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借“民主”“人權” 霸道干涉中國內政

——專家揭批美國會操弄涉港法案丑惡圖謀

本報記者 張 盼 王 平

2019年09月29日09:1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9月25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外委會審議通過所謂“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草案中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証香港的自治狀態”,以決定是否維持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還威脅要制裁“打壓香港基本自由”的人士。

  對此,多位專家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美方假借“民主”和“人權”,對中國內政橫加干涉,妄圖操弄“香港牌”來遏制中國,將導致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並損害外國在港投資者在內的各方利益。

  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社科院國際法研究所研究員柳華文認為,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美國國會干涉中國內政的典型舉動。美國對中國的國內問題通過法案不是第一次,通過自己國內的立法而干涉他國內政,粗暴地違背了國際法。這是美國直接插手干預香港事務,干擾“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這一舉動對香港暴力活動給出了錯誤的支持信號,起了煽風點火、慫恿暴力的作用。

  柳華文說,香港回歸以來,“一國兩制”實踐取得世所公認的成就。中央對香港特區政府給予充分的信任和支持,香港的民主、法治、人權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大方向下,獲得長足發展。本來香港有很好的發展態勢,一些問題都可以商量著解決,但外部勢力的插手對香港形成了巨大的干擾,成了香港動亂的根源所在。

  中國國際關系學會理事高志凱說,數月以來的香港暴亂,其中可見美國一些政治勢力的介入,相關做法嚴重干涉中國內政,破壞“一國兩制”。美國國會此舉更充分暴露其加大對香港事務干預的圖謀,根本上不利於香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在火上澆油,隻會進一步破壞香港社會穩定,使特區政府恢復社會秩序的任務變得更困難。

  高志凱說,美國國會此舉不在於推動香港民主發展,不是為了捍衛香港的法治和秩序。如果用破壞法治的方法去推動所謂的“民主”,根本不可能獲得真正的民主,隻會得到暴力和恐怖。隻有在捍衛法治秩序的前提下,才能有建設性地推動香港走向更成熟的民主。

  玩弄“雙標”橫加指責

  “這是美國一貫肆意‘長臂管轄’的表現,任何主權國家顯然都不能接受。”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刁大明說,此舉為未來美國隨時插手中國香港事務提供了所謂的“法律”借口,也讓美國得以隨時操弄“香港牌”來牽制中國,對中美關系的影響是非常負面的。

  高志凱認為,香港現在出現的暴力行為,是美國乃至任何西方國家都不能容忍在自己國內發生的。美國不是予以譴責,而是煽風點火,希望香港進一步亂下去,這是典型的雙重標准。在中美關系日益復雜嚴峻的情況下,美國國會該舉動隻會使中美關系進一步復雜化。如果美國一意孤行,致使中美關系走向惡化,對中國和美國都不利。

  “美國這一舉動從動因到目標都充滿政治性。”柳華文說,香港的民主和法治水平在國際社會有目共睹,美國國會通過的這一法案,從專業的角度說毫無“標准”可言。如果美國真有那麼一套標准,就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美國沒有從“人權和民主”角度考慮問題,而是單純唱衰香港,政治意味遠大於法律意味,非常不負責任。

  “我們不需要美國指指點點,告訴我們民主和人權應該是什麼樣子。”刁大明說,美國拿所謂的“民主”和“人權”,為自己堂而皇之地干涉別國內政創造借口。美國自身並沒做到它所標榜的“民主”和“人權”,反而中國根據國家發展階段和人民需求,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傷害在港投資者利益

  高志凱說,改革開放40多年來,包括美資在內的外資進入中國,開展各種貿易合作,通常都以香港作為窗口。近年來,香港繼續在中國和世界互相開放對接的過程中,發揮關鍵的橋梁和平台作用。美國應以大局為重,照顧美資企業在港利益和其長期通過香港進入中國市場的現實,而不是被其反華政治所綁架。

  刁大明認為,香港是享譽世界的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國際物流樞紐,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在香港有很多利益。刻意擾亂該地區秩序,破壞正常的商業往來,對美國自身沒有好處。

  “香港人民擁有充分的人權。”在高志凱看來,香港數月以來的亂局,不是美國所謂的“人權”問題,而是暴徒剝奪人權、破壞法治和秩序的嚴重暴力犯罪。暴徒理應受到全體香港同胞的譴責並被繩之以法。美國應該看到問題的本質,而不是故意去歪曲香港的局勢。

  “美國對民主和人權狀況的主觀判斷,常常跟現實有很大偏差。在香港所面臨的局勢上,美國一些人無中生有、憑空捏造,並對中國橫加指責,很不負責任。”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賈慶國說。

  在賈慶國看來,香港回歸祖國后,中國政府堅持“一國兩制”方針,香港的法治一直比較好,民主也得到發展,選舉范圍不斷擴大,發展成績可圈可點。中央政府為了維護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做出了很大努力。

  賈慶國說,香港這些年存在的一些內部矛盾,包括貧富差距較大、青年生活條件不夠理想等問題,需要通過改革來解決,而絕不是依靠訴諸暴力或外國勢力的介入可以解決的。

(責編:羅昱、高紅霞)