會干擾學校正常教學秩序為由讓他回家。就這樣,上了半天學,他就輟學回家。“現在想起來,還得感謝國家好政策。”李成鬆說,輟學后,父親省吃儉用給他買了個半導體,他從收音機裡得知國家推行義務教育,那時候,他也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恩人、小學校長紀兆龍(音)。紀校長到村裡動員失學兒童上學,他就跪著抱著紀校長的腿要求上學,在紀校長幫助下,在輟學3年后,他再次走進課堂。

  讀一年級時,最難的是寫漢語拼音“j”與數字“3”。李成鬆說,因為他隻能用左手兩根手指夾著鉛筆寫字,而且夾鉛筆的姿勢還是“躺”著的,寫漢語拼音“j”一點時,一用勁,鉛筆就斷了,寫數字“3”時,就會寫反了,經過反復練習好長時間才書寫正確。

  上學后第一次語文考試他就考了91分,李成鬆說,這也讓他看到了希望、給了他信心:其他同學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自己不比別人差。憑著自己的毅力,1993年李成鬆順利初中畢業。但因為四肢高度殘疾,李成鬆讀高中遇到難題:當時學校有兩個保送縣中名額,因身體原因,沒有成功。參加全市中考統考,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當時的淮安欽工中學,他能順利入學嗎?

  3次參加高考均“高分落榜”

  本報報道助他圓了大學夢

  “這時,我遇到人生中的第二個恩人、欽工中學當時的副校長徐從玉(音)。”李成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得知他的情況后,徐從玉副校長告訴他:“你小學初中都讀完了,高中難道還不能讀?大不了,解決一個宿舍問題。”為照顧他,學校還特意安排與他一起考入欽工中學的他的初中同學住同一宿舍。

  3年高中很快結束。1996年,李成鬆以理科生身份第一次參加高考,考慮到身體原因,他填報蘇大檔案管理與數學系,在忐忑不安中等待放榜,結果他考了603分,超一本分數線50分,但因身體原因沒被錄取。1997年,李成鬆以文科生身份第二次參加高考,考了571分,超一本分數線47分,但結果還是一樣:身體原因,“高分落榜”。

  “如果不是《揚子晚報》等媒體的報道引發關注,也許我此生再也進不了大學校園。”李成鬆說他先后兩次參加高考的事情大多數人已熟知,兩次參加高考均“高分落榜”后,他開始做家教養活自己,同時參加南大法律本科自學考試,並於2002年順利通過論文答辯畢業。也是在2002年,他第三次參加高考,612分,超本一錄取線60分。

  這次能如願以償進入大學校園嗎?李成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那時他真的覺得自己前途無“亮”了。也是在那時,他遇到人生中第三位恩人、原淮安區新聞信息中心攝影記者李正林。據李正林介紹,2002年7月7日早晨,當李成鬆搖著殘疾人輪椅車進入高考考場,在他雙膝剛踏上考場台階的瞬間,李正林拍下了他第三次進入考場的照片。

  隨后,李正林寫了一篇《自強不息的李成鬆三上考場》的新聞稿,分別被《新華日報》《揚子晚報》《淮安日報》等媒體刊發,《揚子晚報》曾作連續報道引起社會廣泛關注。高出一本錄取線60分的李成鬆能否被高校錄取?在焦慮與努力的兩個多月的等待中,李成鬆收獲了兩個驚喜:一是他取得了南京大學自考法律本科畢業文憑﹔二是鹽城工學院領導看到報道后,表示出極大的關愛,特意登門了解情況,向他發出了錄取通知書。

  現在的他

  成為法律碩士、職業律師 也收獲了甜蜜的愛情

  2003年,也就是李成鬆在鹽城工學院讀大二時,他再次獲得人生中的另外一個驚喜,他順利通過國家司法考試,取得律師從業資格証。2006年從鹽城工學院畢業時,他考上了蘇州大學研究生。2009年他從蘇大法律系畢業取得碩士學位,進入蘇州“江蘇司劍律師事務所”做律師。

  因為自己是農村娃,李成鬆說,所以他看不得有人欺負農民工,在蘇州律師界,他有個外號“農民工律師”,因為自己是殘疾人,他也會到蘇州一福利企業做義工,協助企業幫助殘疾員工。也是在他做義工期間,他收獲了愛情,與湖南籍姑娘李芳艷結為夫妻。

  李成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直到現在,妻子李芳艷還會與他開玩笑“利用職務之便與她戀愛”。原來,在該福利企業做義工時,李成鬆有一次負責招聘質量管理員,看到前來應聘的李芳艷,他就利用“職務之便”問了她許多個人問題,緊接著便對其展開猛烈攻勢,兩人終於在2016年步入婚姻殿堂。

  妻子現在是李成鬆的工作助理,李成鬆參加庭審,妻子開車送他到法院,再取出三輪車,推著他到法庭門口,李成鬆再自己挪著進入法庭。在辦公室,李成鬆工作累了,妻子就讓他歇歇,再幫他在毯子上做做保健操。

  一路走來,李成鬆告訴記者,周圍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他如今能過得如此幸福,讓他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母親在他婚后不久便離開人世,但母親能在有生之年參加他的婚禮,或許是他對母親一生對他付出的一種回報。也有人問他成功的秘訣是什麼?李成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用時下最時髦的一句話說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李成鬆說除了家人以及自己的不放棄,他也遇到許許多多恩人,也遇到好的政策:推行義務教育、普通高校招生體檢標准放寬等等,但最為關鍵的是,他與他的父親一樣堅持相信“知識改變命運”,一直在努力,從不放棄!

  通訊員 黃潔 黃晶 李正林 紫牛新聞記者 朱鼎兆 吉啟雷 受訪者供圖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